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 是你盅惑了她

作者:厉凌烨白纤纤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弱水三千四叔我不敢了逍遥梦路叶心白陆爵风半步轻尘携相思超强狂暴盗贼这个大神开外挂不可名状的日记簿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萌宝天降爹地快来宠白纤纤最新章节!

    淡淡的消毒水的味道轻轻飘来,白纤纤好奇的看了进去。

    高级VIP病房,与洛风的病房格局一模一样。

    只是从洛风换了另一个病人。

    “慕夜衍?”一眼看到病床上的男人时,白纤纤就认出了这个人。

    她查过慕夜衍一家三口的照片,虽然是几年前的,但是成年人在几年内的变化并不大,只不过此刻脸色有些灰败罢了。

    慕夜衍示意看护摇起了病床,让他能斜靠在床上面对白纤纤,这才对看护道:“你出去吧。”

    病房里一时间只剩下了厉凌烨和白纤纤,还有慕夜衍。

    白纤纤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慕夜衍,“怎么你也受伤了?”

    原本她还是怪慕夜衍不管方文雪的死活的,现在才知道,慕夜衍是受了伤,行动不便,再加上方文雪那边被警察收管了,所以,他也没有办法去看方文雪。

    “我无事,她还好吗?”低哑的声音,带着无尽的落寞和焦虑。

    不得不说,慕夜衍比照片上的那个男人看起来更成熟更有魅力,即便是看起来有些憔悴,可这憔悴的味道更给人一种成熟男人的魅力。

    方文雪一直都跟她说,她要找一个成熟有魅力的男人,而慕夜衍完全符合方文雪的择偶标准。

    难怪方文雪会深陷这一段情中而无法自拔了。

    但这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白纤纤能从慕夜衍的眸中看到一种深情的味道。

    似乎,他是真的喜欢方文雪。

    所以,开口的第一句,关心的也只是方文雪。

    “雪雪那么好的一个女孩,你为什么要陷她于不仁不义中?慕夜衍,你说说清楚。”白纤纤却不管慕夜衍眼底里看似的深情。

    在她曾经的生命里,对于插足或者出轨的人,不管是男人女人,都自带一种天生的敌意。

    如果方文雪不是她闺蜜,如果不是被人泼了琉酸,她都不想再管方文雪的事了。

    可就因为她们是闺蜜,她才选择相信方文雪和慕夜衍的相爱中另有隐情。

    但是对慕夜衍,她也是有意见的,如同对白凤展一样,明明有妻子,还要去勾搭旁的女人,那也是无耻。

    慕夜衍吃力的抱了一下头,仿佛陷入一种极度的痛苦中,闭了闭眼,才缓缓睁开,看着白纤纤,一字一顿的说道:“是我不好,白小姐可以怪我,只是,你能不能告诉我文雪现在的情况,她怎么样?”

    “还有一口气。”

    “她还……还没有醒过来吗?”慕夜衍一着急,身体前倾就去捉白纤纤的手臂,下意识的就想催促她赶紧告诉他。

    白纤纤身形微侧,就避开了。

    慕夜衍一时扑了空,手重重一落,这一落,似乎是牵动了他的伤口,他脸色更加苍白,许久才慢慢的重新靠到了床上,然后抬眸定定的看着白纤纤,“你告诉我,她还没有醒过来吗?”不然,‘还有一口气’这一句给他的感觉就是还在昏迷不醒吧。

    白纤纤眼看着他胸前的病服忽而染红,看来伤得还不轻,只是一动而已,伤口就绷开了。

    算了,她就不跟一个病人计较了,“醒了。”

    “哦,那就好,那就好。”慕夜衍长出了一口气,脸色也终于好转了些微。

    “你和风锦沫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又惹上方文雪?”一直在旁边没有开口中的厉凌烨开口了。

    他和慕夜白是好兄弟,对慕夜衍一直当哥哥一样的看待,慕家与厉家在生意上也有往来,慕夜衍在行业中口碑一向都好,当知道这件事的时候,连他都是不相信的。

    “是我的错,不是文雪的错,是我害了她,她醒了就好,白小姐,能不能麻烦你以后照顾她。”慕夜衍焦急的说到,声音微微有些祈求的意味,让白纤纤有些动容。

    象慕夜衍和厉凌烨这样的男人,在普通人面前从来都是高高在上的,倒是没有想到他会为了方文雪而做到如此。

    “我也想照顾她,可是她被警察看押着,如果不是一直不肯配合警察的调查,情绪极不稳定,我连她出事了都不知道,是警察打给我让我去看看她顺便带些生活用品,我才知道的。

    可见过了之后,只怕警方应该不会再让我去见她了,慕夜衍,是不是风家不放过她?”

    风家那么大的背影,白纤纤很担心方文雪。

    就算方文雪做错了,插足了风锦沫和慕夜衍的婚姻,可方文雪罪不致死吧。

    “佳佳泼了琉酸,现场很多目击证人,还有监控录像,他们是怕……怕她毁了佳佳,佳佳才十岁。”慕夜衍突然间一拳打在自己的胸口上。

    原本就染红了的病服更红了。

    那应该是外伤,还是很严重的外伤。

    可是就算再严重,也重不过方文雪被泼了琉酸的痛苦吧,“那你想她怎么办?就这么随便的被人泼了琉酸而不追究吗?”白纤纤突的站了起来,无比气愤的瞪着慕夜衍。

    “慕夜衍,你太自私了,你毁了雪雪,你居然还让她为你而担下所有的痛苦,担下从心到身的痛苦去放过你的女儿,她满身的纱布,连动都不能动,这一辈子只怕半身都是伤疤了,你有没有想过她会不会痛?”

    白纤纤此时就为方文雪而不值,方文雪一心一意的不想追究慕佳佳,为的还不是慕夜衍吗?

    可是慕夜衍一开口,为的只是他的女儿,根本不管方文雪有多痛苦。

    雪雪真傻,真傻。

    这世上的女人,一旦爱了,还是爱上象慕夜衍和厉凌烨这样高高在上的男人,那就只剩下了卑微。

    “她不能动了吗?残废了吗?”慕夜衍急急追问。

    “谁知道呢,不过现在躺在病床上是真的不能动,她还让我安抚她爸妈,告诉她爸妈她要出差一个月,想来,她的伤,一个月能有起色就不错了,雪雪好好的一个姑娘家,她最爱笑了,现在却落到这样的田地,我不信是她勾搭你,一定是你盅惑了她。”

    白纤纤低吼,脑子里怎么也撇不去的掀开被子时,满眼都是纱布的画面,太骇人。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