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8章 我要擦身

作者:厉凌烨白纤纤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弱水三千四叔我不敢了逍遥梦路叶心白陆爵风半步轻尘携相思超强狂暴盗贼这个大神开外挂不可名状的日记簿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萌宝天降爹地快来宠白纤纤最新章节!

    “不要”白纤纤微挣,还是怕一个用力,拉扯到厉凌烨的伤口。

    手臂与胸可是连着的,一个不小心伤口裂开,她就是第二次的罪魁祸首了。

    厉凌烨一条手臂固定着她继续枕在他的壁弯里,“既然你喜欢这个姿势,那就继续好了。”

    “”白纤纤一脸懵,她什么时候说她喜欢这个姿势了。

    扭头看他干涩的唇,心口疼了疼,她自己饿着没关系,他饿着了渴了,她都心疼。

    说她没出息也好,犯贱也好,她就是心疼。

    微微的侧身,小心翼翼的凑过去,然后闭上眼睛飞快的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然后嗓音哑哑脸蛋红红的道:“现在可以松手了吧?”

    厉凌烨这才缓缓松开,“嗯,简嫂送来的粥很香。”

    白纤纤下了床,腿上的麻痛已经消失了,这才看到床头桌上的食盒,已经不是昨晚她见过的那个了。

    简嫂来过了。

    也是这个时候,才想起厉凌烨身上原本的那些管子也少了一些,看来她没醒的时候,不止是简嫂来过了,医生和护士也都来过

    了。

    那就说明厉凌烨早就醒了。

    只是没有吵醒她罢了。

    甚至于,还不许别人吵醒她。

    她当不知道的赶紧拿过了简嫂送来的食盒,这一次,厉凌烨的是粥,她的是米饭和菜了,还有糖醋排骨,是她最爱吃的。

    不过,她还是收起了自己的那一份,端起了厉凌烨的送到他面前,“自己能吃吗?”她是想喂他的,毕竟,担心他手臂哪一下没

    动对而扯到了伤口,可是一想到他们要离婚了,心里就犯酸,又不想喂了。

    “你觉得我能吗?”厉凌烨白了她一眼,一付爷自己不能吃需要喂的样子。

    这要是换作别人做这样的表情,看着就特别的幼稚别扭,可落在厉凌烨身上的时候,反倒觉得他要是不这样那才别扭呢。

    他随便一个眼神,都好看,都帅到炸裂。

    完了,白纤纤没有办法拒绝他。

    坐到了椅子上,舀了一勺粥喂她,第一次喂除了宁宁以外的人,还是个大人,还是个她喜欢的男人,白纤纤的心底里是说不出

    来的滋味。

    既甜蜜,又心酸。

    甜蜜的是她还能与厉凌烨这样的亲近,心酸的是他们要离婚了。

    等他好了,他们就可以去民政局把离婚的证领了。

    厉凌烨薄唇微开。

    虽然是他自己要白纤纤喂的,可说到底,他这还是第一次享受这样让人喂的待遇。

    说不出来的感觉,居然不讨厌。

    以前也伤过,甚至于有一次比这次还严重,可当醒来,他都是自己吃饭,从来不许人喂他。

    一口粥一口粥的吃下去,胃里终于舒服了些微。

    其实,他早就在白纤纤醒之前的一个小时前醒了。

    早就饿了。

    可还是阻止病房里发出任何的声响,让白纤纤多睡了一会。

    她脸色还是不好。

    看着他的表情,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还是有点小别扭的。

    看来,她还是认定了他要跟她离婚。

    他在说出离婚时,后面又说出来的话,谁也没有告诉她。

    厉凌轩,他就是故意的。

    故意的让她跟他别扭着。

    不过这样也好,也让他认清了她对他的心思,虽然她从来没有真正的说过她爱他,但是,他现在可以确定了,白纤纤是一点也

    不想跟他离婚的。

    否则,也不会听到他说要离婚的时候反应那么强烈了。

    那就意味着她很在意这段婚姻,很在意他们的夫妻关系。

    这样便好。

    反正,他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爱她,她不确定也正常。

    不过,他就奇怪了,为什么旁的女人一看到他就恨不得以身相许的扑上来,但是她呢,从来都是含蓄的,只有他主动了,她才

    会迎合。

    忽而就想起了陆少离,想起了翟玉琛,难道白纤纤是喜欢他们两个那样的?

    似乎,好象,比他年轻了一些。

    是的,陆少离与白纤纤年龄相仿,至于翟玉琛只比白纤纤大了两岁,而他比她整整大了六岁。

    想到白纤纤可能是喜欢更年轻的,厉凌烨的脸色不由得难看了起来。

    两个人,各有心思,只是这心思根本就是南辕北辙,完全不搭呀。

    一盒粥吃完了,白纤纤放下了食盒,拿过湿巾为他擦了擦唇。

    目光自然也是落在厉凌烨的唇上,他的唇形特别的好看,但是很薄。

    都说薄唇的男人最无情,他对其它的女人似乎也真的是特别的无情。

    不对,对她,也算是无情了。

    利用完了,激将着他妈妈回来了,就要跟她离婚。

    一瞬间,心口一恸。

    白纤纤拿起了自己的那一份,走到了旁边陪护床那边的小桌前,打开,准备开吃。

    “离我那么远做什么?怕我吃了你?”厉凌烨看到她小心翼翼的疏离的样子,忍不住的开口。

    仿佛,他给她气受了似的。

    可那真不怪他,她明明没有听完他后面说的话就走开了,怪她。

    “我这鱼的味道有点腥,我怕你不喜欢。”白纤纤瞄了一眼自己食盒里的食物,小小声的也是牵强的说到。

    “我什么时候讨厌鱼的味道了?”厉凌烨反问,如果不是还不能下床,他真的会冲过去敲开白纤纤的脑袋瓜,看看她脑子里到底

    都装了什么。

    白纤纤噤声,端起自己的饭菜就走到了厉凌烨的病床边。

    心底里一直在告诉自己,他是病号,她不跟他一般见识。

    他救了她,她也不跟他一般见识。

    一时间,病房里又安静了下来。

    白纤纤吃饭,厉凌烨就躺在床上看着她吃。

    那目光,让白纤纤吃得很不自在。

    可是真饿呀。

    再加上他醒了也放心了。

    最终,她很没骨气的吃光了所有的食物。

    医生和护士来了,例行查房。

    然后撤下了厉凌烨身上所有的管子。

    果然身体底子好比什么都强,明明伤比她重,可现在看着,两个人差不多了的样子。

    只是,他的伤口深,还不能随意动。

    而她的,因为都是皮外伤,可以行动如常,比他算是幸运多了。

    病房里又静了下来,厉凌烨看着悄无声息的白纤纤,唇开,“没洗澡不舒服,我要擦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