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章 逃不掉了

作者:厉凌烨白纤纤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弱水三千四叔我不敢了逍遥梦路叶心白陆爵风半步轻尘携相思超强狂暴盗贼这个大神开外挂不可名状的日记簿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萌宝天降爹地快来宠白纤纤最新章节!

    苏可惊醒,人在顾景御的身下脸已经红透了,一伸手就要来抢。

    顾景御微微一笑,明明在听到手机铃声被打断的时候,恨不得立刻知道是谁打电话骚扰到了他,然后好狠狠的训斥回去。

    可是当听到白纤纤这可怜的声音时,那里继续停留在苏可的身体里,轻轻一个翻转,长臂就拥住了苏可。

    然后随即摁下了手机的免提键,这才把苏可的手机还给了她。

    指尖点在唇上,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便老神在在的等着听白纤纤要求苏可帮什么忙了。

    顾景御很好奇,相当的好奇。

    白纤纤有厉凌烨那个几乎无所不能的老公,可现在居然来找他家的可可帮忙,这可有意思了。

    他就听听白纤纤要苏可帮什么忙,也好日后拿来揶揄厉凌烨。

    苏可看了一眼顾景御,她很想告诉白纤纤这个时候不方便。

    可要是真说不方便了,白纤纤一定问她为什么不方便。

    那她要怎么回答呢?

    她能说她此时是跟顾景御在一起吗?

    还是一起在床上。

    这个,绝对不能说。

    咬了咬唇,苏可只得道:“纤纤,发生什么事情了?”

    “可可,雪雪生病了,所以我也不好意思打电话找她,这个点打给你会不会打扰到你?”白纤纤小声的也是礼貌的问到。

    毕竟,这个时间点真的是大晚上的了。

    苏可瞄向了顾景御,“是有……”

    苏可才想说是有点打扰到她了,顾景御伸手就掐了她的脸蛋一下,苏可一吃疼,只得顺着顾景御道:“不会,还没睡呢,有什么事你就说吧,我这边正洗耳恭听着呢。”

    其实她是想说有人正洗耳偷听呢。

    可是不好说呀。

    说了,顾景御不乐意,白纤纤也会不好意思的。

    “那我就问了,我长话短说,是我一个在学的研究生同学问我的,可是我也不知要怎么回答她,你平时开车,认识的朋友多,说不定能帮我那个同学解惑呢。”

    “好,你说吧。”苏可听到这里,还以为是白纤纤哪个同学遇到了不会处理的鸡毛蒜皮的小事,那她听过了回答了白纤纤也就完了。

    “是这样的,我那个同学说他男朋友需求特别的旺盛,可是她会受不了。

    他男朋友就要求她用其它的方式,这个我也没试过,她就问用手和用嘴会不会很恶心?

    然后,这两种真的可以吗?”

    白纤纤越问越小声。

    其实平时两个女孩子在一起说这些私密的话也是有的,也没什么。

    但是透过电话讨论这些就有种怪怪的感觉。

    苏可本来还听得认真,听到这里,一时间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了。

    只为,顾景御就在身边。

    她觉得她要是说真的可以,稍后顾景御一定会让她照着做。

    可她要是说不可以,白纤纤那同学要是真的拒绝了她的男朋友,那岂不是影响人家小两口之间的感情了。

    明明是很正常的男人女人间的生理问题,这一刻,因着身边有个男人在偷听,苏可不好回答了。

    “咳……”她掩唇低咳了一声,很想起身去洗手间或者阳台继续与白纤纤深谈,可是,顾景御一条手臂还是象钳子一样牢牢的控制着她的身体,根本挣不开。

    苏可正发愁的不知道要怎么回答白纤纤的时候,顾景御的唇凑上了她的耳际,以小的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电话那边的白纤纤绝对听不见的声音道:“告诉她很恶心,绝对不可行。”

    苏可咬唇,可想了想,还是照说吧,她可不想一会挂断了白纤纤的电话,到了顾景御这里就可行了,“纤纤,很恶心的,你告诉你同学千万不要同意她男朋友的请求,还有事吗?没事我要睡觉了。”

    回答完了,苏可急忙的求白纤纤赶紧挂电话,再打下去,她要疯了。

    原来,被一个男人在旁边偷听电话是这样的感觉。

    分分秒秒种都在煎熬的感觉。

    “好的,我一定转告我同学。”白纤纤无力的挂断了电话,无力的靠在墙壁上。

    好久才缓过劲来走到了花洒下,也开始冲洗着自己的身体。

    却是心不在蔫的。

    脑子一直在转着一会出去要怎么面对厉凌烨。

    她洗得很慢很慢,一直在消磨着时间。

    恨不得就让时间一直停留在这一刻,这样她就不用出去面对厉凌烨了。

    平时一点都不觉得快的时间,在这一刻走得特别的快。

    一晃就过去了半个多小时。

    “纤纤,还要多久?我要进去了。”厉凌烨已经连吸了半盒烟了。

    可是白纤纤还在冲凉,他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好了,好了,马上就好了。”白纤纤高声应,可脑子里还是乱糟糟的。

    真怕一出去厉凌烨就会强来。

    那她真的推不开他的。

    她可没他的力气大。

    比力气,她永远都是输给厉凌烨的。

    慢慢腾腾的,磨磨蹭蹭的擦干了身体,穿上睡衣,白纤纤这才不情不愿的推开了玻璃门。

    门外,厉凌烨挺拔的身形就倚在墙壁上,若幽潭般的眸看过来,“怎么这么久?”

    看着她小脸上的水珠,还有发丝上的水珠,嗅着空气里飘散着的沐浴乳的香气,厉凌烨喉结轻涌,只觉得才压下去的渴望又再次抬头了。

    才冲了凉的小女人就象是一颗水灵白菜一样,吃起来一定特别的甜香。

    “洗干净一点吗。”白纤纤随意的说到。

    可说完了就觉得不对劲了。

    要洗那么干净,就有一种要自己把自己献给厉凌烨的感觉。

    想到这里,她一咬唇,急忙的改口,“我就是有……有点害怕。”

    厉凌烨直起了身形,将白纤纤的表情尽收眼底,“乖乖等我,马上就好。”他就相信只要他轻柔些,总没事的。

    白纤纤撒腿就逃,逃到了床上,盖严了被子,目光盯在淋浴室的方向,怎么也移不开了。

    只要那扇门一开,她就逃不掉也躲不掉了。

    怎么办?

    怎么办?

    白纤纤纠结了,她不想让厉凌烨难过,可自己又害怕,要是再这样下去,她是真的要疯透了。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