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1章 谁都不服就服他

作者:厉凌烨白纤纤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弱水三千四叔我不敢了逍遥梦路叶心白陆爵风半步轻尘携相思超强狂暴盗贼这个大神开外挂不可名状的日记簿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萌宝天降爹地快来宠白纤纤最新章节!

    “怎么,想给我报仇?”不想,厉凌烨居然一说就准。

    白纤纤囧了,也不好意思了,说什么也不能承认自己刚刚的想法,“随便问问罢了,说不说随你。”

    她别扭的样子惹得厉凌烨唇角微勾,笑了起来,“其实也没什么不能说的,只不过真说了的话,可能要让你失望了。”

    白纤纤的手停了下来,“是你家人?”她能想到的就是这个答案,是他的家人伤了他,她才没有办法帮他报仇。

    毕竟,家人终究是家人。

    “不是。”不想,厉凌烨立刻就否定了。

    “那是”白纤纤已经被厉凌烨给挑起了所有的好奇心。

    她就想知道是什么人伤了厉凌烨。

    象他这样身份尊贵的人,又有几个人能伤得了他呢。

    那伤了他的人,一定很厉害。

    “已经被我亲手杀了。”忽而,厉凌烨开口,声音低哑的说到,眼看着白纤纤还呆怔在那,他继续道:“是不是吓到你了?”

    白纤纤回神,抬头看厉凌烨,又被他好看的容颜给吸引了,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没有。”

    “女人听到男人杀人,第一时间不是都应该害怕的吗?”厉凌烨倒是没想到她居然是不怕的。

    “呵,在你说这个之前,我已经有免疫力了。”她才见过许晴云的人被他的人杀了,当时的场景,其实她想的最多的是他不要死

    ,其余的人,哪怕是倒在血泊里都跟她无关,她也不在意,她在意的,只有厉凌烨一个。

    厉凌烨心中豁然开朗,“就见一次,就不怕了?”

    “嗯,不怕了。”因为有他在,她真的不怕。

    至于以后没有他的日子,到时候再说。

    总能撑过去的。

    她就告诉自己,这世上缺了谁地球都一样转。

    所以,她的人生缺了谁,她都还可以自由的呼吸。

    从前没有嫁给厉凌烨的时候,她和宁宁也一样过得很好。

    只是,真要离婚了,厉晓宁的姓氏又要改回姓白了。

    如果厉凌烨同意不改多好,这样厉晓宁就算是认祖归宗了。

    谁让他是厉凌轩的儿子呢。

    忽而就想到了许晴云,也不知现在什么下场了,“许氏的股票,今天一定跌停了吧?”不等厉凌烨开口,白纤纤就悄然的转移了

    话题,不想让他知道她是有多在意他。

    这样,离开的时候才能够有尊严的离开。

    结婚的时候,是他求着她结的。

    离婚的时候,他们就好聚好散吧。

    也算是为人生中的两个多月的婚姻做一个不算完美但至少不会两两相恨的总结吧。

    “你猜?”厉凌烨感受着她的小手在他身上的移动,很享受。

    第一次觉得,受个伤也挺好的。

    居然能骗到白纤纤这样的服侍,他很满意。

    “跌停。”白纤纤想了想,一定是跌停吧,因为,厉凌烨这人最不受的就是别人的威胁,更何况,许晴云现在已经威胁不到他了。

    此时要不是两手湿湿的,她绝对拿出手机上网查一下。

    这个点,股市早就开盘了。

    “错。”

    “涨停了?”白纤纤不相信的又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嗯。”厉凌烨很笃定的承认了。

    “哦。”白纤纤就应了一个字,就没再说什么了。

    他的世界,哪怕她一心一意的要融入进去,可还是常常看不懂。

    如今,就算是她想融进去,也不可能了。

    离了婚,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你不高兴?”厉凌烨观察着小妻子的反应,越看越觉得她这是在不高兴。

    不高兴才正常,高兴就是装的。

    而他想要的是一个真真实实的小妻子。

    “没有,你投了十个亿进去,就操纵了几百个亿的许氏,厉凌烨,我常常在猜你是怎么操作的,要是可以,我都想重新选修我的

    研究生专业了,我应该去学金融。”

    一直好奇着,只是那些厉凌烨就算是对她讲了,她也不懂。

    完全的门外汉。

    “现在也不晚,可以双修的,就算是做做旁听生也好,不需要拿什么学历,只要懂得就好。”厉凌烨提议的说到。

    白纤纤想想自己离婚以后的时间,根本不可能双修两门课程的。

    到时候hsc的翻译工作肯定要丢了的,她不可能再去厉凌烨的公司了,因为那样两个人见面太尴尬。

    然后,失去那份翻译工作的她,一方面要修两个专业,一方面还要照顾宁宁,同时,还要继续做其它的翻译工作打不同的零工

    ,否则,她和宁宁怎么生存下去。

    这世上,有什么别有病,没什么别没钱。

    没钱,寸步难行。

    所以,离婚后的她最大的任务就是赚钱。

    “没有那个时间,算了。”

    厉凌烨望着白纤纤落寞的表情,低低一笑,“到时候再说,说不定你就修了呢。”

    “那你教我呀,你要是教我,我就修。”白纤纤也笑了,纯粹是开玩笑的。

    不想,厉凌烨认真了,“可以。”

    “轰”的一下,白纤纤只觉得大脑里轰轰作响了,“我我开玩笑的。”

    “我没有开玩笑,不如,就从今天开始吧。”他的小妻子,是该学学金融,做他厉凌烨的妻子,就要什么都懂一些,这样才能做

    他的贤内助。

    “什么?”白纤纤瞪向了厉凌烨,“你这是在住院,还是想过当老师的瘾?”

    “当然是后者,前者是被逼迫的,嗯,今天住一天,明天出院。”

    “”白纤纤回想他昨天手术用时的时间,虽然用了很长的时间,可怎么就还是觉得厉凌烨那不是大手术,而就是胸口上划了

    一条口子罢了,真的没什么的。

    这男人,都不在意的感觉。

    她真是服了。

    谁都不服,就服他。

    “我打个电话,让洛风送书过来,书到了,就开始。”

    白纤纤又瞪了他一眼,要不要这样雷厉风行呀,“不用,等你出院在说,我现在没有心情。”

    她把‘没有心情’这四个字音咬得很重,就是要打消厉凌烨要教她的心思。

    都要离婚了,再也不用拉近关系了吧。

    所以,她真的不需要。

    不需要学了几天,他就因为离婚而再不能教她了。

    那还不如不学。

    瞧瞧,只是擦一个身,竟是扯出这么多的话题这么多的事情,心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