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把我裤子解开

作者:厉凌烨白纤纤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弱水三千四叔我不敢了逍遥梦路叶心白陆爵风半步轻尘携相思超强狂暴盗贼这个大神开外挂不可名状的日记簿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萌宝天降爹地快来宠白纤纤最新章节!

    看着顾景御把药粉洒到伤口上,方向上有些别扭,苏可还是接了过来,“我来吧,我会了。”

    “先上了这药止血,再让我喘口气,再用消毒水清洗,血水不洗净了没有办法包扎,听明白了吗?”顾景御把药瓶又送到了苏可的手里,虚弱的靠在沙发上,这一刻,才发现很累很累。

    “你要我来?”

    “难道,这么简单的事情,你也要我自己一只手做?”顾景御反问。

    “好吧,算是我上辈子欠你的。”苏可一边上药先止血,一边小声的嘀咕着。

    “是我欠你的好不好?非要这么的折磨我。”顾景御没好气的。

    “我又不知道是你,谁让你这样开玩笑的?会吓死人的,我以为你是劫匪,要劫走我的车呢。”苏可更委屈,真的不怪她,都是顾景御装的太象,而她一直不相信会是他,以至于,就这样意外的伤了他。

    “真遇见劫车的,车直接给他就是。”顾景御眯着眼睛教训苏可,这次是遇到他,他对她没什么恶意,要是真遇到凶狠的有恶意的,她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想到这里,没来由得心底激棂一跳。

    “那可不行,车是我的饭碗,饭碗没了,你让我吃什么?”苏可开始洒药,轻轻的,柔柔的,生怕落下去的止血的药粉弄疼了顾景御。

    “……”顾景御很想说一句‘我养你’,可到了嘴边又硬生生的咽了回去,他又没想娶她,那么养她就是包养了。

    这关系有点复杂,不说也罢。

    药粉洒好了,血终于不流了。

    苏可放下了药瓶呆呆的看着顾景御的伤,看了好一会,才低声道:“顾景御,你疼不疼?”

    从她刺伤他到现在,也没听顾景御‘哼’过一声,仿佛不疼似的。

    再看面前的医药箱,显然,他这里是常年备用着的,仿佛,他经常受伤似的。

    不然,他不必要时时刻刻备用医药箱吧。

    还有,顾景御对急救似乎很熟练的样子,仿佛做过了无数次。

    想到这里,苏可的小手就落在了顾景御的衣摆上,悄悄撩起了一角。

    就觉得他这衣服下一定有很多疤。

    他经常打架吗?

    无数个念头就在这片刻间走马灯一样的闪过脑海,苏可突然间就觉得顾景御特别的神秘。

    衣摆撩开了一小角,露出男人健康的小麦色的肌肤,并没有看到什么疤痕。

    苏可还想继续往上撩,手上倏的一沉,顾景御的大掌拍了下来,“很想看?那你掀错了吧,不应该掀衣角,应该掀裤子。”

    “你滚。”苏可一推顾景御的手,怂了。

    谁要看他裤子下的东西了,她又不是女流氓。

    顾景御眉毛轻挑,邪气的笑开,“就你之前那问题,要多弱智就有多弱智,你把你匕首找出来,我刺伤你,你试试疼不疼?”

    苏可吐吐舌,“我……我都没听你说喊疼,所以……”

    “所以就以为我不疼?老子也是有血有肉的人好不好?你有没有长脑子。”顾景御说着,暗恼的微直起了身形,伸手就在苏可的脑袋上点了一下。

    “嘶”,这一下,应该是牵扯到了受伤的那边肩膀,他终于低哼了一声。

    “对不起。”苏可小小声的道。

    “我是男人,这点疼还受得了,总不能学你们女生那样屁大点的小口子都能尖叫连连,仿佛在叫床一样,特别的夸张。”

    苏可脸红,就想顾景御还是闭嘴吧,他这个形容词,她不习惯,很不习惯。

    不过,知道他疼了但还能忍着不叫出声,就是觉得顾景御特男人。

    她低着头不好意思说话,房间,一时间安静了下来。

    也是这个时候,苏可这才有时间悄悄的扫过客厅,不得不说顾景御这里真壕。

    而且,特别的男性风格。

    比她的小小出租屋好太多了。

    还有,比他家里的装潢更加的时尚,到处都写着顾景御范儿的味道,她很喜欢。

    “行了,拿棉签蘸消毒水清理一下伤口,然后上药包扎,开始吧。”忽而,顾景御叫醒了还在花痴般打量他公寓的苏可。

    苏可立刻坐正了身体,先去找棉签,再是消毒水,然后清醒伤口。

    第一次做这个,但是经历了刚刚洒药的过程,她已经没那么怕了。

    时不时的看一眼闭目养神的顾景御,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享受她的按摩呢。

    可眼前分明就是红鲜鲜的伤口呀。

    还是她刺伤的。

    苏可心疼了。

    手上的动作也尽可能的轻。

    笨拙的包扎完毕,额头已经是冷汗涔涔。

    再看自己的杰作,丑的不能再丑。

    不过,她刚刚服务过的男人看着可是特别的养眼。

    好帅。

    顾景御象是睡着的样子也是好看,苏可看着一动不动的顾景御,就觉得他不应该是睡着了,一定是在闭目养神。

    毕竟,她刚刚还在给他包扎,就算她下手是尽可能的轻,也一定会弄疼他的。

    可她看了他好几眼,这男人也没有睁开眼睛的意思,不由得轻推了一下顾景御,“顾景御,我扶你进卧室睡吧。”

    睡床总比睡沙发舒服,更何况他还是个伤病号。

    顾景御这才缓缓睁开眼睛,“包扎好了?”

    呃,苏可就觉得这男人没痛感,“好了,你去卧室睡吧。”

    “嗯,也好。”顾景御说着,扶着沙发站了起来,正要进卧室,忽而想起什么的扫向医药箱,“把最角落的那个针管和针剂拿出来给我。”

    苏可双手奉给顾景御,就见他单手利落的把针剂推入针管,随即转头看苏可,“把我裤子解开。”

    “干……干什么?”苏可心肝乱颤,同时也是怦怦直跳,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顾景御,就算他想对她做点什么,这个时候实在是不合适吧。

    他受伤了呢。

    还有,他要是真想做点什么的话直奔主题就好,这样子让她主动为他解裤子,原谅她,没有任何经验的她主动不了。

    顾景御无语的瞟了一眼花痴般的女人,冷声道:“我手里拿着针头,你说我要做什么?打针。”打预防破伤风的针,否则,若真的破伤风了,他死了也要捎带上苏可,都是她惹得他。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