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1章 你想少儿不宜吗

作者:厉凌烨白纤纤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弱水三千四叔我不敢了逍遥梦路叶心白陆爵风半步轻尘携相思超强狂暴盗贼这个大神开外挂不可名状的日记簿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萌宝天降爹地快来宠白纤纤最新章节!

    白纤纤秒愣。

    似乎,好象,这是厉凌烨第一次如此的凶她。

    是的,从他牵她的手走进了民政局,从她成为他法定妻子的那一刻依始,这男人这真的是第一次凶她。

    可是所为,居然是一束花。

    愣愣的看着面前的厉凌烨,忽而,白纤纤一下子醒悟,这才发现厉凌烨此时正欲将怀里的一大束的玫瑰丢进一旁的垃圾桶。

    虽然那垃圾桶根本装不下这一大束花,但只要他丢下去,就代表是真的扔了。

    白纤纤一着急,都忘了是个才手术没多久的人了,一伸手就扯住了厉凌烨的手臂,“别扔,我喜欢。”

    刚刚电光火石间,她一下子就反应过来这人凶她的原因了。

    分明就是他亲自买给她的花,结果她还问他是哪来的,然后,这男人绷不住脸面的直接就急了。

    她急急一声,厉凌烨的手一滞,手里的花到底没有丢下去,可也没有要再给白纤纤的意思,就停在那里,一动不动。

    “嘶”白纤纤眼看着厉凌烨不吭声,默然的定在那里如同雕像,眉头一皱,低嘶了一声。

    “纤纤,你怎么了?”白纤纤这一声低嘶,终于唤醒了厉凌烨,眸色瞬间就落在了白纤纤的脸上,然后,急速扫向她的胸前,“伤

    口裂开了?”

    说着,手里的花随意的搁在白纤纤的枕头边,大掌就落了下去,直接去解白纤纤的病服。

    手快的同时,还有些抖。

    白纤纤歪头,视线都在头侧的彩虹玫瑰上。

    娇艳的鲜花,花香袭人,漂亮的仿佛染着梦幻一般的不真实。

    她伸手握住一角,生怕厉凌烨再拿去丢了。

    就在此时,身上的病服衣襟已开,一股冷意袭上肌肤,她才恍然回神。

    就见厉凌烨已经打开了她的病服,眼看着他的视线逡巡而入,白纤纤直接拿起花砸在厉凌烨的头顶,“没裂开,我好好的。”

    “好好的?”厉凌烨嗓音沙哑的单指挑开一条纱布,雪白的一片,看起来并没有血水渗出来的样子。

    “厉凌烨,我很喜欢你的花。”白纤纤看他发怔的样子,小脸上顿时眉飞色舞的来了这么一句。

    不是没有收过花,但是哪一次收到的花都比不上厉凌烨送给她的。

    她的男神,送她花了。

    简直做梦一样的感觉。

    如果不是此时此刻身体太差,不便行动,她绝对搂住他脖子狠亲一口,厉凌烨,他一定不知道她有多爱她。

    厉凌烨无奈的抚了抚额,白纤纤低嘶那一声让他还以为她伤口裂开了呢,结果,全都是白纤纤故意的。

    初时还以为她是在敷衍他,但看着她如花的笑靥里都是真诚,好吧,他第一次送女人花总算是送成功了。

    “哇,好漂亮的花呀,是爹地送妈咪的吗?”忽而,从洗手间里推门而出的厉晓宁一眼就发现了病床上的那一大束花,第一次看

    到彩虹般的玫瑰,那渐变的颜色让孩子喜欢上了。

    然后,冲过去伸手就要去摸。

    厉凌烨大掌一挡那小手,“不许乱碰。”

    厉晓宁微恼,“爹地真偏心,回来了妈咪都有礼物,为什么没有我的?”

    厉凌烨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忽略了这个小东西,而小东西居然还有理了呢。

    伸手一抱,就把儿子抱在了怀里,“爹地不在的时候,有没有不乖?”

    “没有,宁宁可乖了,不信你问妈咪,妈咪可以给我做证的。”厉晓宁小手一指白纤纤,小身板软濡的靠在厉凌烨的怀里,从前

    那个不喜被抱不喜被亲的厉晓宁,现在是任由厉凌烨抱任由厉凌烨亲,那种骨血的关系,或者,从孩子初初见到厉凌烨的时候

    ,就已经感知到了。

    厉凌烨望一眼白纤纤,却是有些叹息,她这样子,还得几天出院,所以,就算他现在想要带上她和儿子庆祝一下他们一家三口

    的团聚,都没办法呢。

    见她还紧搂着那束花,生怕他再丢了似的,这才放下了厉晓宁,伸过手去,“给我。”

    “什什么?”白纤纤一时不解。

    厉凌烨的目光落向玫瑰,“花给我。”

    她总不能一直抱着吧,他还是帮她插进花瓶里才好。

    谁曾想白纤纤还以为他又要丢掉呢,“不给,你要是扔了,我跟你没完。”说这话的时候,白纤纤都觉得她接下来可能连睡觉都

    要成问题了,这男人会不会小气的趁她睡觉的时候给她丢掉了呢。

    不,不可以。

    厉凌烨送给她的花,绝对不能丢,就算是花谢了也不能丢,她要把这一支支的玫瑰做成标本夹到书页中,珍藏一辈子。

    厉凌烨抚额,倒是没想到她护这花跟护犊子似的,这样的喜欢,“花在你怀里很容易凋谢的,你确定不用插进花瓶里?”

    白纤纤半晌才反应过来,这才松手把花交给了厉凌烨,然后,一双眼睛就跟上厉凌烨了,他转身,她的目光也跟着转过去,他

    插花她就看着他拿出花瓶里护士一早插进去的花,直接就丢进了垃圾桶。

    然后,换成了他买的彩虹玫瑰。

    被丢进垃圾桶里的也是玫瑰花呢,只可怜不是他亲自买的,最后就变成了明明还新鲜就直接被丢了。

    插好了花,厉凌烨这才满意了,重新又坐到了病床前的椅子上,然后,就那么定定的看着白纤纤,他是真没想到,五年前的那

    一晚,居然是这个小女人睡了他。

    他还记得清晨醒来看到床单上的那一抹红时的感觉,他居然还回味无穷似的。

    “说吧,那一晚的东西从哪里弄来的?”要不是那个喷雾,他厉凌烨哪那么容易被她睡了,那一晚的她热情的象个妖精,还有,

    怪不得他最近每次与她一起的时候都有一种莫名熟悉的感觉,原来是与五年前的感觉重叠在了一起。

    此时,也到了算算总帐的时候了。

    白纤纤抿唇,眸光掠向厉晓宁,虽然嘴上虽然没说,可眼神里表达的意思就是,你想当着儿子的面讨论这样少儿不宜的问题?

    很羞耻的。

    五年前她敢,现在的她给她十个胆子她也不敢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