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9章 你的就是我的

作者:厉凌烨白纤纤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弱水三千四叔我不敢了逍遥梦路叶心白陆爵风半步轻尘携相思超强狂暴盗贼这个大神开外挂不可名状的日记簿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萌宝天降爹地快来宠白纤纤最新章节!

    费尔班克斯的一个小型机场,十几个小时的飞行,一出了机舱门,厉晓宁就兴奋的又跑又跳的,甚至还翻了几个跟头。

    是的,厚厚的羽绒服也没有挡住他的灵巧。

    “宁宁,上车了。”迈巴赫从机舱里驶了出来,白纤纤招呼厉晓宁上车。

    孩子这才跑过来,自然是乖巧的坐到了后排座椅上,同时在上车前就把白纤纤推到了厉凌烨旁边的副驾上。

    迈巴赫驶出了机场。

    柏油马路上干干净净,可是路两边的雪厚的足有半米多高。

    小家伙虽然从出生到现在每一年都在法国看过雪,但是很少看到这么大的雪。

    “爹地,我想下车玩一会再走,好不好?”到底是孩子,厉晓宁忍不住了。

    厉凌烨看看时间,马上就要天黑了,“五分钟。”

    “好。”厉晓宁立刻推开车门,撒鸭子的就冲进了雪地里。

    然后兴奋的先在雪地里打起了滚。

    滚够了就开始堆雪人,雪很凉,但他却摘了手套在堆,否则,沙子似的雪蓬松的根本不成团。

    白纤纤先是摇下了车窗看着,后来干脆就下了车,也过去帮着宁宁堆雪人。

    小小的一个小雪人,堆好了,在小脸上抠几个窟窿,就有了眼睛鼻子和嘴巴,再捏两个耳朵,就完成了自己的杰作。

    小家伙拿出手机开始拍照,一双手已经冻的通红通红。

    拍完了,低头看看时间,有些恋恋不舍的道:“妈咪,走吧,爹地只给我五分钟,现在都超过了呢。”

    “嗯,走吧,雪人都堆好了,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白纤纤也听出了儿子声音里的失落,忍不住的问到,这与他之前下车时的

    兴奋开心形成了一个极鲜明的对比呢。

    厉晓宁咬了咬唇,声音从口罩后闷闷的发了出来,“这个是我,我还想再堆一个爹地一个妈咪呢。”

    “好冷,走吧,明天再堆也一样的。”白纤纤呵着气,天快黑了,没有太阳的费尔班克斯冷的她牙齿打颤,再不走,就觉得自己

    要冻僵了。

    孩子落寞的转身,然,还没抬腿,就看到了迎面不知何时下车的厉凌烨,“爹地……”

    “既然还没有完成作品,那就继续吧。”厉凌烨隔着厉晓宁的帽子伸手揉了揉他的头。

    “好咧。”厉晓宁先是一愣,随即一张小脸就乐开了花,转身飞奔到那个象征着是他的小雪人的旁边,开始堆起大雪人来了。

    却没有想到,这次不只是他和白纤纤在忙活,又多了一双大手,有了厉凌烨的加入,两个大雪人很快就堆好了,各有一只手牵

    着小雪人的,厉晓宁美美的看着,指着三个雪人道:“这是宁宁,这是爹地,这是妈咪,是我们一家三口。”

    于是,去别墅前的一路上,厉晓宁就一直在摆弄他的小手机。

    里面,是他才拍的照片。

    三个雪人的照片。

    还有,他和爹地和妈咪的照片,好多张好多张,看也看不够。

    白纤纤时不时的瞟一眼后排座位上的儿子,看着他合不拢的小嘴,心里很满足。

    下车了。

    白纤纤望着眼前银妆素裹的别墅微愣,她还以为他们会住到酒店那样商业气息浓厚的地方呢,没想到居然是一个小型的庄园。

    眼前的建筑物,说是别墅可以,说是城堡也可以。

    哥特式的建筑,典雅而又恢宏。

    进去的时候,一室的温暖,与室外至少零下三十几度的温度相比,简直不要太温暖了。

    “先生太太,可以开饭了吗?”说着一口流利法国的女佣迎了上来。

    白纤纤就有一种回到家里的感觉,“洗个手就可以开饭了。”

    于是,女佣开始上餐,等白纤纤牵着儿子的手走出来的时候,晚餐已经摆好了。

    西式的晚餐,但是很丰盛,牛排还有意粉和披萨,沙拉的食材也很丰富,还有她和宁宁爱吃的水果,白纤纤搓着手坐到餐椅上

    ,想起外面的冷,忍不住的感叹道:“厉凌烨,明天我就窝在这里了,你带着宁宁出去滑雪,好不好?”

    “不好。”厉凌烨想都没想,直接否决,“你要是不去,那我和宁宁也一起留在这里。”

    “妈咪,去嘛去嘛,有爹地教你,你一定能学会的。”厉晓宁热烈的摇着白纤纤的手臂,生怕她不去,厉凌烨就真的不带他去了。

    白纤纤望着儿子紧张的小模样,忍不住的心软,“我去也就是远远的看着你们,多冷呀。”这种地方,要是傻站在室外不运动,

    就只有冻僵的份。

    “那就一起学。”一旁,厉凌烨突然开口。

    “我……我学不来的。”白纤纤一想起滑雪,就身体发颤,害怕了起来。

    厉晓宁一歪小身板,就在厉凌烨的耳边道:“以前妈咪带我去了一次滑雪场,结果摔倒了,以后就再也没去过了。”

    厉凌烨抬头看白纤纤,从鼻腔里发出一声闷哼,“蠢。”

    “厉凌烨,你说什么呢?”白纤纤就觉得这男人是在说自己,可偏偏,她没听清楚他说了什么。

    “没什么。”厉凌烨勾唇浅笑,开始切割牛排了。

    厉晓宁也跟着有样学样,在法国住了几年的小东西,对切牛排也是轻车熟路的,倒是显得白纤纤有些笨拙了,父子两个一边切

    一边吃,已经连吃了好几块了,她这边才只切好了一块吃了一块。

    抬头看厉凌烨和厉晓宁,心底里一阵哀怨,对于这个,她就特别的笨。

    一只大掌突然间伸过来,就端走了她面前的盘子。

    “喂,那是我的牛排。”白纤纤下意识的要抢回来。

    “你的难道不是我的?”

    “……”白纤纤语结,下意识的吞咽了一口口水,以前在法国的时候,早就吃腻了牛排,但是这两个多月来都没怎么吃西餐,再

    加上这里的厨娘手艺不错,才入口的那块牛排味道真的好的没的挑。

    眼看着厉凌烨是在切割一整块的牛排,她才反应过来,他是在替她切呢。

    小嘴一抿,已经甜甜的笑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