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0章 我长大了

作者:厉凌烨白纤纤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弱水三千四叔我不敢了逍遥梦路叶心白陆爵风半步轻尘携相思超强狂暴盗贼这个大神开外挂不可名状的日记簿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萌宝天降爹地快来宠白纤纤最新章节!

    厉凌烨先是一愣,随即转身就走。

    不,是用跑的。

    他堂堂厉凌烨第一次不顾形象的奔跑在医院的走廊里。

    “厉凌烨,你去哪?凌美呢?”季逸臣不明所以的追了出来。

    “我刚上电梯的时候,好象是凌美下了电梯。”匆匆说完这一句,厉凌烨脚步更快。

    季逸臣这才反应过来,厉凌烨并没有带走凌美,而可能是凌美自己离开了病房。

    他去洗手间的功夫,凌美就离开了,这个时间点难道只是巧合?

    来不及细想,季逸臣随着厉凌烨追到了电梯间。

    然,上下两部电梯此时距离十楼都很遥远的感觉。

    他干脆也不等电梯了,转身就往楼梯间跑去。

    那里,虽然是发生今晚意外的罪魁祸首,可让他等电梯等几分钟再追出去,他真怕再发生之前发生的意外。

    那种意外,倘若再发生一次,他只怕凌美根本承受不了。

    那种普通人可以承受的凌美不行。

    她曾经心里上的伤害,如果他猜的没错的话,可能与今晚发生的那样的事情相类似。

    从十楼到一楼,虽然是下行,但平时走路也要几分钟的。

    可这一次,季逸臣只用了一分多钟就冲了出去。

    夜色深深的医院里,哪怕是路灯下也是一片昏暗。

    淡弱的光线打在周遭,季逸臣一边寻找着凌美一边叫起季逸风去查监控。

    可怜的季逸风,才冲过凉才睡着就被他一通电话给轰了起来,再一次的开始查监控。

    三分钟后,季逸臣和厉凌烨全都上了各自的车,往医院外面驶去。

    凌美离开医院了。

    确切的说,她出了电梯就直接离开了医院。

    在医院的大门口还打了一辆出租车。

    于是,季逸臣和厉凌烨全都追向了那辆出租车。

    一辆迈巴赫,一辆兰博基尼,在这静夜里呼啸着往出租车的方向而去。

    出租车已经有了定位,可那个方向一直让两个男人直皱眉,那是t市郊区的方向。

    这样的夜,季逸臣和厉凌烨全都不相信凌美打了出租车要求去郊区。

    凌美在t市认识的只有厉家和季家的人,除此之外于她来说都是陌生人,那她去郊区做什么?

    那就只有一个可能,是出租车司机故意把出租车驶往郊区。

    本来,可以透过出租公司叫停那辆出租车。

    可,厉凌烨和季逸臣全都担心打电话叫停出租车司机会起疑,到时候若是对凌美做点什么,那就不堪设想了。

    所以,还是赶紧追上去,只要他们追上了出租车,就算出租车司机再不甘心,就算是临时起意也快不过已经赶到的他们吧。

    所以,两个人就在大马路上飙起了车。

    一忽迈巴赫在前,一忽兰博基尼在前,所经,是车子一声声的轰响,也是那一晚上大马路上的奇观。

    毕竟,那样拉风的两辆车飙车的奇景百年也难遇一次。

    可他们快,那辆出租车更快。

    仿佛知道他们在后面紧追不舍似的。

    可出租车再快,也快不过疯狂追过去的迈巴赫和兰博基尼。

    半个小时后,迈巴赫在前,兰博基尼在后,一前一后将小小出租车围堵在了郊区的柏油路上。

    出租车司机已经吓出了一身的冷汗,发现迈巴赫的时候,他就急忙缓下了车速,开出租的人都知道,遇到豪车能躲多远就躲多

    远,不然万一擦碰了那么一下下,哪怕是火柴头的大小,都赔不起修车费。

    少则几十万起价,多则上百万,这个金额对于小老百姓来讲,那可是要命的一笔巨款,赔不起。

    然,他才尾随着冲到他车前的迈巴赫停下车,车还没停稳,又一辆让他胆颤心惊的兰博基尼就停在了他的车后。

    一前一后,一辆迈巴赫,一辆兰博基尼,他现在就算是想开走也不可能了。

    哪一辆都撞不起呀撞不起。

    慌里慌张的下了车,“两位先生,这是”

    他想了半天也想不起来自己什么时候惹上了能开得起这样豪车的人物,可这把他夹在中间,分明就是要堵住他的意思。

    厉凌烨往左,季逸臣往右,两个人分别打开了出租车后排左边和右边的车门,可目测一望进去,全都傻了。

    车里除了出租车司机一个人以外,哪里有凌美的影子。

    而此时上下打量出租车司机,五十几岁的年龄了,看起来老实巴交的,这会子已经被他两个的架势和豪车惊吓的就差给他两个

    做揖了。

    “大叔,你别怕,我们是想向你打听一个女孩,这么高,身穿t恤加一条牛仔裤。”厉凌烨对着自己的身高比了比凌美的身高。

    “不是穿着我的外套吗?”季逸臣反驳厉凌烨形容的凌美的衣着。

    “我出电梯的时候,看到的那个人影是穿t恤和牛仔裤的。”厉凌烨十分肯定的说到。

    “对对对,凌美是有一套t恤和牛仔裤在病房。”季逸臣也想了起来。

    大叔挠了挠头,“是粉色的t恤对吗?”

    “对。”这一次,厉凌烨和季逸臣异口同声了。

    “哦,那女孩才上车一会就下车了,不过给了我两百元钱,让我把车开到前面的观音寺。”

    “开到那里做什么?”季逸臣凝眉,迷糊了。

    “她说我开到那里后自然会有人找上我,然后再给我钱,我想着两百元两个来回都够油钱了,也就来了,没想到半路上遇到了你

    们。”

    “她有没有什么东西交给你?”厉凌烨追问。

    “有有有,有一张纸条,我这就拿给你们。”大叔说着,就往兜里一掏,还真让他掏出了一张纸条。

    厉凌烨伸手就抢,可季逸臣也不慢,“咔”的一声,纸条断了,一半在厉凌烨手里,一半在季逸臣手里。

    纸条折叠成简单的长条。

    两个人一起展开,再对到一起。

    “哥,逸臣哥哥,我想一个人静一静,五岁的记忆我已经想起来了,我长大了。

    我拿走了逸臣哥哥钱夹里的三千块现金,我走了,匆找。

    该回来的时候,凌美就会回来。”

    下面的签名是凌美即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