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熟悉的气息

作者:厉凌烨白纤纤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弱水三千四叔我不敢了逍遥梦路叶心白陆爵风半步轻尘携相思超强狂暴盗贼这个大神开外挂不可名状的日记簿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萌宝天降爹地快来宠白纤纤最新章节!

    熟悉的气息。

    特别的熟悉。

    昨晚上,他就是这样的封住了白纤纤的,一次又一次。

    也把她的声音和抗议全都尽数的封堵住了。

    说不出来又推不开厉凌烨,最终的结果就是,她受伤了。

    一想起从早上醒来到现在所遭受到的那些罪,白纤纤就直皱眉头。

    干脆,她咬上了他。

    于是,唇齿间就传来了血腥的腥甜的味道。

    可厉凌烨不过是顿了一瞬,又是继续的封住了白纤纤的唇。

    仿佛她是他的宝贝。

    他就任由着白纤纤咬了他连续四次了。

    白纤纤迷迷糊糊的很快就不知今夕是何夕了。

    直到身子到了厉凌烨的怀里,他抱着她进了浴室,白纤纤的意识才终于回来了一点点,也才想起问厉凌烨,“你……你怎么又在这里?”

    老爷子不让他回来住的。

    可他就是在她的房间里。

    厉凌烨直接转移话题,“又严重了是不是?”

    白纤纤垂下眼睑,脸红了。

    他一提起她的伤,她就忍不住的脸红,“嗯。”

    “洗个澡就上药,然后乖乖睡觉,放心,我不动你。”厉凌烨安抚的将白纤纤拢紧在怀里。

    “礼……礼服还没脱。”

    “我来。”厉凌烨把白纤纤稳稳的放在地板上,干脆用力的一撕,只听‘嘶啦’一声,原本好好的礼服就报废了。

    白纤纤皱眉,厉凌烨说‘我来’的时候,她要是反应过来阻止他下手就好了。

    “好好的一件礼服,我猜最少也要几万块有没有?”

    厉凌烨扫了一眼礼服后领口的标签,这个牌子的礼服最便宜的也要几十万,他家爷爷并没有亏待自家的小妻子,不过几十万这个数字还是不要告诉白纤纤了,“几千块而已,距离我要求你每个月花掉的零花钱的数目差太多了,还有这样的礼服,穿一次惊艳一下就足矣了,以后,都不用再穿了,这是厉家的习惯。”

    厉家的女人,出席不同的场合自然是要换不同的衣服。

    不可能让白纤纤再穿一次的。

    “好吧。”撕了都撕了,白纤纤再反对也没用了。

    “厉凌烨,我自己洗。”

    “今早是我给你洗的,多一次少一次有区别吗?”厉凌烨霸道的否定白纤纤。

    白纤纤拧眉,还想要拒绝,可根本拒绝不了。

    结果就是,洗了澡出去,白纤纤整具身体都变成粉红色的了。

    厉凌烨将她放到了床上。

    白纤纤羞的闭上了眼睛。

    到底还是厉凌烨为她上的药。

    果然又严重了许多。

    厉凌烨上了药了就关了灯,骤然躺到床上的时候,白纤纤的身子僵了一僵,“说好了不碰我的。”

    “只是搂着睡,乖,放松。”厉凌烨长臂搂过白纤纤,轻声的诱哄着白纤纤,不然,她的身体太僵硬了。

    似乎,还是会下意识的抵触他的碰触。

    白纤纤知道反对了也没用,反对也是无效的。

    厉先生要是不想听她的意见,那就绝对不会听。

    厉先生霸道起来的时候,让她真想再咬他。

    也是这个时候,她才想起他脖子上她留下的牙齿印,刚洗过了澡再看过去,虽然牙印还在,但是已经淡去了许多。

    已经开始结痂了,不得不说,厉凌烨的体质真好。

    “厉凌烨,你怎么进来的?”疲惫的闭上眼睛,白纤纤寻了个舒服的姿势,低声问到。

    “很安全的方式,睡吧,爷爷不会发现的。”

    “从阳台上来的吗?”

    “嗯。”厉凌烨随口一应,也有些困顿。

    毕竟,昨晚上不止是白纤纤没睡觉,他也没睡觉。

    而且,昨晚上他一整晚都是在超负荷的兴奋中。

    早上白纤纤还睡了一个小时,他是一夜未睡,白天也是一天都没睡。

    两天没睡了,要是现在再不睡,就是铁打的人也受不了的。

    “厉凌烨,那很不安全,你知道不知道?”

    “没事,我困了,乖,好好睡觉。”厉凌烨是真的困了,一直没睡觉事小,他这清醒的时间里,全都在担心白纤结身上的伤,以至于精神一直的处于高度的紧张中。

    白纤纤听着他均匀的呼吸声,一会的功夫,两个人一起睡着了。

    这一晚,厉凌烨乖乖的吃素了。

    只能看着不能吃,虽然也是折磨,可总比再给白纤纤上几天药好多了。

    顾景御的公寓里。

    苏可费力的扶着顾景御走了进去。

    还好他伤的只是肩膀,不是腿。

    否则,她根本没办法把顾景御弄进公寓。

    他太高了,体重也比她的重多了,所以,就算是扶着他她都挺累的。

    “顾景御,我不会包扎,也不会上药,怎么办?”苏可放下了顾景御,粗喘的看着靠在沙发上一脸苍白的顾景御,他脸色不好,绝对是因为失血过多。

    可他就是不肯听她的话去医院,她也是没办法了。

    顾景御抬眸看向客厅一角的一个柜子,“那里有医院箱,你拿过来,我指挥你操作,很快就包扎好了的。”

    “你确定这样行?不用打针也不用输液?”

    “不用。”

    “好吧。”苏可只能认了。

    现在,她也只有听顾景御的份了。

    顾景御让她往东,她不能往西。

    她刺伤他了。

    他要是去告她的话,她就要进去看守所。

    苏可速度的去翻找到了医药箱。

    打开。

    可是里面的东西她全都不会用。

    “那个药,拿出来,还有纱布,还有消毒药水。”顾景御手指着医药箱里他想要的东西的位置,低声说到。

    苏可一样一样的拿出来,准备好的放在沙发上,“可是顾景御,我不会上药。”她真的不会上,也没上过。

    “盖子打开,递给我。”顾景御皱眉,庆幸苏可袭击他的时候不是同时两把匕首袭向他两边的肩膀,否则,他现在只怕已经废了。

    他还有一只手能用,还正好是右手,真他妈的算是幸运了。

    他真是没事闲的,非要今晚招惹苏可做什么。

    结果,自己受伤了。

    苏可打开了药瓶的盖子,递给了顾景御,再看他的伤,已经不怎么流血了。

    她胆子小,再加上也没有经验,所以,那匕首落下的时候,刺得并不是特别的深。

    只不过当时流了很多血,吓坏她罢了。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