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2章 特男人

作者:厉凌烨白纤纤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弱水三千四叔我不敢了逍遥梦路叶心白陆爵风半步轻尘携相思超强狂暴盗贼这个大神开外挂不可名状的日记簿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萌宝天降爹地快来宠白纤纤最新章节!

    “明天呢?”厉凌烨瞧着白纤纤别扭的样子,还是想敲开她的脑壳,让她长长智商。

    “明天也没心情,以后再说吧。”白纤纤别扭的拒绝了,不然,厉凌烨绝对有可能真的让洛风把书送过来,然后教她的。

    想象一下他教她学的画面,白纤纤竟有些失神了。

    一只大手覆在了她的手背上,“第一次见到这么标准的六块腹肌吧。”

    白纤纤恍然回神,这才注意到自己刚刚一直盯着的是厉凌烨的腹部。

    不得不说,这男人是有自恋的资本的。

    平整的小腹没有一丝赘肉,这样看过去,就给人一种力量感混合性感的阳刚味道,看着,特男人。

    手上的手巾轻轻滑过,很快就到了他的身下。

    然后,她囧了。

    不知道要怎么继续下去了。

    “又不是没看过,继续。”

    “我”

    “用都用过了,用的时候都没有怎么样,这个时候你再怎样,是不是矫情了?还是,你脑子里现在只有歪情?”

    白纤纤收敛心神,眯着眼睛尽量不看主要内容,徐徐擦过的时候,全身都是汗意。

    汗涔涔的湿了半边的衣衫,轻贴在身上,描画出她玲珑的曲线。

    厉凌烨眸色微黯,喉结轻涌,如果不是昨天才出手术室,这会更适合来点饭后运动。

    终于擦完了,白纤纤连脚趾都红透了。

    重新为厉凌烨拉上裤子收拾妥当,再等医生进来为他重新包扎好了,她这才有时间拿过手机准备刷刷手机熬过这一天。

    只要厉凌烨明天出院了,她就不用陪他了。

    然,她才打开手机,才刷开股市行情的大智慧,就听床上的男人道:“我要吃苹果。”

    “哦,等下。”白纤纤迅速的输入许氏的光远集团的股票代码,还没出来就听厉凌烨道:“说了涨停,一定是涨停。”

    彼时,正好页面打开了,这才上午十点多钟,已经涨停了。

    还是是半个多小时以前涨停的。

    厉凌烨真狠。

    “余情未了。”白纤纤小声的嘟囔了一句,这真的不符合她的预期呀,她以为厉凌烨会将许晴云大卸八块呢,这不止是没有,反

    倒是给涨停了。

    “那是自然,身上留了这么大一个记号,要是直接了了爷岂不是亏了,我厉凌烨从来不做亏本买卖。”

    白纤纤放下手机,拿过洗干净的苹果开始削皮,又有些失神了。

    他说他从来不做亏本的买卖,

    那他与她之间的这场婚姻,激回了夜汐,也就回本了。

    而她,也就成了弃子。

    商人的世界,只认利益,其它都不认。

    白皙的手,很快就把苹果皮变成了一件艺术品,削到最后,都没断。

    这得益于宁宁喜欢。

    宁宁很小的时候,她一削苹果皮,孩子就端个小板凳一边坐着看着,满脸崇拜的小表情,一来二去,她就练就了现在的这个绝

    活。

    去核,切成丁,再叉上小叉子,刚拿起病床上的小餐桌想要摆上去让厉凌烨自己吃,厉凌烨就皱起了眉头,“疼。”

    好吧,她欠了他的了。

    上辈子欠的,所以这辈子要还。

    叉了一个喂他,厉先生一点也不客气的享受着白纤纤的侍候。

    一点也没有别扭的感觉。

    仿佛他就活该这样侍候她似的。

    而算起来,她还真是活该。

    要不是她被许晴云的人抓了,厉凌烨也不会为了找她而受伤。

    吃了一半,他就摆了摆手,“好了。”

    白纤纤放到一边,准备继续刷手机。

    “吃完了再刷,不然苹果氧化变色就不好吃了。”

    不得不说,厉先生还是一个很知道勤俭节约的人。

    白纤纤一边吃一边刷手机,翻了半天,关于她和厉凌烨受伤,关于许晴云的报导一条都没有。

    显然,这是被压下去了。

    她以为,夜汐今天一定会来,老爷子也会来瞧一眼吧。

    还有他那个父亲厉彻。

    可是直到黄昏时,半个人影都未见,一直是她陪着他。

    一会这样,一会那样,他大爷的,他就是折腾她。

    可偏偏就是折腾的她没脾气。

    天黑了,挂了一整天的输夜终于撤了。

    侍候着厉大爷用完了晚饭,厉凌烨睡着了。

    睡着的厉大爷终于不折腾她了。

    白纤纤坐在床前的椅子上,呆呆的看着厉凌烨。

    这一天,是痛并快乐的感觉。

    痛是因为他受了伤,她心疼,同时,也是真的心痛,因为,他要跟她离婚了。

    快乐是因为在离婚前,他们还能有这样的相处。

    虽然是在医院里,可她真的很满足了。

    又犯贱了。

    可是没办法,对上他,她就想犯贱,就是爱他,啊啊啊

    真想嘶吼一声发泄一下,可是嗅着男人轻轻浅浅的呼吸,她哪里舍得。

    又是趴在床边上,白纤纤睡着了。

    只是醒来,身下是软软的床褥,身上是软软的被子,一条手臂圈在胸前,她迷糊的睁开眼睛,才发现自己是在厉凌烨的病床上

    ,激棂一下坐了起来,“我怎么睡到床到的?有没有碰到你的伤口?”

    “没有,跟猪似的睡的死死的,动都不动一下,就想是想碰也没机会。”厉凌烨白了她一眼,“睡醒了就起来干活。”

    呃,白纤纤磨牙,狠瞪了厉凌烨一眼,跳下了床,“干什么?”

    “收拾东西,出院了。”

    “真的出院了?”白纤纤的目光筛落到厉凌烨的胸口,她可是一点都没忘记,昨天医生给他换药包扎的时候,还很严重呢。

    “嗯,现在已经有点痒了,要开始结痂了。”

    “真的吗?”白纤纤还是不相信。

    “你以为我是你吗,这点伤,小意思。”

    好吧,她这个体育考试从来都不达标的人真的比不上他的体质,认命的开始收拾东西,白纤纤的动作很慢很慢。

    等他回了家,找到了户口本和结婚证,就要带她去民政局和公安局了吧。

    去民政局是离婚,去公安局是把她和厉晓宁移出他的户口本。

    一想到这个,白纤纤的动作越发的慢了。

    早知现在,他当初真不该给宁宁的姓氏改了,结果,孩子可能要白高兴一场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