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 中了他的盅

作者:厉凌烨白纤纤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弱水三千四叔我不敢了逍遥梦路叶心白陆爵风半步轻尘携相思超强狂暴盗贼这个大神开外挂不可名状的日记簿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萌宝天降爹地快来宠白纤纤最新章节!

    手臂的力道很重,仿佛钳子一样的钳住了白纤纤,“是不是真打算按照爷爷的话对我?”

    白纤纤摇头失笑,就觉得老爷子是老小孩,厉凌烨是大孩子,原来男人远不如外表所表现的那么光鲜冷酷,有时候还特别的孩子气。

    “不会。”

    这两个字,语气十分的笃定,不带一丝的迟疑。

    “算你识相。”厉凌烨说着,额头就贴在了白纤纤的发间,轻嗅着她身上的气息,“纤纤,爷爷这样要求你学这学那,辛苦你了。”

    “其实也没什么不好的,多学点东西多充实自己,钱花的是老爷子的,但是最后受益的人却是我,所以我辛苦点也没什么,厉凌烨,要不,你就搬过来住吧。”

    不然,她真难为。

    要是不给他留阳台的门,他就只能在阳台里过夜了。

    可要是给他留阳台的门,老爷子那含沙射影的话让她实在是有些抹不开。

    毕竟,每天与老爷子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所以,还不如让厉凌烨大大方方的过来住呢。

    厉凌烨唇角微勾,脸上终于有笑容了,“心疼爷了?”

    “走开,我忙着呢。”白纤纤懒着理他。

    正好咖啡好了,她倒满了一杯,香气扑鼻,特别的好闻。

    “忙也是忙着侍候爷。”厉凌烨说着,一只手就拿下了她手里的咖啡杯放到了桌子上,随即一弯身打横一抱,就把白纤纤抱到了怀里,大步的走到了床前。

    “厉凌烨,你要干吗?”白纤纤身子一个抖颤,莫名的就怕了起来。

    那是身体本能的自然而然的反应。

    厉凌烨将白纤纤轻轻放在了床上,同时,健硕的身躯也紧跟了上去,单手撑在她的身侧,单手抚上她的脸蛋,“白天不是说了吧,来点实际的奖励。”

    他说着,一张俊颜便贴向了白纤纤的。

    白纤纤小拳头一送,就抵在了两个人的身体之间,“我还……还没冲凉。”

    心很慌,她怕了。

    甚至于他还没开始真正的行动,她的脸色已经白了。

    厉凌烨对上她的眼睛,清澈见底,那清澈中,就是他,“好,我带你一起洗。”

    “不要,厉凌烨,真的不要。”白纤纤慌的不行,一洗之下,厉凌烨一定管不住自己的。

    男人根本都是半身动物,兴致来了,到时候她想挡也挡不住的。

    这个,她上次就深深体会到了,不管她怎么哀求都没用。

    他就是一次又一次的狠狠的折磨着她。

    让她到此刻只要一回想起来,都怕的不行。

    哪怕是真心的想要克服,也克服不了。

    身体都会不由自主的发抖。

    她这样的反应,落在了厉凌烨的眼里,他就明白了,她是在害怕他。

    果然被季逸风的乌鸦嘴给说中了,他以后的性福日子只怕是真的困难了。

    其实算算,还不到季逸风允许他动她的时间。

    只是,他是真的忍不住了。

    才开了荤,那种滋味实在是太美好。

    他看着白纤纤,沙哑的道:“用其它的方式好不好?”

    再也不敢强行的来了,所以,他尽可能放柔声音的哄着白纤纤。

    要是所有的方式都被他搞砸了,他以后哪里还有性福可言。

    白纤纤的脸“轰”的一下从苍白到涨红,眼睑轻垂,再也不敢看厉凌烨了,“不好。”

    此时就觉得最好把嘴巴缝上了才安全吧。

    还有手,就这样的放在身侧也不安全。

    她轻轻的动,轻轻的动,两只手都压在了腰下,再也不敢拿出来了,仿佛一放出来,就被厉凌烨抓住了强行的要去做什么。

    可那一种方试,只肖想象一下,她就浑身都不对了。

    眼看着白纤纤在抗拒着自己,厉凌烨落下了自己的身体,与白纤纤严丝合缝的贴合在一起。

    他们是夫妻了。

    可是大晚上的居然要穿着衣服贴在一起。

    真是见了鬼了。

    他这一落身体,白纤纤才紧闭上的小嘴惊的一下子张开了。

    明显的感觉到了他身体的反应。

    她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办了,无措的看着厉凌烨的一张俊颜,知道他很难受,可她却不知道要怎么帮他。

    她不会,也不敢。

    可也明白男人忍久了似乎也不好。

    但是,她真的做不了什么。

    “厉凌烨,太晚了,你回去别墅吧,那里总空着不好。”

    “难道你想让我夜夜失眠睡不着?”厉凌烨咬牙切齿,真不知道这个小女人是什么意思,自己孩子都生了,对于男人和女人之间的那点事情居然还这样的害羞。

    初时知道的时候他还窃喜,还觉得自己一不留神捡到了一个宝贝,可现在他知道了,那是要命的事情。

    再天天忍着,真的会要命的。

    白纤纤语结了,厉凌烨不舒服,她心里更不舒服。

    他就是她的命。

    她从六岁就爱上的男人,爱了那么多年了,总以为会褪色,可是现在,居然要命的越爱越深。

    她是中了他的盅了。

    她想要帮他的,但是她不会怎么破?

    而这个,她又说不出口来问他要怎么做?

    “厉凌烨,我……我想先冲个凉。”冲凉的功夫她可以好好的想想要怎么帮他。

    她实在见不得他忍的难受的样子。

    厉凌烨等了半天,结果就等来了这一句,叹息了一声,他泄气的一歪身就躺到了床上,目光落在头顶的天花板上,嗓音更哑的道:“去吧,快点洗,否则,我绝对冲进去。”

    “哦,好。”白纤纤弹跳的下了床,找到了一套保守些的睡衣就冲进了淋浴室,直到背脊抵在马赛克的玻璃上,心口还在狂跳。

    她已经是厉凌烨的妻子,可就是抵触他的碰触怎么办?

    手里是她急中生智拿进来的手机,想了又想,她打给了苏可,目前,只有苏可一个人可以帮她了。

    也是除了雪雪以外,她还算信任的一个人。

    虽然她和苏可相识的时间很短,可是苏可待她很热情,拿她当朋友的感觉。

    顾景御的卧室,他正单手撑着身体,低头看着满脸都是自己落下的汗珠的苏可时,床头桌上的手机响了,他随手拿过接了起来。

    “苏可,你帮帮我好不好?”那边,传来了白纤纤可怜兮兮的声音。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