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7章 就是个裱子

作者:厉凌烨白纤纤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弱水三千四叔我不敢了逍遥梦路叶心白陆爵风半步轻尘携相思超强狂暴盗贼这个大神开外挂不可名状的日记簿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萌宝天降爹地快来宠白纤纤最新章节!

    厉凌烨听到了手机里的盲音,急忙再拨回去,可对方已经关机了。

    厉凌烨转首看洛风,洛风无奈的摇了摇头,许晴云只说了一句话就挂断了,一共就几秒钟的时间,实在是没有办法跟踪到许晴

    云所在的位置。

    “厉少,海中的搜索还要继续吗?”洛风迟疑了一下,低声问道。

    因为,许晴云只说要找人轮了白纤纤,但是从头至尾都没有听到白纤纤的声音。

    所以白纤纤是死是活,现在还没有办法给出结论。

    海边已经发现了白纤纤的鞋子,有目击者报警说有人跳海了。

    所以,厉凌烨派了人全城搜找白纤纤。

    海上,陆上,全都在找白纤纤,他不相信白纤纤跳海了。

    白纤纤还有厉晓宁,她不可能因为他提出离婚而自杀的。

    可,在时间走过了一天一夜还没有查到白纤纤下落的这一刻,厉凌烨不淡定了。

    也许白纤纤真的……

    而许晴云,很有可能是利用白纤纤失踪的讯息来要挟他放过许氏的光远集团。

    他是相信许晴云,还是不信呢?

    没有听到白纤纤声音的厉凌烨此时第一次的居然没有了主张。

    事关白纤纤的命,来不得半点玩笑。

    总以为他对她不过是责任,对一个妻子的责任,可当白纤纤真的不见了,他才知道她在他的精神世界里所占据的份量有多重。

    有些人,有些事,一旦成为了习惯,便再难割舍。

    微一沉吟,厉凌烨揉了揉眉心,“继续搜索,海上陆上,全力搜索,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这一句老爷子昨晚说过的话,他终于说出口的时候,心口一阵狂跳。

    白纤纤要是真的死了,那他就是罪魁祸首,他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那明天许氏的股票……”

    “全力收购,涨停。”

    许晴云的话,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反正,现在许氏的股票已经跌到了最低点,这个时候收购也算是抄底。

    “厉少,你去休息一下吧,这里我来守着。”洛风看了一眼已经两天两夜不曾合眼的厉凌烨,白纤纤是第一个让厉凌烨如此费心

    费力的女人。

    “不必,继续搜。”厉凌烨眸光紧盯着电脑屏幕,屏幕上是派出去的搜索队时时发送回来的信息,搜过了哪里,接下来要搜索哪

    里,每一个搜索队都会及时汇报,以避免有的区域没搜过,有的区域重复搜索。

    第一次的有一种无力感,这样的拉网式的搜索,居然到现在都没有任何的信息。

    白纤纤到底是跳海了,还是被许晴云带走了,到现在也没有确定的结论。

    因为,海边的那条路上,白纤纤失踪的时间段里所有所经的车都查过了,还是他亲自去查的,到现在还没有发现一辆可疑的车。

    她就仿佛从人间蒸发了一样,哪怕是他已经掘地三尺了,也没有她的下落。

    天快亮了。

    厉凌烨闭目养神的靠在椅背上,脑子里在飞速的旋转着,或者,他要换一种搜索方式了。

    否则,继续以这样的方式下去,还是没有结果。

    白纤纤目瞪口呆的看着刚刚挂断电话的许晴云,刚刚在许晴云拨通了厉凌烨手机的时候,她就想说话,以通知厉凌烨她被许晴

    云劫走了。

    不管厉凌烨会不会救她,至少,这是一个希望。

    可许晴云身边的打手一下子紧锢住了她的身体,同时也捂住了她的嘴,让她根本没有办法发出声音。

    可,她也没有听到厉凌烨的声音。

    许晴云只说了一句话,就挂断了。

    此时玩转着手里的手机,笑咪咪的走向白纤纤,指尖抬起白纤纤的下颌,“你猜,许氏的股票明天一早是涨停呢,还是继续跌停?”

    “现在几点了?”打手终于松开了捂着白纤纤嘴的手,白纤纤现在关注的就只有时间。

    “三点钟,再过五个小时股市就开盘了,我可是真的期待呢,不过,哪怕厉凌烨真的让许氏的股票涨停了,你也逃脱不了被轮的

    命运。”许晴云说到这里,用力的捏了一下白纤纤的下颌,“我就是要把你变成一个烂货,这样就算你还活着,凌烨也不会要你

    的,哈哈哈,给我轮了她,立刻马上。”

    终于,她松手了。

    却,命令此时正挟持着白纤纤的两个打手轮了白纤纤。

    白纤纤眯起了眼睛,“所以,只要让他们欺负了我,你就会留我一命,对不对?”

    “对,变成烂货的你,凌烨再也不会看你一眼的,到时候你活着就是生不如死,而我想要的你的下场,就是生不如死。”许晴云

    这样的说到。

    不过心底里并不是完全的确定,她还是处于矛盾中,心底里还有另一个声音在催促着她直接杀了白纤纤。

    可她又想要许氏重获新生。

    或者,是她贪心了吧。

    可是她真的不想就此放弃。

    “好,那随便你们,只要让我活下去就好,我还有宁宁,我还不想死。”白纤纤突然间的一用力,就挣开了紧紧钳制她的男人,

    然后,就开始去解身上的衣衫了。

    “白纤纤,怪不得你未婚先孕的就有了私生子了呢,原来是放纵自己的结果,你说,你嫁给厉凌烨之前,是不是与很多男人玩过?你看你那样子,一看就是个裱子,贱人。”许晴云没想到此时的白纤纤居然很开放的开始解衣服了。

    “我就是再贱,凌烨也只要我,不要你。”白纤纤已经解开了上衣的扣子,而且也脱下来了。

    紧接着是拉裤子的拉链。

    房间里,两个男人和许晴云的六只眼睛,此一刻全都在白纤纤拉裤子拉链的手上,男人是等着看拉链拉开后的迷人风光,许晴

    云则是没想到白纤纤会这样的不要脸。

    就这样全都把注意力集中在白纤纤的手上时,白纤纤突然间动了。

    拎着外套,她朝着外间飞奔而去。

    也许是人在遇到危险的时候总会有意想不到的暴发力,她速度快的如同博尔特的百米冲刺的速度,快的惊人。

    等里间外间的人反应过来她跑了的时候,白纤纤已经推开了微敞着的窗户,跳上窗台,纵身跳了下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