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5章 这是有多过份

作者:厉凌烨白纤纤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弱水三千四叔我不敢了逍遥梦路叶心白陆爵风半步轻尘携相思超强狂暴盗贼这个大神开外挂不可名状的日记簿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萌宝天降爹地快来宠白纤纤最新章节!

    “嘀嘀”车喇叭的声音,打破了迈巴赫里的沉静。

    厉凌烨和白纤纤同时下意识的转头,就见迈巴赫的一侧马路上,厉凌轩的那辆拉风的黑色宾利减速后正朝着他们的方向猛摁喇叭。

    同时,厉凌轩已经摇下了车窗,冲着厉凌烨的方向喊道:“哥,你车坏了?要不要上我的车一起回去?”

    白纤纤低下了脑袋瓜,这个时候最不敢看见的就是厉凌轩了。

    可越是不敢看见,越是能遇到,她今天这运气,也是没谁了。

    愁人。

    厉凌烨黝黑的眸子望向厉凌轩,那眼神就给厉凌轩一种说不上来的奇怪的感觉,可一时之间,他也等不及追问了,后面的车一辆跟着一辆跟上来,再慢下去,会出车祸的,“哥,你和小嫂子要不要坐我的车?”

    “不用了,你先回去,我和纤纤还有点事。”至于过不过去,厉凌烨没说。

    因为,他还没有做出最后的决定。

    不过,此时看到厉凌轩,第六感给他的感觉更加的确定厉凌轩根本不是宁宁的亲生父亲了。

    因为,感觉是一方面的原因,而更主要是因为厉凌轩和宁宁的dna检测,第二次他是全程从头跟到结束的。

    那来不得半点的虚假。

    那自然是真的。

    “好,那我先过去了。”厉凌轩摇下了车窗,提速驶离。

    再慢下去,只怕一整条街道都要因为他们兄弟两个的临时停车而堵住了。

    厉凌轩走了,白纤纤也缓过了一口气,“你检测过厉厉凌轩和宁宁的dna?”她有些不相信,她一点也不知道厉凌烨做过这样的事情。

    “当初你拒绝我,我就觉得奇怪,然后觉得有可能与凌轩有关,就取了凌轩和宁宁的头发,第一次有纰漏,第二次是我亲自守在检验室外从头跟到尾的,不可能再有错了,他们,不是父子。”这一点,他很笃定。

    “那宁宁是谁的孩子?”白纤纤这一刻已经是风中凌乱了。

    她有些惊喜,可更多的是慌乱。

    惊喜是因为宁宁如果不是厉凌轩的孩子,那她与厉凌烨在一起,是不是就没有阻碍了?就不算乱沦了。

    就算是夜汐,也不能阻止他们在一起了吧。

    只是宁宁的身份再次陷入尴尬中罢了,宁宁居然不是厉家的孩子了。

    白纤纤慌了乱了,她实在是不知道宁宁是她和谁生下的孩子了。

    只是这个难题,她可以请厉凌烨帮她查一查吗?

    忽而,又想到了那个告诉夜汐那一晚的事情的人,那人一定知道的。

    只可惜厉凌烨的人现在也没有查到那人的下落。

    或者,再多给他一些时间,他的人就能查到了吧。

    她现在,也只能寄托于厉凌烨了。

    不然,凭她的实力,什么也查不到。

    厉凌烨黑脸。

    他娶白纤纤的时候,的确告诉过自己不要去在意她的过去,也不要去窥探她的过去。

    她的过去他没有办法参与进去,但是她的未来,他既娶了她,就要与她一起走过夫妻间的一屋、三餐和四季。

    每一天每一年的轮回后,都是陪着彼此慢慢变老的过程。

    但是此时此刻,关于宁宁是她与哪个野男人生出来的,他居然就介意了起来。

    诡异的该死的介意了起来。

    这完全与他从前预想的不一样。

    “你自己真不知道?”冷声质问白纤纤,她这脑袋是怎么长的?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在意一个被男人睡了都不知道那个男人是谁的女人。

    她那脑袋白长了吗?

    简直给他厉凌烨丢脸。

    要是让他知道了那个男人是谁,他一定让那个男人好看。

    做了还不负责,这是有多过份。

    最好一顿痛打,让他知道知道做渣男的后果,看那人以后还敢不敢再玩不负责的一夜晴了。

    白纤纤迷惘的摇了摇头,而且,头一直都低着,恨不得低到膝盖以下,她现在,一点也不敢看厉凌烨了。

    一想起那一晚自己的所作所为,就觉得好羞耻。

    “那既然不是凌轩,我们就先回去,我妈那里,我负责。”说完,厉凌烨也不管白纤纤同意不同意,反正他决定了,她跟着他走就是了。

    不然,难不成还要夜汐一直的威胁白纤纤?

    这不可以。

    事情,总要解决的。

    做鸵鸟从来都不是他厉凌烨的首选。

    “那能不能不要让宁宁知道他不是厉家的孩子?”那孩子一直认定了厉凌烨就是他爹地,这突然间要是告诉他厉凌烨根本不是了,那孩子一定受不了。

    更会如她现在这样开始猜疑他是谁的孩子。

    身为孩子妈的她都不确定是哪个男人的呢,宁宁更不可能找到答案了。

    问完了这一句,白纤纤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她好没脸。

    可为了宁宁,让她做什么她都乐意,宁宁是她的另一个命根子,与厉凌烨在她心底里的份量是一样一样的。

    白纤纤不敢看厉凌烨,可不用看也知道厉凌烨的脸一定更黑了。

    她这是要求他做宁宁的便宜爹地呢。

    这样的事情,换成是普通男人都无法接受的。

    更何况是厉凌烨这样站在金字塔顶端,矜贵至极的男人呢。

    她的确是有点强人所难了。

    从前他接受宁宁,那是他为人大度。

    现在他接受不接受,他都有道理。

    而她,居然是强迫他接受宁宁了。

    厉凌烨倏的提起了车速,箭一般的射向前方,那速度让白纤纤坐的胆战心惊,手死死的握住门把手,大气也不敢出了。

    现在就算是厉凌烨一巴掌打过来,她也无话可说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迈巴赫突然间的降下了车速,白纤纤这才发现,她和他已经抵达了老宅。

    而此时,老宅的客厅里,夜汐和厉凌轩一定都在。

    怯怯的抬首,白纤纤咬白了唇,然后,还是小小声的哀求了一声厉凌烨,“不要让宁宁知道,可以吗?”

    她以卑微至极的语气哀求他,一切只是为了宁宁,那个白纸一样干净的孩子。

    迈巴赫熄火。

    男人颀长的身形离开了驾驶座,走向了别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