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太羞耻了

作者:厉凌烨白纤纤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弱水三千四叔我不敢了逍遥梦路叶心白陆爵风半步轻尘携相思超强狂暴盗贼这个大神开外挂不可名状的日记簿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萌宝天降爹地快来宠白纤纤最新章节!

    气息微喘。

    空气也瞬间稀薄。

    白纤纤的身体本能的颤抖了起来。

    厉凌烨的每一个碰触,都让她条件反射的慌了乱了。

    甚至于,他还没有进一步的行为,她就觉得全都不对了。

    疼。

    很疼。

    “厉凌烨,不要。”

    莫名的就想起了那一天醒来,她几乎不能动了。

    那种痛,仿佛从那天早上传到此刻,四肢百骸都在痛。

    不远处的出租车内。

    苏可原本想等着白纤纤拉下厉凌烨,然后开车离开后她再离开。

    结果是,白纤纤反被厉凌烨拉上了车,车门关上后,那辆迈巴赫就再也没有动静了。

    她正呆呆的看着那个方向,顾景御一只手举到了她的面前,如钟摆一样的摆动了起来,“不许看。”

    苏可伸手一推,“你起开,等他们走了,我就开车。”

    “都说了不许看。”

    “为什么?纤纤的驾驶证还没过审核呢,我有点担心。”苏可皱起了小眉头,这是白纤纤说过的,她的驾驶证是在法国考的,法国的驾驶室是在右侧,与Z国的不一样。

    “呃,人家现在根本不会开车了,嗯,至少半个小时内不会开车了,我估计厉凌烨也就半个小时的水平。”

    苏可愣,“你说什么?”大晚上的,她现在就担心白纤纤和厉凌烨,所以,她的思想很纯洁,纯洁的一时没反应过来顾景御这说的是什么。

    顾景御用一只手扳正了苏可的头,让她被迫的与他对视,“可可,告诉我,你是不是也想车振?”

    “轰”的一下,苏可的脸腾的红了,“顾景御,你正经点。”

    “我很正经,你要是不想玩那个啥,那为什么现在非要留在现场观摩学经验呢?”

    “现场观摩……”苏可低喃,随即转头看出去,这才明白过来,“他们……他们是在……”

    “嗯,还要继续看吗?”

    苏可脸红,手落在了方向盘上,启动了车子就走,她才不要再看了呢。

    太羞耻了。

    倒是没想到白纤纤居然会这么开放。

    不过,据说外国人都是这样开放的,白纤纤在国外呆久了,思想开放也是正常的吧。

    出租车调转了车头,飞速的离开了。

    顾景御看着她猴急离开的样子,不由得失笑,“你怕什么,其实如果不是你这车太小,根本施展不开,小爷我就在这车里直接言传身教也不是不可以,根本用不着观摩别人嘛。”

    “顾景御,你给我闭嘴。”

    顾景御看着气急败坏一脸酡红的苏可,心情大好。

    再想到一会回去有人侍候着他擦身,心情更好。

    迈巴赫的车厢内。

    已经有些丧失理智的厉凌烨几乎已经没有思维了。

    身体的本能让他继续向前冲。

    白纤纤的身体剧烈的颤抖了起来。

    受不了的低头咬下去,同时也是用力的推拒。

    “嘶”的一声,厉凌烨被迫的松开了白纤纤,眸眼间一片迷朦,他只想她,就在这一刻,“纤纤,给我。”

    “不要,我疼。”白纤纤松开了酸麻的贝齿,同时恐惧的再次咬了下去。

    这一咬这一喊,厉凌烨多少回神了些微,也想起了季逸风的警告,至少十天内,他只能吃素,不能吃荤。

    “老婆,我难受。”低哼了一声,厉凌烨恨不得现在许晴云就在眼前,他砍了那个女人。

    那种箭在弦上,却不能发射的苦,他现在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了。

    那是要人命的节奏。

    “忍着。”白纤纤白了厉凌烨一眼,一定是惹上了哪个女人,然后着了那个女人的道,他这是活该,谁让他招惹女人了。

    “老婆……”厉凌烨又叫了一声老婆,娶老婆的作用是什么,这不用他解释了吧。

    他难受,难道白纤纤不应该帮他吗?

    “厉凌烨,你要是敢动我,你就是禽兽。”她的伤还没有好利落呢,这个时候根本受不了他的进攻。

    “可以换一种方式。”厉凌烨是真的难受。

    因为白纤纤,他最近屡屡失控,如果不是她,他也不会去喝酒,不会错把许晴云认成了是她,也不会现在这样难受了。

    这一句话,信息量特别大。

    白纤纤似懂非懂,只为,她真的没有经历过男人女人间的‘其它方式’。

    小脸一红,反正她也不懂,装傻就是了,“你去那边坐好,我送你回去再说。”

    厉凌烨眯眸看了一眼车窗外,他很怀疑自己能不能忍到回到老宅。

    可看白纤纤现在的样子,她根本不会帮他了。

    又想到上一次是自己伤了她,到底是他不好,算了,忍吧。

    忍不过再说。

    他是男人,这点担当还是要有的。

    白纤纤下了车,厉凌烨这才一脸欲色的坐到了副驾的位置上。

    白纤纤开车,厉凌烨直接打开了车窗,只有车外汩汩的风才能稍稍的缓解一些那种难过。

    风从副驾那边的车窗吹进车厢,扬起了白纤纤长发飞扬。

    时不时的拂过厉凌烨的面庞,带起一丝丝的痒。

    白纤纤,她就是他的魔咒。

    有记忆以来,这是他最难受的一次。

    可是当车子停下来,当厉凌烨睁开眼睛看向车外的时候,他微微一愣,“怎么是回的别墅?”他可是记得老爷子是要求白纤纤住在老宅那边的。

    如果白纤纤今晚住别墅,明早就要起早赶回老宅。

    不过以老爷子每天起床的时间来看,白纤纤绝对早不过老爷子。

    到时候,就要被老爷子抓一个现形了。

    “下车。”白纤纤绕过车身打开了他这边的车门,看着他泛着红色的脸,不由得身体也跟着发烫。

    厉凌烨的手落在了白纤纤的手上,就着她的手下了车,那股酒味混合男性味道的气息,一点都没有减弱,白纤纤扶着他走进了别墅,直奔二楼的卧室。

    厉凌烨全身都靠在了白纤纤的身上,小女人没有躲,也没有推开他。

    他开始期待了,身体的本能期待白纤纤今晚能够接受他。

    如果有下一次,他不会再喝酒,也不会再认错人。

    卧室的门开,熟悉的卧室,恍惚间,他们已经好几天没有一起回到这里了。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