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8章 为他,可生可死

作者:厉凌烨白纤纤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弱水三千四叔我不敢了逍遥梦路叶心白陆爵风半步轻尘携相思超强狂暴盗贼这个大神开外挂不可名状的日记簿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萌宝天降爹地快来宠白纤纤最新章节!

    车窗微开。

    有风拂入。

    白纤纤就坐在风口上。

    夜很深了,可她却了无睡意。

    司机大叔似乎是察觉到了她很着急,趁着夜深马路上车少,此时正风驰电掣的驶往君悦会所。

    知道他在那里就好。

    总比她傻傻的心慌心乱而不知他在哪里强多了。

    白纤纤想到这里,就觉得洛风恶劣的态度也是好的。

    总比不理她不接她电话不告诉她好。

    从别墅到君悦会所,只花了半个小时的时间。

    白纤纤一下了车,就冲向了君悦会所。

    每一次来到这里,她都会下意识的想起五年前的那一晚,洛美娟给她呵了药,凌忠差一点就带走了她,如果不是厉凌烨及时出

    现把她带进了君悦会所,她一辈子就完了,就毁在凌忠的手里了。

    “死丫头,还行,脑子还没秀逗,还知道赶过来,还有救。”白纤纤才到正门前,就被顾景御一把给揪了进去。

    白纤纤看向他身后,并没有厉凌烨,便心虚的道:“他在哪?”

    “包厢里,喝酒呢。”

    “我去看看他。”白纤纤听到厉凌烨在喝酒,抬步就走。

    “站住。”没想到,顾景御叫住了她。

    白纤纤转身,“你要说什么?快说。”她很担心厉凌烨,就凭洛风和顾景御的反应,她就知道厉凌烨这样的喝酒绝对是不同寻常

    的。

    顾景御却不急了,抱着榜子好整以暇的看着白纤纤,“要我说也可以,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苏可?”白纤纤能想到的能帮上顾景御的,除了苏可再无其它了,她自己什么能力自己还是知道的,顾景御是与厉凌烨同类的

    人,这样的男人,几乎就没有他们解决不了的事情吧。

    “你知道就好,我要知道她的下落。”

    白纤纤转身就走,直接不理会顾景御了,“你自己弄丢了自己女人,就自己去找,我自己弄丢了自己男人,我就自己去哄,我不

    需要你帮忙。”

    “呵,那你就去吧,到时候别怪我没事先提醒你,你会死得很惨。”顾景御漫不经心的说到。

    白纤纤心头突突的一跳,猛然想起一件事来,“是不是因为我关手机?”回想之前厉凌烨与她说过的每一句话,似乎,好象,这

    个理由更值得推敲。

    “还行,还没蠢到家,凌烨也算没有白把你娶过门。”

    “到底怎么回事?”知道了症结所在,但是白纤纤还是莫名其妙呀。

    手机关机很正常。

    没电了,坐飞机时,都要关手机。

    但是厉凌烨的反应太不正常了。

    “我的条件。”顾景御抱着榜子继续不疾不徐的与白纤纤讲条件。

    他要是能找到苏可,此刻也不会这么巴着白纤纤了。

    找了很久了,也派出去了很多人,可是那个女人就仿佛从这个世界上彻底的消失了一般,任凭他掘地三尺,也没有音讯。

    再找不到,他要到警察局把苏可列为失踪人员了。

    白纤纤想想,自己也好久没有与苏可联系了,“好,我试试,但是不能是现在,你现在要告诉我厉凌烨到底怎么回事。”

    顾景御眸色微黯,放下了手臂朝着白纤纤走过去,越过她时轻声说道:“青青死了,死之前手机被关机,发现的时候,已经没有

    了呼吸。”

    “谁是青青?”白纤纤眼皮一跳,直觉告诉她,这个叫青青的女人与厉凌烨关系匪浅,所以,她的死才造成了厉凌烨对于手机关

    机的紧张。

    原来,厉凌烨是担心她手机被人关机,是担心她会出事。

    “这个,还是由他自己亲自告诉你吧,你还是先进去看看,他已经喝了三瓶XO了,虽然他不差钱,但是酒精中毒可不是好事…

    …”

    白纤纤冲向了厉凌烨每次来君悦会所时的那间包厢,推门而入的时候,厉凌烨正一个人坐在沙发上,茶几上是一整排的XO,果

    然其中三个酒瓶已经空了。

    厉凌烨安静的坐在那里,手里一支高脚杯,杯里是XO透明的液体,只有微晃的涟漪在彩色霓虹灯光的照射下泛着旖旎的光圈。

    如果不是喝酒,厉凌烨就是一尊雕像。

    哪怕是她进来了,他连眼皮也没抬一下。

    可她知道,他一定知晓有人进来了。

    果然,她才向前走了一步,就听厉凌烨道:“顾景御,你出去,门关上,今晚,不许任何人进来打扰我。”

    其中,也包括她吧。

    好在,她进来了。

    及时的进来了。

    白纤纤没有动,只是静静的看着厉凌烨。

    但是脑子却是在飞速的转动着的。

    如果她出去了,厉凌烨喝死她也不知道。

    但是,在外面等待的时间,更是煎熬。

    那还不如此刻冲上去,任他爱怎么就怎么好了。

    哪怕是他再掐死她,她也认了。

    那个青青当初的死一定是很恐怖的一件事情,所以,才会勾起厉凌烨的一反常态。

    此时的他,一点也不象她记忆里的那个冷静睿智的男人了。

    他固执的沉浸在记忆里的某一个瞬间中不可自拔。

    他就象是一个孩子,此时掉进了万丈的深渊里,需要有人来拉他一把。

    哪怕这个人没什么力气,但是只要能搭把手,借着那一点点微弱的力气,也能把他拉上去。

    因为,在她的认知里,他本身就是一个力气超大的无所不能的人。

    而这个能拉他的人,必须是她。

    因为罪魁祸首是她,因为最不放心他的人也是她。

    他一定不知,他开车冲出别墅的那一刻,她的心是有多疼。

    这个世上,有他担心她是她的福气,可她有多爱他,她深深知道。

    这一瞬间的千回百转,眼里的男人越发的清晰俊朗,白纤纤轻轻迈步过去,转眼就到了厉凌烨的身边。

    坐下。

    男人手里的高脚杯轻轻晃动。

    白纤纤眼睁睁的看着他抬手将那一整杯酒一仰而尽,她没有阻止,而是拿起了另一支高脚杯,注入酒液,疯狂的就往喉间倾倒

    ……

    他一定不知,她为他,可以生可以死,如今只是酒,自是不必迟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