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60章 醉透了

作者:厉凌烨白纤纤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弱水三千四叔我不敢了逍遥梦路叶心白陆爵风半步轻尘携相思超强狂暴盗贼这个大神开外挂不可名状的日记簿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萌宝天降爹地快来宠白纤纤最新章节!

    “老公,我爱你。”喃喃自语的声音,一字一字,一遍一遍,着了魔似的钻进厉凌烨的耳鼓。

    虽然因为小嘴的深入再深入而含糊不清,可落在厉凌烨的耳中,却特别的清晰。

    白纤纤从来不说爱他。

    从来都没有。

    都说酒后吐真言,她这话应该是真的吧。

    原本冷冽的眼神,全都因这一句而寸寸龟裂,转而换成了从前在白纤纤面前时的样子。

    白纤纤虽然两手紧搂着厉凌烨的脖子,两条腿紧环在他的腰上,嘴对上了他的嘴,可是厉凌烨从渐渐僵硬到徐徐放松下来的身

    子,她却明显的感受到了。

    成功了。

    原来,厉凌烨喜欢听这一句。

    反正她喝了酒,就当是喝醉了胡言乱语,说多少遍都没关系。

    真正清醒的时候,绝对不能说。

    男人这种生物,他要是知道你爱上了他,还爱惨了他,绝对不会象从前那样的珍惜了。

    得不到的才是好的。

    所以,趁着喝‘醉’了,使劲说,说个痛快。

    白纤纤不知道自己说了多少遍的‘老公,我爱你’,这一次,绝对是发自内心的呼唤,也终于可以做一次本真的自己,想说就说了。

    忽而,就很感谢那一杯杯的XO。

    可酒这种东西,白纤纤初时还没彻底的醉透的时候还能掌控。

    渐渐的,酒的后劲上来了,她真的醉了。

    醉透了。

    恍恍惚惚中,厉凌烨抱着她离开了包厢。

    恍恍惚惚中,厉凌烨抱着她进了电梯。

    然后,她就被厉凌烨丢在了他专属房间的床上。

    白纤纤象是睡着了。

    又象是清醒的。

    酒精麻痹着神经,整个人都是轻飘飘的,如同踩在云端一样。

    “老公,我有九条命的,以后我乖乖的听话,绝对不关手机了,你让回家就回家。”

    “老公,我真的爱你,你知道吗,我爱你爱了很多年很多年了。”

    “老公,要是宁宁是你的孩子就好了,那孩子一直都渴望有个爹地,有个爱他的爹地,唉,都是我的错,是我的错。”

    “老公,你答应我再给宁宁生一个小妹妹的,你不能食言不理我哟,你要是不理我,我会哭的。”

    “老公,你抱抱我好不好,我最喜欢你抱我的时候了,好象在做梦。”

    ……

    白纤纤醒来,腰酸背痛,一动都动不了了。

    这就是宿醉的后果,要多难受就有多难受。

    头好疼。

    “老公……”许是昨晚上喊的顺口了,还没睁开眼睛就喊了一嗓。

    房间里静悄悄的,无人回应白纤纤。

    白纤纤倏的一下子睁开了眼睛,顿时,所有的意识都回笼了。

    扭头看身边,厉凌烨不在。

    白纤纤忍着酸疼下了床冲进了洗手间,然后就是身子倚在玻璃门上,看着一室的冷清。

    她真傻,洗手间的方向这样静悄悄的,那就证明厉凌烨根本不在里面,可她还是冲了过来。

    这一刻,只剩下失望了。

    厉凌烨不在,他走了。

    床头桌上是一套全新的香奈尔裙装。

    白纤纤换好了衣服拉开了门,才看出去,迎面就露出了一张脸。

    不是厉凌烨,而是顾景御。

    “嗨,早上好。”白纤纤挥手打了一个招呼。

    她根本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进来这间房间的了。

    所以,特别的囧。

    “白纤纤,别忘了你答应我的条件。”顾景御倚在墙壁上,深深的望着她。

    那眼神就给白纤纤一种感觉,这男人有可能在这里守了一夜。

    而目的就是苏可。

    顾景御什么时候居然这么的痴情了呢。

    不过这一刻,她也不敢调侃顾景御,她自己和厉凌烨还是焦头烂额,不知道要怎么办呢,别人的事情,还是别招惹了。

    “咳……”她掩唇低咳了一声,脑子里也转了又转,这才道:“三天之内给你消息。”

    “白纤纤,你要是敢忽悠老子,老子就住到你家去。”

    白纤纤黯然了,他住过去又有什么关系。

    一大早厉凌烨就走了。

    这证明他还是没有原谅她。

    她昨晚上牺牲淑女形象扮丑扮个小酒鬼的样子,还有那一句句的‘老公我爱你’,全都没用。

    厉凌烨还是把她丢在了这里。

    所以,没有厉凌烨的家顾景御爱去就去。

    估计她今天回去了,就要带着宁宁离开了。

    那是厉凌烨的家,她再住下去,脸皮也太厚了。

    此时就觉得很难挽回厉凌烨的心了。

    倒是苏可,也许会有办法,“你放心,我现在很闲,一定帮你搞定。”离开了厉凌烨,又过上了孤儿寡母的生活,她就算是不想

    闲,也要闲着了。

    至少,每天晚上都不用侍候厉凌烨了。

    以前她是怕他碰她,现在,就算她想,厉凌烨都不理她了。

    白纤纤走进了电梯,全身上下全都是酸酸疼疼的,不过一早起来虽然觉得酸涨的难受,但从前伤过的地方,却只觉得一片沁凉。

    好象,上过药的感觉。

    打了车,白纤纤回去了别墅。

    把宁宁一个人丢在别墅里,她这个妈的心也太大了。

    哪怕孩子再自立,可别墅那么大,他醒过来找不到一个大人,一定会害怕的。

    她从前偶有把宁宁放在家里,但那都是白天,这还是第一次大晚上的把孩子一个人留在家里。

    她过份了。

    恨不得计程车长了翅膀,她就能一下子飞到别墅了。

    想打个电话给宁宁,可看看时间才七点多钟,她忽而就私心的想最好宁宁还没有醒过来。

    宁宁不知道她丢他一晚上,她的内疚也就会少些了。

    下子车,进了别墅,哪里都是安安静静的。

    白纤纤悄悄推开了主卧的门。

    昨晚上,宁宁就是睡在这里的。

    可一推之下,那张大床上哪里有宁宁呢。

    “宁宁……”白纤纤转身就冲进了儿童房,还是没有,“宁宁……”

    她大喊,心已经要跳出了嗓子眼,孩子,不会真的出事了吧。

    要是宁宁真有什么三长两短,她会恨死自己的。

    白纤纤冲到了阳台上,一眼扫出去,就见园子里的石子小路上,一大一小两个人影健步而跑,那温馨让她心头突的一酸,就倚

    在栏杆上傻呆呆的看着。

    厉凌烨,她是真的爱死他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