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9章 成精的猪了

作者:厉凌烨白纤纤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弱水三千四叔我不敢了逍遥梦路叶心白陆爵风半步轻尘携相思超强狂暴盗贼这个大神开外挂不可名状的日记簿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萌宝天降爹地快来宠白纤纤最新章节!

    慕夜白懒着理他了,转头看厉凌烨,“烨哥,小美病了这么多年,连读书都没读过,她这样离家出走怎么生存?”

    这年代,就连大学生找个理想的工作都很费劲呢,更何况是象厉凌美那种连小学都没读过的人了。

    厉凌烨眸光转向了床上睡得猪一样的季逸臣的身上,这一点,他还真的忘记问季逸臣了。

    他只知道凌美出走了。

    也知道凌美是带上了身份证出走的。

    不过这一条还是季逸臣告诉他的。

    至于凌美身上有没有带上其它的东西,比如钱之类的,他完全不知道。

    想到凌美到现在生死未卜,可季逸臣居然睡得那么酣香。

    他忽而气不打一处来,起身就冲进了浴室,转眼间手里就多了一个水盆,而水盆里面满满的都是水。

    “烨哥,你消消气,他已经难过的喝多了。”慕夜白起身就要去拦厉凌烨。

    端那么大一盆水冲向季逸臣,不用想也猜到厉凌烨要干嘛了。

    可他才站起来,就被顾景御一把拉住,“这是人家的家务事,你一个外人少掺和。”

    “家务事?厉凌烨和季逸臣的家务事?”慕夜白一愣,迷糊的问了一句。

    “自然。”顾景御不咸不淡的继续看热闹,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

    “你这是说厉凌烨和季逸臣是一家人?”慕夜白压低了声音,更迷糊了,就觉得这一句要是被厉凌烨听到,厉凌烨有可能撕了他。

    “你有见过睡着了还念念不忘一个女人的吗?嗯,这已经很有点意思了。”顾景御若有所思的说到。

    慕夜白算是明白了,“你这是认定了凌美将来要嫁给季逸臣了?”

    “不是我认定,而是必须滴。”顾景御嘿嘿一笑,拍了拍慕夜白的肩膀,“女人的心思,你不懂。”而他,现在多多少少算是有些

    了解了。

    “哗啦”一声,一盆的冷水真的直接浇到了季逸臣的身上。

    慕夜白直接捂脸。

    好好的一张席梦思床,现在发大水了。

    然,哪怕是一身湿,季逸臣也没什么反应的继续躺在那湿冷的床上睡睡睡。

    这是喝的有多多呢。

    简直是醉透了。

    比猪还猪,成精的猪了。

    厉凌烨眼看着季逸臣还不醒,伸手拍向了他的脸,“季逸臣,你给我醒醒,你给我说清楚,凌美走的时候身上有没有带钱或者值

    钱的玩意?”

    季逸臣象是听到了似的,咕噜着翻了个身,一边翻身一边道:“带了,我钱包里的现金和卡,都带走了。”

    “现金?多少现金?”至于卡,厉凌烨直接忽略了,且不说凌美会不会用卡,单就是季逸臣的她就用不了,肯定有密码的呀。

    他却没想到,厉凌美既然已经恢复了智商,那她拿走的东西肯定是会使用的,如果不会用,她不会拿走。

    “一千多吧。”

    厉凌烨略略的松了一口气,季逸臣这随身揣现金的习惯比他好。

    一千多,如果省着点花的话,可以花个几天。

    但也仅限于省着点花。

    象他们这样的人,一千多都不够一顿饭的钱。

    但有至少比没有要强。

    厉凌烨是被慕夜白又拉又扯的推进迈巴赫的。

    理由是慕夜白担心厉凌烨再审下去,季逸臣就不止是宿醉了,很有可能感冒发烧。

    所以,最后就由他和顾景御守着季逸臣,劝着厉凌烨回医院去陪白纤纤了。

    厉凌烨一身戾气的走到病房门外,可当推开门,看到床上安静看书的女子时,全身的戾气倏然退去,“看什么书呢?”那种岁月

    静好的感觉格外的美。

    “你之前买的让我充电的书,简嫂帮我带过来的。”白纤纤的眼睛还在书本上,已经看入了迷,不过,也不忘理会一下厉凌烨。

    厉凌烨一伸手就抽走了书,“大晚上的,睡觉。”被季逸臣折腾到这个点,已经凌晨了。

    白纤纤望着被他丢到一边的书,“我看完那一章的,好不好?”看得正起劲呢,实在是舍不得放下。

    “不好。”厉凌烨霸道的直接捉了她的手塞进被子里,“睡觉。”

    白纤纤无奈的回望着厉凌烨,真是拿他半点办法都没有。

    他不还给她,动弹不得的她根本够不到那书。

    眼看着厉凌烨进去浴室冲凉了,白纤纤微微笑的摁下了摁铃。

    两分钟后,护士就把书交到了她的手里。

    这叫厉凌烨上有政策,她下有对策。

    掐着点把那一章剩下的两页看完,厉凌烨出来的时候,绝对发现不了。

    熄了灯,厉凌烨无视一旁的陪护床,又上了窄小的病床。

    白纤纤无奈的摇了摇头,厉凌烨有时候就象是个孩子一样,如果不是朝夕相处,她真不相信身边的这个男人就是她爱了很多年

    的男人。

    “厉凌烨,我喜欢你。”黑暗中,她着迷着嗅着他身上的气息,忍不住的说到,同时,指间正好握住了挂在脖子上的那枚袖扣。

    戴了那么多年,光滑的沁凉的贴着肌肤,很舒服。

    “妖精。”厉凌烨听着她的低喃,忍不住的直起身形,手臂撑在她的身体两侧,小心翼翼不触碰到她身上伤口的同时,绯薄的唇

    已经悄然落下。

    薄凉的润染着白纤纤的,带起他身上的气息与她的绞在一起,再也无分彼此。

    然,不用五分钟,厉凌烨就后悔了。

    这样的上纲上线之后,他是要多难受就有多难受。

    可是再难受,也不能对一个才手术两天的女人下手。

    结果就是,才冲过凉的厉先生又进了洗手间,然后,整整又冲了半个小时的冷水才出来。

    然后,再挤上病床的时候,直接来了一句,“白纤纤,不许勾搭我。”

    白纤纤懵,她不过是表白了一句罢了。

    要是表白就是勾搭的话,那这世上岂不是每天都有人在上演勾搭的戏码了?

    “厉凌烨,你离我远点就是了。”

    “我偏不。”不想,厉凌烨不信邪的还是搂住了白纤纤。

    “”白纤纤瞪着他,这分明是他在勾搭她,不是她在勾搭他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