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9章 此睡非彼睡

作者:厉凌烨白纤纤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弱水三千四叔我不敢了逍遥梦路叶心白陆爵风半步轻尘携相思超强狂暴盗贼这个大神开外挂不可名状的日记簿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萌宝天降爹地快来宠白纤纤最新章节!

    “厉凌美”迅速穿上睡衣一脸懊恼的季逸臣一低头,就看到了正在偷看他的厉凌美,还一付偷看的理所当然的小模样。

    小孩子的即视感。

    小孩子都是这样偷看的。

    季逸臣随即弯身,扯过被子就盖过了她的头,她要是再敢偷看他一眼,他就他就

    结果,想来想去,他也没想到惩罚她的办法。

    一个孩子一样的女孩,他真拿她没办法。

    重新拿出了一条被子,他允许她上他的床,但是绝对不能跟她盖同一条被子。

    厉凌烨的妹妹,他只负责照顾她,绝对不能亵渎了她。

    躺好了,拿过手机,百度好了故事,这才轻轻扯开凌美的被子,然后她一张小脸就娇美的落入了他的眸中,那样的美好。

    “逸臣哥哥不凶凌美,好不好?”怯怯的声音,显然,对于他之前凶她,小姑娘害怕了,伤心了。

    季逸臣伸手,无奈的揉乱了凌美的长发,“好。”他是真的不习惯床上多一个女人。

    还是一个只能看不能吃也不能有任何想法的女人,这简直就是酷刑,他也是正常男人好不好。

    结果,季逸臣讲了四个故事,凌美都没有睡着,就睁着一双大眼睛,一边听故事一边看他。

    等终于睡着的时候,天已经快亮了。

    折腾了一晚上的季逸臣,第一次生物钟错乱的没有按时醒过来,也误了上班的时间。

    厉凌烨和白纤纤就等在小区外面,车子离开小区的必经之路。

    半个小时过去了,季逸臣那辆兰博基尼连影子都没有。

    厉凌烨再也等不下去了。

    凌美是他的亲妹妹,如假包换。

    白纤纤懵懵的坐在他的身侧,想说点什么,可是看着好象有点紧张的厉凌烨,她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了,就生生的咽了回去。

    第一次发现,厉凌烨居然是个妹控。

    等不及的厉凌烨拿出了手机,划开,找到季逸臣的手机号码,直接拨出。

    季逸臣的卧室里,刺耳的手机铃声终于吵醒了他,还有厉凌美,一睁开眼睛,就对上了厉凌美清澈的眼睛。

    “逸臣哥哥,早安。”

    “早安。”季逸臣的心是崩溃的,他昨晚讲故事的时候还想到等凌美睡着了就把她送回客房的,结果,不知不觉间居然与厉凌美

    同床共枕了。

    看到是厉凌烨的号码,不由得有些心虚,哪怕他昨晚真的什么也没对凌美做过,还是觉得心虚。

    “厉凌烨,大清早的,你这是扰民。”直接的吼过去,明显没睡饱的季逸臣又起床气了。

    “大清早的?季逸臣,现在已经是上午十点了,还早吗?”厉凌烨也用吼的,这么晚还没起床,这绝对不象是季逸臣的风格。

    平常上班的季逸臣从来不迟到,这个点早就在办公室里处理完了很多份文件了。

    一种不好的预感袭上心头,难道是昨晚上运动过度了?

    而能让季逸臣运动过度的女人,最有可能的就是凌美。

    想到这里,厉凌烨的脸色都白了。

    他最最清纯可爱的妹妹,如果夜汐知道是他的兄弟夺了凌美的第一次,绝对不会放过他。

    厉凌烨不淡定了,整个人都开始暴躁了起来。

    季逸臣下意识的扭头看墙壁上的挂钟,然后,整个人也不对了,怪不得厉凌烨的话语这样阴阳怪气的,换成是他的妹妹与一个

    男人共处一室到上午这个时间点,也会想七想八吧。

    “报歉,昨晚睡晚了,你是来接凌美的?”季逸臣直接道歉,因为,他睡了凌美,虽然此睡非彼睡,只是睡在同一张床上,但是

    同睡了就是同睡了。

    一个女孩子家家,倘若被传出去,好说不好听。

    毕竟,凌美只是智商不在线,其它的属于女性的身体特质一样都不少,皮肤白皙,面容姣好,而他以为的看起来瘦瘦的她的绝

    对没有料,在刚刚醒来的那一瞬间,他感觉到了,怀里的女孩特别的有料,手感居然很好

    “是,限你十分钟内把凌美送出来。”一听到季逸臣的道歉,厉凌烨整个人更加的不好了,如果不是做错了什么事,季逸臣根本

    无需向他道歉,道歉就代表有些事已经成为了事实,“不,恨你五分钟内把凌美送出来。”

    从十分钟到五分钟的限定,厉凌烨肠子都悔青了,昨天就不该相信季逸臣,以为是兄弟,结果是禽兽。

    而他不是不想直接冲进去把凌美带出来,而是不想这个时候进去季逸臣的公寓。

    有些事情,看不到还好些,一旦看到了既定的事实和画面,只怕会更受打击。

    厉凌烨彻底的不淡定了,此时脑子里全都是一会见到凌美要怎么安慰凌美,怎么面对凌美,还有夜汐,夜汐一定不会饶过他的。

    凌美才交到他的手上,这还不到三天,就出事了,他难辞其咎。

    “凌烨,你放轻松,我觉得季逸臣不是那种没品的男人,凌美没事的,不会有事的。”一旁,白纤纤小声的安慰了过来。

    “他都向我道歉了,你还说他没对凌美做什么吗?”厉凌烨第一次凶起了白纤纤,整个人完全的也是彻底的暴躁了起来。

    白纤纤也是第一次看到这样一面的厉凌烨,与从前那个从来都是遇事冷静从容不迫的厉凌烨相比,仿佛两个极端似的,仿佛现

    在的这个是假的厉凌烨似的,“你最好是问问他为什么向你道歉,然后再认定一切,反正,我觉得季逸臣不是那样的人。”

    厉凌烨的几个兄弟,她都认识,就凭他们之间的关系和感情,她不相信季逸臣会对厉凌烨的亲妹妹禽兽了。

    这不可能。

    白纤纤的温声软语,就这样的飘进了厉凌烨的耳鼓,让他终于恢复了些微从前的理智,“你说的有道理,逸臣不是那样胡闹的人

    ,一定是哪里错了。”

    只是,一时之间,厉凌烨也想不出来原因了,但是,这个时候打进去电话询问,只怕电话里也说不清楚。

    季逸臣,他要是敢对他的妹妹做了什么,他一定不饶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