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 夜深人静时

作者:厉凌烨白纤纤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弱水三千四叔我不敢了逍遥梦路叶心白陆爵风半步轻尘携相思超强狂暴盗贼这个大神开外挂不可名状的日记簿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萌宝天降爹地快来宠白纤纤最新章节!

    夜深人静时。

    白纤纤冲了凉,熄了灯,静静的躺在床上盯看着手机屏幕。

    屏幕上的厉凌烨微微浅笑,仿佛正在注视着她。

    指尖轻轻落在屏幕中男子的脸上,白纤纤开始笑话自己了,要是厉凌烨就在眼前,她一定不敢这样肆无忌惮的去摸他的脸。

    就这么傻呆呆的看着,也不知道看了多久了,反正睡不着,她就看着厉凌烨。

    忽而,耳边传了一丝响动。

    白纤纤惊的一下子放下了手机,转头看向阳台的方向。

    心口,骤然的狂跳了起来,很紧张。

    这一瞬间,脑海里全都是那天她见到的那个戴着宽沿帽子袭向她的男人。

    那男人的个子很高,一定是一个经过训练的人。

    白纤纤先是愣了两秒钟,随即就摸到了放在床头桌上的包包。

    然后,就在黑暗中悄然的摸到了她时刻备在身上的防狼喷雾。

    阳台的门开了。

    先是窄窄的一条缝隙。

    可就只那一条缝隙,她的心就提到了嗓子眼。

    缝隙越来越大,有人一下子闪了进来。

    看到那身高,白纤纤才长舒了一口气。

    这是厉凌烨,这不是那个男人。

    因为,两个人的身高差了一截,很好辩认。

    她转身,随手摁下了床头灯。

    骤然亮起的灯让厉凌烨皱了一下眉头,长腿迈到了床前,居高临下的看着白纤纤,“怎么还不睡?已经一点多钟了。”

    “睡不着。”白纤纤是实话实说,一晚上了,翻来覆去的就是看着手机里的厉凌烨,根本没有睡意。

    “我也是,后来想了想,可能是习惯了搂着你睡,干脆也不费劲去睡了,直接过来就是了。”厉凌烨说着,不客气的就开始脱衣服。

    “喂,你……”眼看着厉凌烨已经脱去了上衣,露出精壮的上半身,白纤纤小手捂住了眼睛,“你流氓。”

    “都是夫妻了,难道你还想我去洗手间脱了再进来?那你不是一样都能看到,不是一样的结果吗?”厉凌烨不以为然的把该脱的都脱了,伸手一拉被子,就钻了进去。

    瞬间,白纤纤就被他捞到了怀里,“睡觉。”

    听着他霸道的声音,再感受一下他身上那股子熟悉的气息,白纤纤打了个哈欠,居然很神奇的就困了。

    一刻钟之后,白纤纤如猫一样的窝在厉凌烨的怀里睡着了。

    厉凌烨伸手拿过了白纤纤扣在床头桌上的手机,当看到她手机屏幕上自己的照片时,唇角微开,轻轻放下,闭上眼睛,很快就睡着了。

    果然习惯是要命的东西。

    一旦养成了,再想改就困难了。

    白纤纤很早就醒了。

    闹钟一响,她就会习惯性的坐起来。

    这是因为她之前每天早上都要起床为宁宁煮早餐。

    现在,换成了给老爷子煮早餐。

    难得老爷子爱吃她煮的食物,她也就早上有时间煮,就继续的煮了。

    身边,厉凌烨已经不见了。

    看来,应该是天不亮就走了。

    要不是身侧的位置上还残留着凹陷,要不是还散发着厉凌烨身上的气息,她都觉得昨晚上不过是做了一个梦,厉凌烨从来也没有来过。

    陪着老爷子吃完了早餐,霍叔已经到了,她今天上午去医院照顾方文雪,下午学校有李导的课,也该上课了。

    从老宅到医院,足足开了一个小时。

    没办法,一个在T市的北面,一个在T市的南面,所以,她只能从最北面跑到最南面。

    拎着食盒下了车,这些食物都是她亲自煮的,也都是方文雪爱吃的,但只要一想起方文雪身上的伤,就忍不住的揪疼。

    那得多疼呢。

    可是她的疼却只能白白的受着,而没有办法追究。

    病房前的警察已经撤了。

    推门而入的时候,只剩下了一个看护。

    看到是她,便道:“我见过你,你就是白小姐,是方小姐的闺蜜,对不对?”

    “对。”白纤纤点头,走到了床边,方文雪这才缓缓的睁开了眼睛,虚弱的道:“纤纤,你来了。”

    “有没有感觉好一些?”白纤纤关切的问到,也打开了食盒,准备喂方文雪吃早餐。

    “警察一早上就都撤了,纤纤,你帮我打一下慕夜衍的电话好不好?我打了好几次,可都提示关机,但是夜衍的习惯是二十四小时从来不关手机的。

    这个,我是知道的,我也打过给他试过的。

    是不是出了什么事?警察走得那么快,甚至于都不再追究我捅了风锦沫的那一刀了,是不是夜衍答应了风家什么?

    一定是他妥协了,一定是的。”

    方文雪急急的追问着,问到后面就自言自语了起来。

    白纤纤没想到方文雪一下子就猜到了警察撤离的原因。

    这是慕夜衍的决定。

    他甚至于连方文雪最后一面都未见。

    他想要的,就是警方的撤离,方文雪的自由吧。

    拿他自己的自由,换来了方文雪的自由,他走了。

    “雪雪,等他离了婚,等他自由了,你再与他在一起,那时我不会管,还会劝你们在一起,但是现在,你和他,真的不适合。”白纤纤只能这样劝,来平复方文雪的心情。

    “对哟,他会与那个疯女人离婚的,跟那样一个有着蛇蝎般心肠的女人在一起根本是生不如死,她连她自己的老公自己的女儿都害,她根本不是人。”方文雪低吼着,有些激动。

    可是身上的伤让她根本没办法动。

    被泼了琉酸的地方已经变成了片片的烂肉,挖掉,再等着长出新肉,再植皮。

    那整个过程要很久的。

    而这个长肉的过程,分分秒秒都是煎熬。

    只是想象一下都觉得痛。

    白纤纤安抚的点了点头,“你说的对,风锦沫根本不是人,她就是个疯子,她得了那样的病,早晚会死的,哪怕她不离婚,她也熬不过很久的,雪雪,听我的话,等你可以名正言顺与慕夜衍在一起的时候,我一定亲手为你布置新房,亲手把你交到他的手中。”

    回想见到慕夜衍时的情况,可以感受到那个男人对方文雪的真爱。

    方文雪有他那般,便足矣了。

    说到底,他和慕佳佳都是受害者,也都是最可怜的。

    明明受到了风锦沫的伤害,可一个是风锦沫的老公一个是风锦沫的女儿,怎么也不能去告风锦沫。

    “会吗?会有那么一天吗?”

    “会的,你相信我。”白纤纤轻声的说过,音调有些飘渺,可她觉得一定会有那么一天的,还就在不久的将来。

    风锦沫,哪怕她未曾见到那个疯女人,都有一种感觉,那疯女人活不长的。

    到时候,就是方文雪苦尽甘来的那一天了。

    “你看看我,现在不就是苦尽甘来了吗?从前的你一定想不到我会真的嫁给厉凌烨,真的成为了他的女人,对不对?

    所以,只要你敢想,总有一天,你也会达成自己的所愿的。”

    轻声说过,苦尽甘来的那一天,就是幸福开启的那一刻。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