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3章 心口剧恸

作者:厉凌烨白纤纤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弱水三千四叔我不敢了逍遥梦路叶心白陆爵风半步轻尘携相思超强狂暴盗贼这个大神开外挂不可名状的日记簿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萌宝天降爹地快来宠白纤纤最新章节!

    收拾好了,洛风也到了。

    白纤纤正愁厉凌烨要怎么回去呢,他下床了。

    “过来,帮我穿衣服。”

    白纤纤拿起洛风放在床上的风衣,很长很大很宽松,厉凌烨穿上刚刚好,全遮挡了他身上的异样。

    一点也看不出来他胸口还缠着厚厚的纱布呢。

    “扶着我,走。”

    “哦。”白纤纤小心翼翼的扶上厉凌烨,搀着他走出去。

    原本还有点小担心,可是走着走着,她发现厉凌烨的脚步比她还快。

    看来,是她多虑了,这男人真不是人。

    手术第三天就能随意走动就能出院了。

    宽敞的房车,一张床,她扶着厉凌烨躺上去,放好了他的腿,这才长松了一口气,还是有些小担心。

    洛风启动了车子,厉凌烨闭上了眼睛,象是在闭目养神。

    她就很想问,他出院,他父母和老爷子一个都不来接他吗?

    就算洛风很贴心,可毕竟不姓厉,不是他的家人。

    可这话一直憋到了别墅,她也没好意思问出来。

    她都已经快要不是厉家人了,问了也没意思。

    她也没有资格管他的家事。

    厉凌烨被送进了卧室。

    简嫂进来了,他们两个人的饭菜早都煮好了,就等着一回来就开饭。

    简嫂人才出去,厉先生就脸不红心不跳的道:“你喂我。”

    “呃,你连医院都能出了,根本没什么事了,自己吃。”

    “下次不用你喂,就这一次。”

    她听着他略略带点沙哑的声音,到底是心软了。

    或者,这可能是她最后一次喂他吧。

    拿过了他的饭菜,慢慢的喂着他。

    这画面,她只能看到厉凌烨看不到自己,却还是觉得无比的美好。

    厉凌烨,他知道不知道她是有多爱他。

    可他就要跟她离婚了。

    这一次,厉凌烨吃得还算快,吃完了就指着她的那一份道:“你吃,吃完了上课。”

    “上课?”白纤纤一愣。

    “对,说好了教你金融的课程,就从今天开始。”

    “我不想学。”

    “不想学也要学,我讲的不是金融知识。”

    “那是什么?”就这样,只是三两句话,厉凌烨就挑起了她所有的好奇心。

    “怎么学金融的课。”

    “原来,你是想我自学?”知道了怎么学习,自然就是自学了吧。

    “对,看书就好了,领会不了就来问我,这样才能事半功倍,也不浪费别人的时间。”

    “呃,谁要你教了,谁要浪费你的时间了。”白纤纤撇了撇唇,不想学。

    “我。”不想,厉凌烨语不惊人死不休的给了这么一个答案。

    他说是他想教她,他说是他想浪费他自己的时间。

    他乐意,她管不着。

    厉凌烨的世界,她真的不懂。

    正吃着饭,洛风来了。

    一大摞的书,一眼扫过去,真的都是金融类的书。

    都说隔行如隔山,她学的不是这一行呀。

    但现在,不想学也不行了。

    至少,在离开厉凌烨之前,他要教,她就好好的跟他学习一下。

    否则,岂不是浪费了他这个现成的万能的老师了。

    能让厉先生亲自教她,这可能是无数女人想要的。

    没想到就砸到了她的头上,这是老天爷的赏赐,她应该感恩戴德才对。

    连着两天,厉凌烨都在卧室里,每天有医生和护士过来检查然后输液,其他的时间,或者是他教她或者是她看书他看电脑。

    卧室里的氛围满满的都是读书的气氛,不读就觉得浪费了光阴。

    晚上,她照例还是趴着床边睡,结果第二天一早醒来,绝对是在厉凌烨的怀里。

    第二天晚上的时候,她洗了澡干脆就上床睡了。

    反正,都是一样的结果,何必矫情呢。

    上床,盖上被子,她一点也不知道身后的男人唇角勾起的那抹迷死人不偿命的弧度。

    只是再醒来,眼前再也不是安静的卧室,一支软软的羽毛刷在她的鼻尖上。

    是厉晓宁。

    “妈咪,快起来了,爹地要去做复健,我太小,照顾不了他,你来照顾他。”

    白纤纤一拍脑门,瞧瞧,她居然把宁宁给忘记了,昨晚就是周末了,“昨晚谁接的你?”

    “太爷爷,他说妈咪要照顾爹地,让我今天一早过来,结果发现,妈咪根本没照顾爹地,爹地都醒了,妈咪还在睡懒觉。”厉凌

    宁白了她一眼,一付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白纤纤抚额,怎么就有一种感觉,厉凌宁是她的家长了呢,瞧他那付对她相当无语的样子。

    可她也不想,一沾上枕头,就睡沉了,睡得死死的,什么也不知道。

    厉凌烨什么时候醒来什么时候起的床,她一点也没有感觉到。

    “你爹地人呢?”白纤纤下意识的问出来。

    可问完了,就觉得自己错了。

    现在还让宁宁误以为厉凌烨是他爹地呢。

    那等厉凌烨把她和厉晓宁销户口的时候,孩子一定是要多伤心就有多伤心。

    看着儿子,白纤纤欲言又止。

    想说,又舍不得打击厉晓宁。

    可是不说,早晚都要说呀。

    厉凌烨,她真的不该给她丢一道这么大的难题。

    很难解好不好?

    越想,越是愁人。

    越想,越心疼厉凌宁。

    “健身室。”

    “好吧,等我五分钟,我们一起过去。”一听到厉凌烨在健身室,白纤纤就恨不得一下子冲过去。

    他的伤还没好利落吧,这样早就做健身,是不是有点揠苗助长了?

    门开,白纤纤发现自己再一次的多虑了。

    厉凌烨只是在活动腿部,至于上半身,一直保持不动的姿态。

    好吧,不是他蠢,是她过份担心了。

    爱之深才担心之切。

    只是,穿着背心短裤的男人,看起来特别的性感。

    尤其是在清晨这样的节点上,她看着他还没来得及刮下的短短的胡渣,突然间就觉得厉凌烨大叔起来的样子更有一种颓丧美,

    她居然喜欢,居然听到了心口怦怦的跳动声。

    “健身半个小时,然后去拿户口本和结婚证,我们出去。”不想,她正看着厉凌烨发花痴的时候,男人冷不丁的开口了。

    惹她,心口剧恸。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