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8章 对不起

作者:厉凌烨白纤纤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弱水三千四叔我不敢了逍遥梦路叶心白陆爵风半步轻尘携相思超强狂暴盗贼这个大神开外挂不可名状的日记簿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萌宝天降爹地快来宠白纤纤最新章节!

    白纤纤的手抚到了脸颊上,那种火辣辣的痛一点都比不上她的心痛。

    如果可以,她也不想。

    可是青春年少时犯下的过错,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这一巴掌,她不反驳,她活该。

    “对不起。”

    “对不起?你一句对不起就能挽回一切吗?凌烨还不知道宁宁是凌轩的孩子对不对?如果他知道了,你要他以后怎么面对你面对宁宁面对凌轩呢?”夜汐一句句的质问着,可说出来的话,却也全都说到了点子上。

    白纤纤还是无从反驳,夜汐的质问正是她这些日子以来不敢说出真相的原因。

    于是,越不敢说,越说不出来。

    以至于,就拖到了今天。

    可到了今天的这个份上,她觉得更不能传出去了。

    知道事情真相的人越少越好。

    这样,受到伤害的人才会越少。

    所以,她才选择只告诉夜汐一个人,“夜女士,我不知道是谁告诉你当初那一晚的事情的,我只想你去告诉那个人,不要把一切都说出来,我不想伤害宁宁,也不想伤害凌烨,还有厉厉凌轩。”算起来厉凌烨厉凌轩还有宁宁都是无辜的。

    只有她一个人是不无辜的。

    她活该走到今天被夜汐打骂。

    别的事,她不忍被夜汐欺负,可唯独在这一件事情上,是她理亏,她不反驳。

    夜汐听到这里,又往前移了小半步,扬手,又一巴掌掴在白纤纤的另外半边脸上。

    “天底下怎么有你这么无耻的妈妈,如果不是你,我刚刚怎么会伤到了宁宁,伤到了我的亲孙子呢。

    白纤纤,都是你害宁宁烫伤的,你这样的母亲无耻至极,你不配再抚养宁宁。

    从今天不,从此刻开始,宁宁交给我们厉家来抚养,你给我滚,滚出我厉家的视线里,不许见凌烨,也不许见凌轩。

    否则,要是这样的家丑被传扬出去,你死不足惜,我夜汐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白纤纤踉跄的后退了一步,脸白的吓人,她可以离开厉家,哪怕不见厉凌烨,她也忍了,毕竟,因为她睡过厉凌轩,她根本配不上厉凌烨。

    可是让她离开宁宁,从此母子分离,这一条,她真的受不了。

    “不要,我要跟宁宁在一起。”

    “你这样的妈,你觉得你还配抚养他吗?”夜汐怒斥。

    白纤纤闭了闭眼,这一瞬间,脑子里无数条可能浮过脑海,可不管怎么样,她还是放不下宁宁。

    宁宁就是她的命。

    “这几年宁宁跟着我过得很好,他离不开我的,如果你不能接受我和宁宁的事实,那我带他离开。”这样,总好过事情的真相被揭穿,最终宁宁受伤,厉凌烨也受伤来得损失惨重更好一些。

    从前,她一个人带宁宁的时候,不也一样挺过来了吗。

    那时候,这所有的人,每一个即便不是每天里都开开心心,但至少过得无忧。

    那时的他们,是简单的快乐着的。

    “你休想,宁宁是厉家的孩子,就必须交到厉家抚养,只有厉家才能给宁宁最好的一切,要是交到你的手上,无论是吃穿用度,你都给不起宁宁最好的。

    白纤纤,你走吧,你走了,事实真相就此终结,为了凌轩和凌烨我也不会说出去,也请你为了你自己的儿子放过他放过凌烨也放过凌轩。”夜汐这一句,说的声情并茂,似乎就象是为了自己的儿子和孙子似的,可是,白纤纤还是感觉到了心口痛。

    让她同时失去厉凌烨和宁宁,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承受得下来。

    这一刻,她是犹豫的,也是几近崩溃的。

    离开了厉凌烨和宁宁,她会象是一条失去了水的鱼,她觉得她会活不下去的。

    “不要不要”白纤纤不同意,她真的不能同意,那样,她会死的。

    可是夜汐,伸手一推白纤纤,直接把她推倒在了地上,“我现在带宁宁去医院检查烫伤,我回来的时候,希望你已经离开了这里,去到一个凌烨找不到的地方,给凌烨和宁宁一个干净的空间和世界,否则,你就是害了他们。”

    夜汐说完,看都不看一眼跪坐到地毯上的白纤纤,急忙去拎了包,冲了出去。

    白纤纤呆呆的坐在地毯上,看着夜汐的背影远去再远去,直至没了踪影,都收不回视线。

    她不是没有离家出走过。

    她出走过的,可是结果呢,厉凌烨一出现,她就被他盅惑的缴械投降了。

    他就是她的盅,他在哪里,哪里就吸引着她一直停留在那里,根本离不开。

    可是夜汐的话,一句句一字字的全打在了她的心口上,倘若她真的留下了,倘若宁宁和厉凌烨知道了真相,那么,他们两个受到的伤害会是她所难以想象的。

    眼泪,就在这一刻,毫无预警的流了出来。

    咸涩的打湿了唇角,一片苦涩。

    “妈咪,你怎么了?为什么不送我去医院?我不要奶奶,我只要你。”客厅的玻璃门突然间被推开,厉晓宁忍着疼痛飞奔而来。

    白纤纤这才恍然惊醒,顾不得有失形象了,抬起袖子就擦上了眼睛,绝对不能让宁宁看到她流泪了,不能。

    她才擦完,厉晓宁的小身板就抱住了她,“妈咪,是不是她把你推倒的?她又欺负你了是不是?”

    这个她,指的自然是夜汐。

    白纤纤抬眼,虽然有些红肿,不过已经没有眼泪了,她强挤出一抹笑意,“不是,是妈妈一个朋友出事了,一时接受不了就伤心的坐到了地毯上,妈妈现在心情不好,你能不能让奶奶带你去医院检查一下呢?”

    “不能。”厉晓宁摇头,定定的看着白纤纤,连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生怕一眨眼的功夫,白纤纤就不见了。

    第六感在告诉他,白纤纤刚刚和夜汐的交谈一定有很大的信息量,然后,夜汐突然间对他好了起来,而白纤纤现在这魂不守舍的样子也一定是因为夜汐说了什么。

    孩子在担心的同时,也好奇了起来,想知道夜汐和白纤纤之间到底说了什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