当前位置: 首页 >第301章 尿急_丽人房客_原创中文网

第301章 尿急_丽人房客_原创中文网


第301章 尿急

作者:钟皓陈艺瑶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漂亮女警花唐慧敏念念不忘:旧爱情深丽人房客偏偏染尘埃封少夜深请关灯洛漫红尘不许温柔殇如妻在心武神狂飙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丽人房客最新章节!

    第301章尿急

    “上厕所?”我愣了一下。

    “小便。”何清雪俏脸微微泛红。

    “那你忍耐一下吧,说不定马上就来了。”我只能这么说道。

    何清雪“嗯”了一声,有些无力的坐到了地上,靠着墙。

    她的腿却慢慢夹紧了。

    为了缓解她内心的压力,我就和她聊天。

    问在医院工作会不会有压力或者累,是不是经常遇到蛮不讲理的病人或者家属。

    何清雪苦笑:“遇到是正常的事,多是家属闹事的比较多。不过我们也能理解,亲人生病,他们心情也糟糕,发脾气是正常的,所以还好吧。在这工作了四年,已经习惯了。”

    接着她又问我:“你是做什么的?”

    我想了想,本来想说自己是一个演员,然而演戏的生涯也不过只有一个月。

    而且自从飞机出事,我虽然重新办了手机号码,但警方怕我被九歌查到,所以用的假身份证办的新号码,连张导演的手机号码都弄丢了。

    也不知道青春无悔这部戏有没有杀青。

    他有没有再打电话找过我?

    如果找不到我的话,心里会怎么想?

    当然,这些已经来不及考虑了。

    我现在有了最大的敌人,我必须保护自己的安全,并查出真相。

    “我是一个房东。”我如实回答道。“家里几套房子,已经被我卖了两套,基本靠收房租为生,过着坐吃等死的生活。”

    “几套房子?”何清雪笑了,“这么看来你还是个富二代,你爸妈干什么的?”

    提到我爸妈,我叹了口气。

    “爸妈都不在了。”

    何清雪露出一丝歉疚之意,说了声对不起。

    “没关系,我早就习惯了。”

    何清雪随即转移了话题,又问道:“你在a市有朋友或者其他的亲人吗,你住院这一个多月,除了一个警察,我从来没见你的朋友到s市来看你。”

    我摇了摇头,不过马上想到了几个人。

    黄教练、黄老还有梨紫陌。

    不过和梨紫陌坦白之后,她早就跟我断了联系,回省城都没打电话告诉我。

    当然,以我现在的处境,不可能暴露自己的存在。

    然后,我又想到了林诗曼。

    我的爱人,也是我唯一的亲人,现在也离我而去。

    我沉默了,深情变得异常沮丧。

    “又想起你女朋友了吗?”何清雪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关切的问道。

    在我住院这段期间,为了避免引起我的伤心,她基本不会找我聊我和林诗曼的事。

    或许今天在密闭空间待的久了,便忍不住问起了这些。

    我点了点头,带着非常失落的情绪,慢慢讲起了我和林诗曼的故事。

    和她相处的每个时刻,和她一起经历的每一件事,我都历历在目,清晰犹如昨天。

    她的一娉一笑,一举一动,一个不经意的挽发,一点温柔不失的可爱撒娇,都成为我梦牵魂绕的思恋。

    林诗曼,你现在在哪?

    无论你是否安好,我都要找到你。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虽然我说的事情都很简单,没有刻意的说那些细节,但何清雪听了也不禁为之感动。

    眼圈似乎微微红了。

    “真浪漫,真羡慕你们的爱情。”何清雪叹了口气,“可惜,我没法再见到这么善良温柔,勇敢坚强的女友了”

    “不,她还活着,你一定会见到她!”我咬牙说道。

    何清雪愣了一下:“对,她不会有事的,你们一定可以重逢。”

    正说着,电梯外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叫声。

    “我是电梯维修工,请问几个人困在里面?”维修人员问道。

    我和何清雪同时一喜,何清雪马上站起来说两个。

    他说知道了,让我们等等,很快就会修好。

    我们原以为真的很快可以出去。

    但是一个小时后,电梯还没有修好。

    到后来,外面索性没动静了,不知道是维修工去找救兵了,还是去了电梯房。

    何清雪已经憋了一个多小时。

    此刻她又出现了难受的情况,而且面色显得十分痛苦。

    “我我有点憋不住了。”她坐在地上,双腿紧紧的夹着,说话都有些困难。

    我朝外面叫了两声,没人回应。

    看何清雪难受的样子,我也没什么办法了,不由说道:“要不你就现在这里解决吧,我把轮椅转过去,绝对不会偷看。”

    “在这里?”何清雪面色瞬间绯红,“这也太羞耻了。”

    “或者你再忍耐一会,等门开了就好了。”

    何清雪没说话了,她甚至屏住了呼吸,垂下了眼帘,双腿渐渐开始打颤。

    “麻烦你转过去吧?”显然,何清雪已经憋不住了,让我转过身。

    我立刻转动自己的轮椅。

    电梯的空间比较小,而我的轮椅比较大,一个轮椅就占了两三个人的位置。

    转过去之后,就把她挤到了角落。

    我又试着往门口挪了一下,才给她空出一点空间。

    我朝着电梯门,灯光在天花板上晃,估计这时候何清雪已经开始脱裤子了。

    果然,没过几秒钟我就听到嘘嘘的声音。

    声音时缓时急,如溪流一般,当真会令人想入非非。

    我脑海里甚至忍不住幻想起,她掀开裙子,蹲在地上张开双腿的诱惑画面。

    小腹居然有些发热。

    这声音持续了足足一分多钟,才终于慢慢停了下来。

    只是想不到就在这时,电梯又剧烈的震动了一下。

    空隆!

    “啊!”于此同时何清雪发出了一声惊叫。

    啪!

    手机摔在地上的声音响起。

    我的轮椅也不自主的滑向角落,撞在角落的时候,又转了个圈,重新转回面向何清雪。

    而这个时候,电梯终于稳了下来。

    轮椅也停止了移动。

    我心惊之余,目光所及便有些傻眼了。

    只见何清雪双手撑地往后仰着,白大褂的裙摆掀到了腰间。

    一条红色的雷丝裤裤就挂在膝盖上。

    两条雪白圆润的大长腿完全分开,手机就摔在她大腿中间,光芒照亮了那一片美妙的春光。

    黑色的丛林,鲜嫩的美景,还有溪水淋过的露珠,散发着晶莹的光泽,美妙不可方物,几乎令人窒息。

    一瞬间,我身体有了强烈的反应,感觉有些口干舌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Copyright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原创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