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你属狗的吗

作者:厉凌烨白纤纤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弱水三千四叔我不敢了逍遥梦路叶心白陆爵风半步轻尘携相思超强狂暴盗贼这个大神开外挂不可名状的日记簿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萌宝天降爹地快来宠白纤纤最新章节!

    “啪”的一声,却是轻轻的,比白纤纤那一声提前出现的‘惨叫’轻多了。

    这是连厉凌烨自己都没有想到的,明明下手的时候那么重,但是真正落下的时候却是这样的轻。

    听到这一声,白纤纤小脸涨红了,厉凌烨居然打她屁股。

    她又不是宁宁,她都多大的人了。

    “厉凌烨,谁让你打我的?”她低吼过去,小嘴不客气的习惯性的就咬向了厉凌烨。

    厉凌烨眼看着她的小嘴落下来,明明可以推开的,可当扫描到她咬牙切齿的模样,眸子微眯,任由她咬了下来。

    看来,以后自己身上时不时的出现牙印可能要常态化了。

    “白纤纤,你属狗的吗?”怎么就这么爱咬人呢。

    “你才属狗呢,就许你打我,不许我回敬回去吗?”她也不想咬他,可是只论打的话,她打不过他。

    厉凌烨懒着与她较真,“那你说,你昨晚到底为什么发疯?”

    这他打也打了,她咬也咬了,到了这一刻,厉凌烨终于平静了下来。

    也才想到明明昨晚他去见陆雨菁之前,白纤纤都好好的。

    可是一回来,她就不见了。

    不知道她去哪里不说,手机还关机。

    到了这一刻,厉凌烨才想到不对劲。

    “不过就是去看场电影罢了,你才发疯呢。”

    “翟玉琛又是怎么回事?”厉凌烨眼睛里揉不得沙子的直接问到,总比闷在心理舒服,他就问了。

    “电影院偶遇,总比某人放我鸽子好。”白纤纤继续的压在厉凌烨的身上,还故意的用力沉了一下身体。

    好在厉凌烨就象是铁板似的,根本没感觉。

    她那小身板,太轻了。

    但是这一刻厉凌烨的脸已经黑透了,也是这个时候终于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白纤纤,你这是在怪我没有带你去看电影?”

    “是你先提议的。”又不是她要求他的,结果提议了又不做,反而上了一个女人的车,这不是放她的鸽子吗?

    厉凌烨心思一转,转头看向老宅的外面,从这阳台的位置,刚好可以看到外面马路上的情形。

    看到这里,他抱着白纤纤就站了起来。

    然后,拉着她就走。

    “喂,你又要干吗?”

    “跟我走。”

    “不行,我不能跟你走,我答应了要给爷爷和宁宁煮早餐的,我现在就要去煮。”白纤纤反抗。

    “让佣人煮。”

    “做人不能言而无信,我不是你,我是白纤纤。”

    厉凌烨听着这一句,就觉得特别的酸,他昨晚下了陆雨菁的车就回来找她要带她去看电影,结果,她不在。

    这能怪他吗?

    丝毫也不理会白纤纤的挣扎,厉凌烨扯着她就到了衣柜前,找了一件外套披在她的身上,然后,拉着她继续往外面走。

    “我不要出去。”穿这样的外套,这明显就是要带她出门,可是,她还穿着拖鞋呢,这样出门太邋遢了吧。

    “必须跟我走。”厉凌烨根本不给白纤纤反抗的机会,给他甩脸子,还给他吃闭门羹,有些事情,是要掰扯清楚了。

    否则,她比他脾气都大。

    这就是惯坏了宠坏了的后果。

    门,一脚踢开。

    厉凌烨正要走出去的脚步一顿,看着门外站着的老爷子,先是微微一愣,他只知道老爷子一向早起,却没想到这天还没亮透,居然就醒了。

    醒了就醒了也无可厚非,但就站在白纤纤的房门外,怎么就有一种在听墙脚的感觉呢?

    “老爷子,早。”愣了一下,厉凌烨这才开了口。

    “臭小子,你怎么从这里出来的?你昨晚上住这里了?”老爷子上下的打量着厉凌烨,穿的不是昨晚的衣服,看来昨晚确实是离开过了。

    可是现在他从白纤纤的房间里出来,分明就是在证明他昨晚就是住在这里的。

    “没,我才到不久,我找纤纤有事,老爷子,让佣人给你和宁宁煮早餐,今早上,纤纤我就带走了。”

    “不要,爷爷,我都答应你要给你和宁宁煮早餐了,我不要去,厉凌烨,你放开我。”白纤纤看到老爷子,就象是看到救命稻草。

    老爷子对上白纤纤求救的可怜模样,不由得瞪了厉凌烨一眼,“你又欺负丫头了?放开她,今早上她要是不给我老头子煮早餐,我今天就不吃了。”

    “老爷子,我真有事,这事很重要,事关我与纤纤未来的幸福,所以,不能不去。”有些事,还是当面说清楚的好。

    否则,一直迷糊的压在心里,犯胳应。

    如果换一个人,他厉凌烨直接象之前对其它女人一样,直接喊‘滚’就是了。

    可是白纤纤不同,他娶了她,她就是他的妻子。

    现如今全T市的人都知道她与他的关系了,哪怕他想退货,也不能在结婚还不到一个月的情况下就退货吧。

    那简直就是开玩笑一样的婚姻。

    所以,现在退不了货就必须把事情处理的清清楚楚干干净净,才免于后患。

    “事关你们两个的幸福?这么严重?”老爷子双手背在身后,不相信的还是瞪着厉凌烨,就差没说‘你个没用的家伙,自己老婆也管束不住?’

    幸福这种事情,不是网上都说嫁给了厉凌烨就是最幸福最幸福的女人了吗?

    可看厉凌烨和白纤纤现在站在一起的反应,似乎好象真不是那么回事。

    “爷爷,我不想去。”白纤纤低头看自己穿着的拖鞋,巨委屈。

    老爷子迷糊了。

    看看厉凌烨,再看看白纤纤,然后上前一步站到了厉凌烨面前,语气严肃的道:“你保证不欺负丫头?”

    “保证。”厉凌烨几乎是咬牙切齿说出来的,他能说现在好象都是白纤纤在欺负他,根本不是他在欺负她好不好?

    他厉凌烨何曾受过这些。

    老爷子点了点头,然后语重心长的拍了拍白纤纤的肩膀,“这个臭小子虽然偶有不着调的时候,不过他说话倒是很少诳我,既然他说有重要的事情,那应该就有,嗯,你先跟着去看看什么情况,老头子我手机二十四小时开机,他要是欺负你了,你随时打电话给我,我冲过去一拐仗就打扁他了。”

    白纤纤欲哭无泪,发现还是有爷爷好。

    真到了关键时刻,爷爷只认亲孙子呀。

    她这个亲孙子媳妇分明就是外人了。

    直到被摁进了迈巴赫的车里,白纤纤才认命的靠在椅背上,厉凌烨,分明就是个暴君。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