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只值一块钱的鸭子

作者:厉凌烨白纤纤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弱水三千四叔我不敢了逍遥梦路叶心白陆爵风半步轻尘携相思超强狂暴盗贼这个大神开外挂不可名状的日记簿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萌宝天降爹地快来宠白纤纤最新章节!

    苏可急了。

    顾景御发烧一定与他的伤有关。

    轻轻掀开他身上被子的一角,落出他半边的肩膀。

    她亲手包扎的一点也不规范的丑丑的纱布露了出来,已经染红。

    苏可试着扶起顾景御,她想背着他离开。

    要去医院,一定要把他送去医院。

    然,顾景御太重了,他要是不配合,她根本搬不动他。

    苏可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

    现在看来,必须要叫醒他了。

    “顾景御,你醒醒,醒醒,快醒醒。”四十一度二的高烧,再烧下去会要命的。

    “别吵。”顾景御闷哼了一声,继续睡。

    “顾景御,你发烧了,必须去医院,我挪不动你,你再不醒,我就出去叫保安来把你抬下楼送医院了,不然,我就打120叫救护车了。”反正,必须要把他送去医院。

    顾景御这才慢吞吞的睁开了眼睛,“发烧了?几度?”

    “四十一度二。”苏可焦急的重复着,原本以为他醒了,她根本不敢对视他的眼睛,可此刻她早就忘了昨晚这个男人对她做过的兽行,一心想着的就是把他送医院。

    “切,才四十一度二,你就慌了?”顾景御此时已经醒透了,看着床前站着的小女人,慌得已经六神无主了。

    突然间发现,慌乱的苏可倒是挺可爱的。

    “顾景御,你肩膀上的伤都绷开了,流血了,你快起来,我送你去医院。”苏可真想自己是大力士,那就可以直接把顾景御扛走了送去医院。

    可她连搬他都搬不动。

    顾景御嫌弃的撇了撇唇,“谁说发烧了就要送医院的,不用。”

    “那要怎么办?”苏可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处理面前这个男人了。

    但她知道,高烧久而不退一定是不可以的。

    “我饿了,去厨房给我煮点东西吃,嗯,就煮面吧,多加汤,同时,再做一锅汤。”

    “就这样?吃了你就能退烧?”苏可不相信的问顾景御,要是吃这些就能退烧,那各大医院和药店就不用卖退烧药了。

    顾景御翻了个白眼,冷声道:“不能。”

    “那还要做什么?你告诉我。”苏可更急,快要被这个男人急死了。

    顾景御漫不经心的看苏可,他现在就喜欢看苏可着急的样子,越看越喜欢,第一次的觉得苏可挺好玩的,不由得逗她逗上了瘾,“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你不告诉我你怎么退烧?”苏可想砍人,恨不得剜开这个男人的脑袋,看看他到底在想什么。

    “不告诉你我也能退烧,不信你就守着我,看我能不能在三个小时内退烧,前提是你要在半个小时内做好我要的面和汤。”

    苏可转身就走。

    如果她煮了他要的面和汤,他就能在三个小时内退烧,那她愿意。

    她转身上的刹那,正好露出脖子上的一颗小红点。

    顾景御眸光定定的落在那上面,直到苏可消失在了房间,才悄然的收回了视线。

    大掌慢吞吞的掀开了被子,露出身侧被剪了个洞的床单。

    根本就是此地无银三非两的感觉。

    苏可居然是个处子。

    他昨晚冲破那最后一层阻滞的时候曾想过要放手,可当手指滑过苏可滑腻如脂的肌肤时,到底没忍住,就把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了。

    还是在受伤的情况下。

    他真是疯了。

    可他从来不会委屈自己。

    既然有感觉,那就做。

    他喜欢看她为他擦身时脸红的模样。

    他也喜欢她刚刚站在床前为他一脸焦急的模样。

    苏可打开了冰箱,有挂面有鸡蛋就好。

    还有一些其它的食材,倒是没想到顾景御的冰箱里居然会备有这些。

    看来,他偶尔应该是有煮饭的。

    就是不知道是他自己煮,还是有阿姨上门为他煮好。

    水加热,面下锅,苏可利落的煮了面,还打了一个荷包蛋,撒上葱花和肉沫,还有一把小青菜,盛出倒在面碗里,看着卖相还不错,这才又把锅里加了水,盖上锅盖,就端起面碗走向了卧室。

    这样等回来,水开了,就可以煮汤了。

    一脚踢开门的时候,顾景御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坐了起来,被子也丢在了地毯上,而他此刻正一眼不眨的紧盯着她醒来后剪掉的那处床单发呆。

    苏可脸一红,手里的面碗差点掉落,不过她很快就调整了自己的呼吸,平稳了心情,只是个洞而已,反正她死不承认就是了,“面好了,过来吃面。”

    说着,她把面碗放在床头桌上,把筷子递向顾景御。

    顾景御伸手接过,但并没有转身去吃面,而是看着那个床单上的洞喃喃自语,“我的床单好象没洞吧,这是怎么回事?苏可你知道吗?”

    “不知道。”苏可想都没想,直接否定说不知道。

    知道了也要说不知道。

    否则,她岂不是白剪了。

    她极力掩饰的样子让顾景御唇角勾起一抹弧度,转身移到了床头桌前,挑起了一筷子面,一边吹一边道:“昨晚我跟你好象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了,你要是想让我负责,今天我就跟我妈说订个婚期,我们结婚吧。”

    说完,面就喂入了口中。

    “呃,不过是一夜情罢了,大家都是有血有肉的年轻人,偶尔擦枪走火做点什么也不过是各取所需,你满足了我的需要,其实我该付费给你的,嗯,我找一下这就付给你。”苏可说着,真的转身去拿过了她的包,然后打开后开始翻找了起来。

    可翻了又翻,她的脸又涨红了。

    昨天顾景御上她车的时候,她包里的零钱都找出去给其它乘客了,现在就剩一块钱硬币。

    一块钱的硬币“啪”的一声就拍在了面碗的旁边,“喏,付给你了,大家从此两不相欠。”

    顾景御‘哧溜’一声,将筷子上剩下的面喂入口中,然后就放下了筷子,用这只还算能动的手直接拿起了那块硬币,直接甩在苏可的脸上,“你家爷我就值一块钱?”

    “要不,两块?我先欠你一块,等有了就给你。”苏可手绞着衣角,她亏大发了,明明被这个男人采去了第一次已经够亏了,这还要亏两块钱,越想越不甘心。

    “滚。”顾景御重新拿起筷子开始吃面,如果不是伤口发炎身上发烧身子有些软,他想追过去狠狠揍一顿这个小女人。

    原本还以为苏可一定会装成一付楚楚可怜的样子求他负责把她娶回家。

    结果,这个女人居然把他当成了鸭子不说,还是一个便宜的只值一块钱的鸭子……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