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2章 就是一只纸老虎

作者:厉凌烨白纤纤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弱水三千四叔我不敢了逍遥梦路叶心白陆爵风半步轻尘携相思超强狂暴盗贼这个大神开外挂不可名状的日记簿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萌宝天降爹地快来宠白纤纤最新章节!

    “以后不许随随便便喝酒。”厉凌烨指尖点在印着熊大熊二的卡通茶几上面,再一次的冷声训斥白纤纤。

    同时,脑海里走马灯一样闪过的全都是白纤纤昨晚喝醉时的样子。

    媚的如一滩水。

    一声声的老公到底让他失了控。

    好在一早检查,她虽然有些红肿,但并没有如上一次那般的受伤。

    “好好好,以后老公不许我喝,我一定不喝。”白纤纤发觉只要她喊一声“老公”,厉凌烨说话的声音就会柔上一分。

    白纤纤觉得这个发现很不错,以后再有求于厉凌烨的时候,只要一直喊老公就妥贴了。

    “我没那个闲功夫管你要不要喝酒,自己管自己。”

    “好吧,我一定管住自己,再也不喝酒了。”白纤纤说着起身,就坐到了厉凌烨的单人沙发的扶手上,身子娇软的往厉凌烨身上

    一靠。

    厉凌烨人在这呢,都说夫妻吵架床头吵床尾和,昨晚上她喝醉了做什么都不算,现在才是最重要的时刻。

    “起开。”厉凌烨冷冷的。

    可再冷那嗓音也是磁性的能使人怀孕的声音。

    白纤纤才不管他的声音有多冷呢,这男人明明就是一个外冷内热的主,她要是被他这一喝就吓得后退了,那她也不算是他的真

    爱粉了。

    身子一扭,白纤纤不止是没起开,反而整个人都倒到了厉凌烨的怀里,两手顺势一搂,整个人就都挂在厉凌烨的脖子上了,“老

    公,我错了,我向你认错,好不好?”

    她带着笑,温温柔柔的看厉凌烨,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她就不信厉凌烨还敢打她不成。

    反正,她就赖上他了。

    她那么爱他,要是就此放过他,那岂不是傻子了。

    她白纤纤才不干傻事。

    “不好。”厉凌烨低喝一声,大掌就去捉白纤纤的手,要掰开她的手了。

    白纤纤心里一慌,要是真被他掰开,那他就此走开,他们两个以后要是再在一起,谁先给谁台阶下呢?

    她此刻已经完全低姿态了。

    再低,就低到尘埃里去了。

    虽然是她的错,可是低到这个地步足够了。

    这一刻,绝对不能放过厉凌烨。

    趁着厉凌烨还没掰开她的手,白纤纤一仰头就吻上了厉凌烨,“老公,我爱你。”

    昨晚上,好象最让厉凌烨失控的就是她的这一句表白了。

    为了求得厉凌烨的原谅,白纤纤此一刻豁出去了。

    虽然这一刻的表白很容易让厉凌烨误以为她是为了求他原谅她才说的,但是只要结果是他真的原谅她了就好。

    他信不信无所谓。

    她更想他不信。

    信五分,不信五分,是最完美的结果。

    还是那样的想法,要是被他知道她爱惨了他,那她这辈子就注定要被他吃的死死的了。

    不想了,不想了,什么都顺其自然好了。

    软软的唇,就这样的触到了厉凌烨的唇上。

    那一声老公我爱你,就在他的耳中一直一直的萦绕着,厉凌烨想要推开白纤纤,可是嫩白的两只手一直的紧搂着他的脖子,怎

    么也不肯松开。

    就是赖在他身上了。

    低低的一声叹息,淹没在白纤纤热情的吻中。

    不过,热情的只有白纤纤,厉凌烨始终没怎么回应,只是没有推开白纤纤罢了。

    心底里敲起了鼓,白纤纤一边吻着一边脑袋瓜飞转。

    忽而,她身子一瘫,头就枕到了厉凌烨的臂弯里,同时,仿佛下意识的低‘嘶’了一声。

    “怎么了?”厉凌烨眸色掠过白纤纤嫣红的脸颊,沉声问到。

    那淡清清的表情还是不冷不热,仿佛只是例行公事般的询问一下。

    “没……没什么。”白纤纤抿了一下唇,就要从厉凌烨身上起开。

    这一次,不是厉凌烨让她起开了,而是她主动要起开了。

    然,只动了一下,就再度低‘嘶’了一声。

    “疼?”厉凌烨一直盯着白纤纤的脸,此时终于想到什么的问出来。

    “不……不疼,没事。”白纤纤的脸更红了,要是让厉凌烨知道她是在装腔作势,他会不会撕了她?

    虽然有点肿涨的感觉,但是并不疼。

    她连续两次的低嘶声,就是要勾着厉凌烨,她这样,可都是他昨晚上的杰作。

    就是要让他内疚些,这男人才能就此放过她。

    否则,这男人绝对拉不下脸面。

    厉凌烨长身玉立,起身就打横抱起了白纤纤,大步的走到了儿童床前,直接就把她丢在了上面。

    “你……你要干吗?”白纤纤的脸已经红成了胭脂。

    “上药。”

    “不要,这是宁宁的房间。”

    “他在外面。”厉凌烨什么也不管的就开始行动了,白纤纤现在终于能接受他,这是很不容易的事情,要不是心理医生的开解,

    她到现在都怕他。

    没想到昨晚上又弄伤了她。

    这必须要赶紧补救,否则,只怕白纤纤又会有心理疾病了。

    再来一次,他不知道是要怨自己,还是怨白纤纤了。

    昨晚上要不是白纤纤一声声的老公,要不是他们两个都喝了很多酒,他真的不会失控。

    拉链轻开,白纤纤听到了自己怦怦怦的心跳声。

    当男人骨节分明的手中出现一个小瓷瓶的时候,白纤纤就知道这男人是随身携带了。

    小嘴微抿,抿开了一抹弧度。

    要不是强忍着,她一定会笑出来的。

    厉凌烨,就是一只纸老虎。

    不过她给厉凌烨定的这个标签绝对不能让他知道,否则,这男人会砍了她的。

    轻轻的闭上了眼睛,白纤纤什么也不想了。

    什么也不想去想。

    所有的心结,在这一刻已经尘埃落定。

    不管厉凌烨对她做什么,她都是甘之如饴。

    “嘭”的一声闷响,声音不大,却足以惊醒床上的白纤纤和厉凌烨,头微侧,正好看到推开了门站在门前一脸小懵的厉晓宁。

    孩子先是愣了一下,随即两只小手齐刷刷的捂上了眼睛,“爹地妈咪,我什么也没看见,我下楼去玩了。”说着,就开始后退,

    再后退。

    可那指间的缝隙,哪怕是隔的老远,白纤纤都感觉到了。

    厉晓宁,就是一个小坏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