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4章 再也无法自拔

作者:厉凌烨白纤纤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弱水三千四叔我不敢了逍遥梦路叶心白陆爵风半步轻尘携相思超强狂暴盗贼这个大神开外挂不可名状的日记簿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萌宝天降爹地快来宠白纤纤最新章节!

    苏可的心底里迅速掠过的还是幸福这个字眼。

    但她此时此刻想着的是自己的幸福了。

    不对,是自己与顾景御的幸福。

    可惜,哪怕是顾景御再找过来,他也没有求婚的意思。

    看起来就是还想这样与她赖在一起。

    不求婚,自然就不可能结婚了。

    可这样子在一起,名不正,言也不顺。

    可,求婚这种事情,都应该是男人向女人求婚才对吧。

    她就没听说过有女人向男人求婚的。

    “没想什么。”苏可心头一哽,用力的看顾景御,原本以为一辈子都见不到他了。

    却不曾想,顾景御居然找到了这里。

    她脑海里闪过昨天她正在上课的时候,那个突然间出现在窗外的男子。

    看到他的第一眼,她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雪花飘舞的世界里,他一身墨青色的长款羽绒衣带一条长长的白色的围巾,就那么伫立在那里,宛如一幅画一般带她走入了梦

    境。

    她甚至不记得教室里的学生是什么时候离开的,更不记得她是怎么回到这间房间里的。

    直到他的吻落下,那份熟悉的惊悸的感觉袭上心头,她才恍然惊醒,却已经什么都晚了。

    她根本逃不开他的唇他的手他的所有的所有

    原来沉沦,不过是那个所爱的人的一个眼神一个动作。

    然后,再也无法自拔。

    被他找到了,她也完了。

    “什么时候跟我回去?”顾景御搂着她的纤腰,声音喑哑的问道。

    “我还有学生。”

    “已经安排了支教的老师过来了,应该明天就到了。”顾景御微微一笑,扣着她腰的手又紧了些分,眸光定定的落在苏可的脸上

    ,不许她有任何的逃避。

    “可,我与这里的学校签过了协议的,半途离开是是违约的。”苏可还想挣扎,不想就这样的跟他回去。

    否则,又要回去那个好不容易逃离的世界了。

    那是一个想要回去,又想要抗拒的温柔窝。

    矛与盾,揉合在一起,居然怎么都剥离不开。

    “违约金已经付过了。”顾景御不疾不徐的说到。

    “你”苏可瞪着顾景御,然后,张嘴就咬向了他,咬在了他的颈子上。

    顾景御要不要这么霸道,这根本就没问过她的意见,居然就替她做了主,把她未来的归属什么的都安排好了。

    当初是她非要来支教的,但现在看来,她要半途而废了。

    顾景御仿佛没有感觉似的,任由着苏可咬着,咬得她的牙齿都僵了,他连哼一声都没有,同时,一张俊颜上始终写着微微笑意

    ,那笑意如浅浅而落的雪花,漫天飞舞间全都是风情。

    还是带着男性魅力的风情。

    让她不由自主的松开了贝齿。

    然后,眼看着他的脸忽而靠近再靠近,苏可她听到了心口怦怦跳的声音。

    他扣着她的腰,轻轻躺下。

    窗外的雪还在下,室内的温度在一节一节的攀升。

    心底里的那种抗拒就在温度的升华下慢慢徐徐的融化,化成一滩水,腻在温柔乡里,再也醒不过来。

    白纤纤发呆的靠在床头,手里的手机不知道被她转了多少圈。

    就那么一圈圈的转动着。

    开机。

    开机。

    她脑子里全都是这个念头,可,却又是那么的害怕开机。

    她想见到厉凌烨,可如果真的见到了他听到了他的声音,她又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他。

    夜汐反对她跟他在一起了。

    而夜汐反对的理由全都让她无从辩驳。

    哪怕厉凌烨还是站在她这一边,她也没脸再跟他在一起。

    一天一夜。

    白纤纤一分钟也没有睡过。

    睁开眼睛闭上眼睛,全都是厉凌烨。

    放弃很难,可是让她狗皮膏药般的赖在厉凌烨的身边也很难。

    她做不到那么不要脸。

    明明很困,可根本睡不着。

    下雨了。

    雨声淅沥,响在窗檐间。

    门轻轻响,有人在敲门。

    能进来的只能是房东一家的人,白纤纤便道:“进来。”

    门把手轻轻转动,房东阿姨来了。

    “白小姐,我煮了面,你吃点东西,不收费。”

    白纤纤的眼睛潮了,心头哽了。

    这个世界现在是越来越浮夸,人与人之间也越来越冷漠了。

    而才认识还不到两天的房东阿姨居然这么关心她。

    这是以为她手里没钱了,怕她饿着,就亲自做了一碗热气腾腾的面送过来。

    嗅着那香气,她轻笑出声,“谢谢阿姨。”

    “不谢呀,你要是有什么心事,就找个人说说,千万不要想不开,人是铁饭是钢,这不吃东西可不行。”

    白纤纤就想起了苏可,原本与苏可一会一个邮件聊的好好的,可是刚刚不久前,她发送了一个邮件,苏可再也不回了。

    可能是遇到了什么事情吧。

    也不知道顾景御有没有去找苏可,她想问,却不敢问。

    情之一字,现在于她于苏可来说,都是最艰难的。

    “嗯,我会吃的,我没什么事,阿姨放心吧。”

    “那就好,赶紧趁热吃了,不然一会面就拧在一起就不好吃了。”阿姨又劝了一句,这才离开了。

    白纤纤下了床,端起了那碗面,嗅着面香,很饿。

    可只吃了一口,就吃不下了。

    不是阿姨煮的不好吃,而是她心里装着太沉重的心事了,那心事压着她喘不过气来也吃不下任何东西。

    放下了筷子,白纤纤继续发呆。

    不想吃,也睡不着。

    从来不知道自己的人生居然也能走到这么纠结的无从选择的时候。

    如果依着本心来看,她是不想离开厉凌烨的。

    可是依着道德理念来看,她必须要离开厉凌烨。

    她不能挑起厉凌烨与夜汐之间母子不合。

    她不想赖着他,却偏又放不下。

    门响了,有人敲门。

    应该是房东阿姨来收面碗吧。

    可她才只吃了一口,此刻,面已经拧在一起,糊了。

    白纤纤只迟疑了一下,端起面碗起身就冲向了洗手间。

    一天一夜没怎么睡也没吃什么东西的她身子微晃,虚弱的连走路都有些费劲了,可她还是把面倒进了马桶里。

    只不想,房东阿姨担心她。

    身后的门开,有人走了进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