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 狗粮撒上瘾了

作者:厉凌烨白纤纤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弱水三千四叔我不敢了逍遥梦路叶心白陆爵风半步轻尘携相思超强狂暴盗贼这个大神开外挂不可名状的日记簿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萌宝天降爹地快来宠白纤纤最新章节!

    陌生的女人,没有雍容华贵的穿着,但哪怕就是一身很朴素的西服套装,都给人一种不可忽视的强大气场。

    干练,优雅。

    “您是……”

    女子轻轻一笑,看起来慈祥和蔼,“我是风……”

    “风太太,有什么事跟我说,纤纤的事情,我都可以做主。”可是,女人才开口,白纤纤还没听完女人的自我介绍,就被厉凌烨拉到了身后。

    然后,他颀长的背影就成了她眼前的画幕,正好挡住了那个女人。

    “我是风……”

    “风太太……”

    前面是女人介绍了一半的话语,后面是厉凌烨客套的称呼。

    两个‘风’字,白纤纤便猜出了对方的身份。

    看着厉凌烨的背影,她心中一暖,她明白厉凌烨是担心风锦沫妈妈找她的麻烦。

    可就算是找她的麻烦,她也要代表方文雪跟这个女人周旋下去。

    轻移一步,白纤纤站到了厉凌烨的身侧,两个人并肩而站,有他在身边,她心底很踏实。

    女子看看她,再看看厉凌烨,脸上的笑容渐渐掩去,伤感的道:“如果锦沫和夜衍也能象你们这样恩爱,多好呢,我这个当妈的,也就不至于这么操心这么跟着痛苦了。”

    白纤纤先还以为这个女人是因为警察拦着没办法找上方文雪折腾才找上她的,但看她现在的样子,又不象。

    “阿姨,不如我们去隔壁的咖啡厅一起坐下喝杯咖啡慢慢谈吧。”白纤纤礼貌的建议道。

    不然站在这店里面讲方文雪和慕夜衍的事情,怎么都不妥当。

    万一一个情绪激动吵了起来,她是不嫌丢脸的,但是可不能丢了厉凌烨的脸。

    既然风锦沫妈妈很礼貌,那她也回之以礼貌,她对人,从来都是你敬我一尺,我回你一丈。

    “好,就是不知会不会耽误厉先生的时间?”女子客气的看向厉凌烨,在征求他的意见。

    “我老婆的意见就是我的意见,不过,要等我先结了这两款包的帐再离开。”厉凌烨才挑了两个包,就被这个女人打扰了,要不是看在白纤纤的份上,绝对不理。

    就算是风太太又如何,从政又如何,他厉凌烨从来不惧有权势地位的人。

    倒是T市的市长时不时的找上他,请他多在T市开发一些新项目,带动一下地区经济,也带动一下T市的GDP。

    所以,不管风锦沫的父母是做到哪一个层级的,他只不卑不亢的应对就是。

    白纤纤掐了一下厉凌烨的手背,他这样时不时的撒狗粮她虽然早就习惯了,但是在风锦沫妈妈这里,就有些不好了。

    毕竟,慕夜衍与她的女儿关系不好,这样的狗粮就是对她的刺激。

    可厉凌烨根本不在意,继续道:“要不,再让我挑两个包再离开可以吗?就是要麻烦风太太再多等一会了。”

    白纤纤没想到这男人还得寸进尺了。

    但没想到风太太居然就点了点头,“好,厉先生你慢慢挑,也不差这一点时间的。”

    厉凌烨真的不客气的就去挑了,就把风太太给晾在了一边。

    可是店里人多嘴杂,白纤纤也不能与她讨论什么,只好站在那里干等着厉凌烨。

    还好厉凌烨从来不婆婆妈妈,他买东西跟她这样的人买东西是完全不一样的。

    要是让白纤纤自己买,差不多是把整个商场的包包全都看一遍,然后挑一款物美价廉性价比高的买一个就算不错了。

    但是厉先生买东西,从来不看价钱,他只要他相中的,高端大气上档次的。

    相中了就刷卡,从来不迟疑。

    这就是首富与曾经连温饱都有点困难的人的区别。

    她曾经,每个月都要算计一下自己的花销,然后,赚多少花多少,钱多花多钱少花少,这样过了五年的她,已经习惯了那种生活。

    所以,哪怕是突然间给她金山银山,她也不习惯花了。

    厉凌烨说挑两个就真的又挑了两个,一共四个包,一个直接剪了标签递给了白纤纤,“这个现在就用,与你这身衣服的颜色很搭。”剩下的三个,他拎着袋子率先走在前面,“风太太请。”

    隔壁的咖啡屋,风太太坐在白纤纤和厉凌烨的对面,抿了一口咖啡,才轻声道:“方小姐伤成那样,我也很难过,她能不追究佳佳我也很感激。

    但女儿不管多不好,都是我的女儿。

    我就锦沫一个女儿,所以我想,到了这个田地,就想麻烦白小姐帮我劝劝方小姐,从此断了吧。”

    白纤纤默。

    她自己的母亲就是被小三给斗垮的。

    虽然慕夜衍的家庭情况让他有足够的理由出轨,可是小三就是小三。

    但是,方文雪的伤还不知要多久才能好,想想,她就心疼那个傻女人。

    白纤纤端起了咖啡,一口喝尽,方文雪不争取,她要为她争取,“雪雪的伤很重,我想应该是比你女儿比慕先生的伤都重,你们有没有想过她的伤?”

    她和方文雪都不是有钱人,都是工薪阶层,那么重的伤,也不知道要花多少的钱医治,更不知要植多少次皮。

    其实花多少钱事小,植皮才是最痛苦的事情。

    “你说的,我想夜衍会安排好一切再离开的,他不会不管她的,她的医药费和误工费什么的,夜衍都会一次性的全部打到她的卡里。”

    “那风太太……”白纤纤就好奇这个女人为什么找上她了。

    风太太打开了带来的手拎包,从里面掏出了一张支票,递向了白纤纤,“这是两百万的支票,麻烦请你转给方小姐。”

    “这是什么意思?”白纤纤还是迷糊。

    “夜衍已经与我和我老伴商量过了,过几天他就带着锦沫和佳佳出国,我想,方小姐以后还是不要再联系他了,我这样也是为方小姐好,不然不管怎么说都是好说不好听,你是她的朋友,你说对不对?”

    白纤纤听完,第一感觉是这话没毛病。

    方文雪的确不该再与慕夜衍有来往了,至少在他没离婚之前,绝对不可以有,她赞成。

    可是很快的,她就反应了过来,“雪雪与他断绝往来我没意见,那是一个人的德行写照,所以,这钱我不会替雪雪收下,我还会劝她从此与慕夜衍断得干干净净,但是我觉得风太太这样做,还是亏待了一个人。”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