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4章 洗手做羹汤

作者:厉凌烨白纤纤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弱水三千四叔我不敢了逍遥梦路叶心白陆爵风半步轻尘携相思超强狂暴盗贼这个大神开外挂不可名状的日记簿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萌宝天降爹地快来宠白纤纤最新章节!

    健身房她从前参观过,但是因为忙碌,一直都没有进来做过健身。

    望着厉凌烨结实的小腿和腹肌,哪怕他胸口还缠着纱布,白纤纤也不由自主的脸红了。

    他是在做康复锻炼,她又不需要。

    她身上的皮外伤已经没什么关系了,这会子就想逃,“我去吃早餐。”

    “简嫂请假了,不在,没有早餐。”不想,厉凌烨在身后说到。

    “我我来煮吧,一会我们吃了再出去。”

    也许,这是她与他之间最后一次一起吃饭了,突然间就很想再亲手为他煮一餐饭。

    女人,只有对深爱的男人,才会心甘情愿的洗手做羹汤。

    “来不及了,约好了时间,不能迟到。”

    “”白纤纤噤声,看来厉凌烨是早就安排好了去民政局和公安局的时间了。

    竟然迫切的连一餐饭都不想与她和宁宁吃了,就想跟她离婚和销户口。

    静静的站在那里,背对着厉凌烨,视野里只有一扇门。

    健身房的雕花木门很漂亮,可落在她的眼里却只剩下了虚无,什么都没有了。

    “妈咪,你怎么了?你不跟我们一起健身吗?”厉晓宁跑过来,摇着她的手臂,不想她走,就想她跟他们父子两个在一起。

    望着儿子的小模样,白纤纤更加的心酸,脑子里一直在飞转着,转着。

    她现在就要想好一个哄劝厉晓宁知道结果后不伤心的理由。

    否则,等一下她和厉凌烨离婚了,孩子一定伤心极了。

    从懂事起就一心一意的求一个爹地,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厉凌烨,这才没几天就要失去了,厉晓宁一定接受不了。

    “我有点不舒服,我去客厅等你们。”白纤纤松开了儿子的手,逃了。

    是的,就是逃了。

    厉凌烨和厉晓宁在健身房继续健身,她则是进了厉晓宁的儿童房。

    趁着这半个小时,白纤纤开始整理自己和厉晓宁的东西了。

    其实也没什么可带的,就几件换洗的衣服和日常用品罢了。

    还好之前她和厉晓宁,不对,是白晓宁,她和白晓宁之前的旧衣服都没丢掉,她现在只要带走那些就好了。

    至于厉凌烨买给她和厉晓宁的,她一件也不会带走。

    是她的,总是她的,谁也抢不走。

    不是她的,她再番想要也没用,到底,还是不是她的。

    还是回国时的那两个一大一小的行李箱,大的是她的东西,小的是宁宁的东西,然后就是书了。

    这么多年,她别的没攒下,就攒下了书。

    “妈咪,走了啦,你在干吗?”正将最后一样东西放进箱子里,厉晓宁推门而入。

    白纤纤慌的一下子拉上拉链,“没没干吗,整理一下东西。”

    先前还想着找个理由先跟宁宁透露一下,结果,一见到宁宁,她还是什么也说不出口。

    一抬头,就看到了满身汗珠的厉凌烨,“我擦一下身体,五分钟后出发。”

    “哦。”接收到厉凌烨的视线,白纤纤才想起自己还没有换衣服。

    闷闷的把自己从前的旧衣服换上,站在镜子前左看右看,说到底,还是穿着自己买的衣服自在。

    哪怕质地没那么好,气场没那么开,但是是自己买的,就舒服。

    一大一小两个行李箱刚放到墙角,厉凌烨就出来了,“走吧。”

    厉凌烨今天一改从前出去的标配西装,一套烟灰色的休闲装,这套是新买的,为配合掩盖他身上的伤才买的。

    以前的衣服也都能穿,但是因为伤口还缠着纱布,所以只能穿大一个码的衣服。

    第一次看见他穿这样颜色的休闲装,有那么一瞬间,白纤纤又失神了。

    他穿什么都好看,典型的衣服架子,行走的荷尔蒙,如果不是知道他受伤了,这样看着她,她就有一种感觉,他随时都有扑过

    来的可能。

    她就愣神的功夫,厉先生真的扑过来了。

    长臂轻带,轻移,圈着白纤纤就靠在了门侧的墙壁上,“这么出神是在想我吗?”

    “我”白纤纤语结,实在是一对上他这张好看的哪怕是只说话都觉得他是在撩她的俊颜,她就脑子里一片空白,只会傻呆呆

    的看着他了。

    “嗯,就这两天就好了。”

    “轰”的一下,白纤纤的脸发烧了。

    他告诉她这两天就好了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是以为她发呆是在想那档子事情?

    她才没有那么的欲求不满好不好。

    “我没想那事。”下意识的,白纤纤一不留神,脱口而出了。

    “没想什么事?”厉凌烨微微眯眸,一张俊颜就放大在白纤纤的眼前。

    呼吸间,都是男人身上的气息,近在咫尺。

    白纤纤唇开,刚想要说话,厉凌烨的唇便覆了上来,“啊”

    一声低叫,被淹没在男人的吻中。

    白纤纤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最后一次深吻了,就让她再享受一次,然后,去销了户口离了婚,再来拿行李,从此,他们之间

    就再也没有瓜葛了。

    想到这里,她心口一恸,竟是说不出来的伤感。

    眼睛,也悄然间潮润了起来。

    “妈咪,爹地,我换好了,可以出发了。”忽而,厉凌宁推开了门。

    白纤纤倏的挣开厉凌烨,囧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我我啥也没看见,爹地继续。”小家伙一看到门侧拥在一起的两个人,立码转身,甚至还体贴的为两个大人带上了门。

    白纤纤低下了脑袋,“走吧。”

    再呆下去,她快要疯了。

    儿子一定以为她和厉凌烨两个继续在在接吻呢。

    “好。”厉凌烨嗓音微哑,打开门,牵起她的手走了出去。

    门外,厉晓宁正靠在走廊的墙壁上,好奇的看着这门的方向呢,仿佛对刚刚的画面意犹未尽,正在回味似的。

    “走了。”厉凌烨响响的吹了一个口哨,然后,厉晓宁就跟在了她和厉凌烨的身后,宛然一个小跟班。

    小家伙也是一身烟灰色的休闲服。跟厉凌烨的还是同一款,于是,哪怕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着,也能知道那是亲子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