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酒喝多了伤身

作者:厉凌烨白纤纤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弱水三千四叔我不敢了逍遥梦路叶心白陆爵风半步轻尘携相思超强狂暴盗贼这个大神开外挂不可名状的日记簿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萌宝天降爹地快来宠白纤纤最新章节!

    桔色的光线,清冷的洒在厉凌烨的身上。

    从季逸风离开。

    这里就成了生人勿近的区域。

    就是服务生送酒过来,也是小心翼翼的放下,然后逃也似的快步离开。

    否则,在厉凌烨的身边呆久了,就有一种快要被人冻住的感觉。

    厉凌烨静静坐在扶手椅上,很角落的位置,却自成一种雪山冰川般的风景。

    骨节分明的指轻轻握住醒酒器,再微微倾倒,醇香的酒液就注入了透明的高脚杯中。

    他静静的看着那涟漪阵阵,随后一仰而尽。

    能把饮酒也饮成一幅画的,许晴云就觉得除了厉凌烨,任何男人也做不到象厉凌烨这样的完美了。

    每一个角度看过去都好看。

    厉凌烨喝了多久,她就看了多久。

    他喝了很多很多。

    多到那些一字排开的酒瓶看着都让人发晕。

    许晴云再也忍不住再也等不及了。

    忍不住要靠近厉凌烨。

    醉了的男人更好掌控,今晚是她最好的得到他的机会。

    她不在意厉凌烨是不是娶了白纤纤,她只要自己与他有了男欢女爱的事实就好。

    这样,他就要对她负责。

    她还是想不明白厉耀庭为什么会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就接受了白纤纤,甚至于她爷爷亲自出面都劝说不了。

    可她不甘心。

    明明厉耀庭都说过要为她做主了。

    可等厉耀庭见过了白纤纤,就什么都变了。

    计划没有变化快的感觉,快的让她现在几乎就要失去了厉凌烨。

    轻轻徐徐的走到了厉凌烨的身边。

    酒的醇香愈近,厉凌烨身上的那种特别的男性味道愈浓。

    她以为喝多了酒的厉凌烨满身酒味一定特别的难闻。

    可是不然。

    他身上那种清冽的气息哪怕因着酒香的介入也不曾减去分毫。

    相反的,更man了。

    “凌烨,好久不见。”于她来说,一日不见他都如隔三秋,所以,他之于她是真的是好久不见了,很想他。

    醒着睡着都想。

    她就是喜欢厉凌烨。

    原本还可以优雅的喜欢。

    但是现在,厉凌烨和厉耀庭一起的不接受,让她再也承受不了了。

    厉凌烨微微抬眸,眼前的女子明眸皓齿,优雅惑人,这一瞬间,他以为她是白纤纤,不由得低声道:“现在才知道来?”

    许晴云微微一愣,厉凌烨这一声,居然带着她从来也没有听到过的嗔怪的味道,仿佛是在控诉她为什么现在才来似的。

    看来,他是对白纤纤那女人腻了。

    她就知道,象白纤纤那种野女人根本上不了什么大台面,怎么能与她这种名门闺秀相比呢,想到这里,她放松了心神,伸手就去握厉凌烨正拿起酒杯的手,“凌烨,酒喝多了伤身,不如,换一杯果汁吧。”

    她说着,就将早就准备好的鲜榨的葡萄汁递给了厉凌烨。

    里面,她只加了微量的那种东西,哪怕是拿去化验也化验不出什么的。

    但是,虽然是微量,但对于喝了酒的人来说,那就是大剂量了。

    再加上厉凌烨真的喝多了,只要她稍稍撩人一下,相信厉凌烨今晚一定是她的了。

    到时候,她就制造个‘捉奸’的场面拿下她和厉凌烨,再后来,他想摆脱她都不可以了。

    爷爷那边就不会放过他的。

    到时候,无权无势的白纤纤根本不可能是她许家的对手的。

    酒杯落下。

    果汁入手。

    厉凌烨静静的看着眼前的许晴云,还以为她是白纤纤,“纤纤,你终于肯来了。”

    他柔声说完,一杯果汁就如饮酒一般的饮下,既然是白纤纤递给他的,他就喝。

    听到‘纤纤’二字,许晴云脸色一沉,可她刚想要纠正厉凌烨自己是许晴云,随即就觉得不能说,也不可说。

    否则,厉凌烨很有可能一下子推开她。

    他现在对她这样看起来的温柔,很有可能是因为他把她当成了白纤纤。

    她才不要去管他把她当成了是谁呢,她只要他能把她变成女人就好。

    “凌烨,我来了很久了。”轻轻起身,许晴云壮着胆子靠近了厉凌烨,半边身子都倚在了他的身上。

    酒液加上微量的那种物质,只要须臾,厉凌烨身体里就会有反应的,这样的时候,她再加把力,软玉温香的靠过去,不怕达不成目的。

    然,许晴云的这一靠,厉凌烨一个激棂,随即清醒了些微,转头睨向许晴云,只觉得浑身都不对劲,“你不是白纤纤,你是许晴云?”

    除了白纤纤,任何女人靠近他,他都会不对劲,全身都不对。

    不等许晴云开口,大掌猛的一挥,眸间,许晴云的身体就成了一个大弧度的抛物线,随着一声惊叫,重重的摔在了迎面的落地玻璃上。

    茶色的玻璃,室内可以看到室外,但是室外却看不到室内。

    同时,也是质地非常好的就算是石头砸过来也不会砸碎的钢化玻璃。

    许晴云只觉得眼前一花,身子就重重的沿着玻璃迅速的滑落,滑落。

    随即“嘭”的一声落地。

    “凌烨……”她疼死了。

    厉凌烨的酒已经醒了些微,此时已经看清楚了面前的这个女人就是许晴云,不由得直接脱了身上的外套,嫌弃的丢到一旁的椅子上,被许晴云碰过的外套他是不会要的,“把她弄走,少在我面前晃悠,滚。”

    服务生急忙上前去搀许晴云。

    厉凌烨是顾景御的铁哥们,他们必须要照顾好,况且,就算厉凌烨与顾景御没什么关系,他们也得罪不起厉凌烨。

    但是许晴云也是个不好得罪的主儿。

    不过,拿许晴云与厉凌烨相比,那根本没法比,那不在一个档次上。

    许老爷子出面,或者可以与厉凌烨比一比,不过高下已经在他们的心里。

    但是许晴云在君悦受伤,他们也不好交待。

    所以,还是赶紧把这尊神请走的好。

    “走开,谁都不许动我。”许晴云的目光全都在厉凌烨的身上,哪怕她的身体已经被摔的骨架都要散了也紧盯着厉凌烨。

    厉凌烨喝了她递给他的果汁,这是她千载都难遇的机会,要是错过了,她这一辈子都会后悔。

    所以,哪怕骨架真的散了,她也不能就此的放过厉凌烨,她要迎难而上。

    手拄着地板,许晴云吃力的站了起来,一步一步颤巍巍的朝着厉凌烨走过去,肖想了很多年的男人,今晚,一定要是她的,一定要是。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