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0章 凑成一个好字

作者:厉凌烨白纤纤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弱水三千四叔我不敢了逍遥梦路叶心白陆爵风半步轻尘携相思超强狂暴盗贼这个大神开外挂不可名状的日记簿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萌宝天降爹地快来宠白纤纤最新章节!

    白纤纤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

    她想要一个厉凌烨的孩子,又不想要厉凌烨的孩子。

    心底里两道声音交错的绞在一起,一忽这个上升了,一忽那个又上升了。

    最终,化成两道目光紧张的落向了纸杯

    五分钟后。

    洗手间的门开了。

    一股微风至,也惊醒了正发呆的白纤纤,倏然转身,就见厉凌烨居然下床了。

    “你你的伤”白纤纤一下子冲过去,就要把他扶回到病床上,他不要命了吗?

    那一枪虽然没有打中心脏,但是那么大的手术,哪怕他的身体条件再好,底子再强,也禁不起手术第二天就下病床吧。

    “我伤的是胸,又不是腿,走几步路死不了人,结果呢?”等了半天,又喊了半天,可一直在发呆的白纤纤根本不理会他,所以

    ,厉凌烨等不及的直接自己下了床。

    导尿管一早就拔下去了,他醒了,就再也不带那种东西了。

    只是受个伤而已,又没有变成废人。

    “没没有。”白纤纤咬了咬唇,垂下了脑袋瓜,小声的说到。

    “没有吗?”厉凌烨的目光却是无比的犀利,白纤纤每一个小眼神小动作,他都看得清清楚楚。

    从来没有这样迫切的想要知道结果。

    他从前并不怎么喜欢孩子的。

    可是经历了与厉晓宁的相处,他发现原来有个孩子是很不错的选择,有宁宁这个儿子了,就再要一个女儿吧。

    那么,白纤纤的人生也就完美了。

    一子一女,凑成了一个好字,正好。

    “嗯,没有,说不定明天大姨妈就来了。”白纤纤说着就扶起了厉凌烨,“走吧,别扯开了伤口,最后遭罪的是你不是我。”

    厉凌烨瞥了一眼一旁纸篓里丢掉的试孕棒,的确是一条粉色的杠杠。

    刚刚白纤纤进来的时候他就查过了,两条深色杠杠是已经有孕,一深一浅是疑似有孕,一条杠杠是没有怀孕。

    所以,白纤纤这是真的没有怀孕了?

    可她刚刚的眼神

    厉凌烨没有出声,由她扶着走出了卫生间,“我要擦身。”

    反正白纤纤都给他戴上流氓的帽子了,为了不担虚名,他继续要求。

    “好。”这一次,白纤纤答应的很痛快,扶他上了床,就去准备了。

    一盆热水端过来,手巾放进去,拧干,这些她从前对宁宁做过很多次。

    现在,要变成是厉凌烨了。

    明明很简单的事情,但真要去做的时候,居然就有点小心慌。

    毕竟,人的身体如果是在洗澡堂那样的地方看到,绝对稀松平常,在一起的时候看到也没什么,但是在两个人没有处于亢奋的

    状态下,在日常中看到,多少会有些尴尬。

    白纤纤此时就是这样的感觉。

    哪怕是看过了很多次,此刻依然觉得不好意思。

    先擦脸。

    自然也要看厉凌烨的脸。

    这世上,颜控是女人的专利,不止是希望自己漂亮好看,还希望自己嫁一个帅气颜值高的男人。

    而厉凌烨就属于这样一个绝对能满足女人颜控心里的男人。

    轻轻擦拭过厉凌烨的脸,白纤纤看得很专注,仿佛再不看他,以后都没有机会这样近距离的看到厉凌烨了似的。

    那目光,让厉凌烨微微拧眉。

    小女人有心事,还是很严重的心事。

    擦过了脸,继续往下。

    不得不说,厉凌烨不止是颜好,皮肤也好。

    小麦色的肌肤,哪怕是在医院里,也给人一种健康的感觉。

    她开始解他的扣子了。

    只有一件病服的上衣扣子一开,就看到了白色的纱布,一圈又一圈,缠了很厚很厚的一层又一层。

    可就算是那么厚,还是有血意渗了出来。

    不用猜也不用问,一定是因为他刚刚自己下了病床扯开了伤口造成的。

    望着那血色,白纤纤的心里是说不出来的滋味。

    如果不是为了救她,他不会下悬崖,也不会成了许晴云的人的枪靶子,更不会这样的九死一生。

    此刻回想起来,他是在鬼门关里绕了一圈,然后命大的出来了。

    出来了就好,否则,她会是一辈子的歉疚。

    算起来,她真的欠了他好多好多。

    妈妈的那一次,她欠了他一个人情。

    这一次,她自己又欠了他一个人情。

    或者于他来说这不算什么,但是于她来说,这却是天大的事情。

    她欠他的是一条命。

    这是一句谢谢所无法回报的。

    要离婚了,她更加的无以为报。

    “擦过了身,让护士重新为你包扎一下吧。”轻拭着他的身体,每一下都是小心翼翼,生怕弄痛了他。

    知道他有洁癖,就还是先擦身吧,不然,他也难受。

    “好。”白纤纤的目光是追随着厉凌烨的身体,而厉凌烨的目光则一直追随着白纤纤那张小脸。

    她的每一个表情每一个变化还是没有逃过他的眼睛。

    刻意隐藏的那股子伤感的情绪,在她的声音里或者没有体现出来,但是在她微拧的眉头中,却全然的表现了出来。

    她象是在为他的伤而伤感。

    可他不喜欢伤感。

    在他的字典里,从来没有伤感这个词汇。

    “死不了,也不怎么疼,你不用担心。”迟疑了一下,从来不懂得哄女人的厉凌烨还是别扭的哄了一下白纤纤。

    只为,他受不了她心疼时的样子。

    “都流血了,还不疼?”白纤纤可是不相信。

    “嗯,真的不疼,本少皮糙肉厚,这点小伤不算什么,比这更严重的都经历过。”厉凌烨无所谓的说到。

    白纤纤的指尖一顿,他说的没错,他身上大大小小的疤很多道,她早就见识过了,从前一直都没有问,那是因为她觉得他身上

    那些疤莫名的给她一种很man的味道。

    但是经他此刻一说,她才反应过来,那些伤一定是受了很多次的非人的待遇才有的。

    “厉凌烨,你能告诉我你这些伤是怎么来的吗?”因为心疼,她想知道,如果她有能力的话,她一定把弄伤他的那些人全部干掉。

    当这个想法闪过脑海的时候,白纤纤觉得自己要疯了。

    她是连杀条鱼都会手颤脚颤身体颤的人,此一刻居然想要杀人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