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 受了伤还做……

作者:厉凌烨白纤纤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弱水三千四叔我不敢了逍遥梦路叶心白陆爵风半步轻尘携相思超强狂暴盗贼这个大神开外挂不可名状的日记簿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萌宝天降爹地快来宠白纤纤最新章节!

    慈祥亲切的声音。

    听着,就让人安心。

    白纤纤在打电话之前,其实是有犹豫过的,犹豫是要打给厉凌烨求救,还是打给老爷子求救,最后,她选择了老爷子。

    毕竟,厉凌烨是许世勋的晚辈,他不好直接对许世勋说什么。

    但是老爷子就可以了,同辈人对同辈人,老爷子可以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甚至两个老头子吵一架都没关系,所以,她选择了老爷子。

    “爷爷,我想回学校上课。”

    “那就回呀。”老爷子先是这样说了一句,随即就道:“难道有人不许你回学校了?”

    “对对,有人拦住我了,爷爷帮我。”白纤纤求救着。

    否则,看这两个黑衣人的架势,是真的只听许世勋的不肯放行了。

    其实她叫餐厅的保安过来也可以解决的。

    不过,那样的话许老爷子以后就会一次次的没完没了的找上她。

    为了一劳永逸的解决许世勋,不让许世勋再找上自己,白纤纤才果断的打给了老爷子。

    “在哪?告诉我,我马上派人过去。”老爷子立刻说到,他们厉家的人,岂能让人欺负了,这还了得。

    “不用派人过来,爷爷那么厉害,不管是谁都会给爷爷面子的,爷爷只要一句话,咱T市的人,就没人不敢不给您面子的。”白纤纤很自然的给老爷子戴上了高帽子,不过她这话绝对是真真的,就凭厉氏集团Z国首富的地位,谁人敢不给老爷子面子呢。

    那以后还想不想在生意场上混了。

    许世勋已经走过来了,听到白纤纤这样的话语,就知道她是在给厉耀庭打电话了。

    倒是没想到这个小丫头这么厉害。

    厉耀庭刚回来的那天还一口答应他一定要拆散厉凌烨和白纤纤,一定让两个人离婚,让厉凌烨再娶晴云,可没想到不过是一两天的时间,居然就变卦了。

    他一早上打电话过去,厉耀庭直接一句那是他们小年轻的小两口自己的事情,他一个土都埋到脖子上的老人家就不掺合年轻人的婚姻,就把他打发了。

    这现在要是白纤纤把她的电话拿给自己,再听厉耀庭说教,说他来强迫年轻人离婚,那他的面子往哪搁?

    是自家孙女没用才让他出手。

    想到这里,许世勋一挥手,“让白小姐过去。”

    两个黑衣保镖立刻放行。

    白纤纤一边讲电话也一边关注着眼前事态变化,一看到两个保镖让开了,她也见好就收,“爷爷,您真厉害,我这才一提您的名字,他们就放行了,没事了没事了,我可以去学校了,爷爷,明早我亲自给您煮早餐。”

    “到底是谁?居然敢拦着我孙媳妇,快说来听听。”可老爷子的好奇心完全被打开了,现在就想知道是谁拦着了白纤纤。

    “不过一个无关紧要的人,我先回学校了,爷爷晚上见。”

    挂断了电话,白纤纤长出了一口气。

    搞定了就好。

    这样老爷子与许世勋就不会伤和气了。

    不然,大家都住在T市,从前又是老朋友,以后也是抬头不见低头见,要是真因为她而闹掰了,以后见面太尴尬。

    从餐厅出去,阳光满目,也驱散了白纤纤微乱的心绪。

    许世勋这个插曲并没有影响她的心情,打了的士回到T大的校区,竟然有一种久违的亲切感。

    都怪厉凌烨退了她的公寓,以至于她现在中午连个休息的地方都没有。

    一想起这个,她就对他咬牙切齿。

    顾景御的公寓。

    闹钟响起的时候,苏可迷迷糊糊的坐了起来,睁开眼睛,才发现自己睡在了一个陌生的房间里。

    意识悄然回归,她才想起这是在顾景御的公寓。

    她昨晚刺伤了他。

    苏可下意识的转头,一眼看到熟睡中的顾景御的时候,脸刷的红透了。

    想起昨晚上发生的一幕幕,小手迅速的遮住了眼睛的不敢看顾景御。

    可真的遮住了,又想透过指缝去看顾景御。

    他睡得真香,这都中午了,可她手机的闹钟都没有吵醒他。

    昨晚上,她把他扶进这间卧室,结果,顾景御无耻的把她带进了洗手间。

    他就一句话,他不冲凉就没办法睡觉。

    但是他受伤了,受伤的肩膀让他根本没办法冲凉。

    于是,刺伤他的她就只能为他冲洗了……

    可没想到,洗着洗着就什么都变了。

    顾景御哪怕是受伤了,哪怕一条手臂不用动,他居然还能特男人的对她……对她……

    苏可回想到这里便跳下了床。

    总觉得昨晚上发生的一切不是真的。

    是梦吧。

    不可能的,一个男人怎么可能在伤了一条手臂的情况下凶猛的办了一个女人呢。

    可当下床,当掀开她自己那边的被子,看到床单上的那一朵梅花时,苏可怔住了。

    不是梦,什么都是真实发生过的,都不是梦。

    她很想把床单扯下来丢掉,这样,就不用让顾景御对她负责了。

    她不喜欢拿责任来约束一个男人。

    那般,就算是得到了婚姻,也没有意义。

    没有爱情的婚姻就是坟墓。

    那不是她想要的。

    轻轻拉址了一下,可是没用,顾景御太沉了,她根本拉不动床单。

    苏可想了想,便走出了卧室,终于在客厅里找到了一把剪刀,回来时,顾景御还在睡,她一点也不迟疑的落下了剪刀,那一小片的鲜红就剪了下来。

    反正,她不想让他知道她还是处子,也不想他因此而对她负责。

    收好了染了血的布片,顾景御还在睡。

    想起他昨晚上的凶猛无度,苏可皱起了眉头,绕过了大床来到了顾景御的那一侧,小手轻轻落下,落在顾景御的额头上。

    这一落,她差点跳了起来,好烫。

    苏可转身就跑,跑到客厅找到了医药箱,找到了体温计,再回到卧室夹在顾景御的腋下,全程,他都很乖的配合着。

    五分钟,说长不长,可是在这一刻,苏可只觉得漫长。

    体温计取出来的时候,顾景御依然沉沉的睡着。

    苏可看了一眼体温计,眼皮跳了起来。

    四十一度二。

    要命的温度。

    顾景御,全都是他自己作,昨晚上受了伤还不要命的把她做了……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