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绯薄的唇落下

作者:厉凌烨白纤纤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弱水三千四叔我不敢了逍遥梦路叶心白陆爵风半步轻尘携相思超强狂暴盗贼这个大神开外挂不可名状的日记簿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萌宝天降爹地快来宠白纤纤最新章节!

    虽然是认识的女人。

    但是做个游戏,吓唬吓唬苏可也挺好玩的。

    顾景御一直低着头。

    苏可一边重新启动车子一边道:“先生是去云集路的终点吗?”这是乘客上车前下单的目的地。

    顾景御捏了一下嗓子,低声说道:“不了,我想去青城塔。”

    苏可一愣,大晚上的去青城塔,那是在郊区的方向,快到青城塔的几公里路是山路,那段山路路边并没有什么人家。

    她一个女孩子开出租送一个男人去那里,大晚上的实在是很不安全。

    苏可警惕的扫了一眼后视镜中的男子,其实他刚刚上车的时候,她就觉得他象一个人,可随即她就否定了。

    顾景御自己有车,怎么可能打车呢。

    又怎么可能正正好好的打到她的车呢。

    这显然不可能。

    “报歉,我不去青城塔,如果是去云集路就可以。”苏可只沉吟了一下,就直接拒绝了。

    她可是惜命的,才不想把自己的小命搭在一个陌生男人的手里。

    从她第一天开出租开始,她就很注意自己的出行安全。

    每天从一上车开始,就要接触到行行色色的男人女人了。

    如果是女人,她就觉得一路轻松,如果是男人,一路上都要一边开车一边戒备,真的很累。

    但没想到,今天乘客一上车,就要改变他下单的路径,第六感告诉苏可,这单不能接。

    顾景御眉毛一挑,强忍着笑的低声又道:“那就在去青城塔的附近,你觉得你安全的地方停车让我下车就好了。”

    “那也不行。”苏可警惕的还是拒绝,直觉告诉她,后面的乘空有问题。

    不然,他为什么一直低着头,不抬头?

    精神高度紧张的紧盯着后视镜里的男子,苏可就觉得这个时候她应该打个电话,跟谁说一下她现在的出车情况,这样万一真的要是出了事,也有人可以求救呀。

    “我就要去青城塔。”

    “报歉,我只按先生下的单出行,既然你改变了路线,我只能请你下车了。”苏可一点也不犹豫的还是直接拒绝。

    原本还想在拒绝男子之前打个电话出去的,结果,在男子这样强行的要求下,她根本没时间也没机会再打出去了。

    顾景御点了点头,嗯,苏可的防范意识不错,不过,游戏才开始呢。

    他忽而一伸手,身高臂长,居然让他一下子就得手了,“车钥匙留下,你下车。”

    他就要看看苏可是怎么应对这样的突然袭击的。

    然,顾景御想要检验一下苏可的反应的想法是好的,但是,他忽略了一个事实,开了两年多出租的苏可什么恶劣的人没见过呢。

    所以,对于被侵犯这种事,她早就有所防备了。

    可以说是时时的防备着。

    于是,下一秒钟,顾景御的尾音还未落,只觉得眼前有什么一闪,随即,肩膀上一痛,就觉得有肌肉被划开,鲜血好象流了出来。

    而与此同时,苏可不止是一匕首刺向身后的男子,同时另一手还拿出了防狼喷雾,一点也不客气的就喷向了顾景御。

    “啊……”的一声惨叫,肩膀上受伤的同时,顾景御的眼睛也中彩了。

    所谓的防狼喷雾说白了就是辣椒水,一点也不浪费的全都喷到了顾景御的眼睛上。

    这一声,顾景御根本来不及想到捏嗓子,所以,是他本来的声音。

    再加上这一伤之后,本能的头就后仰向了后排的座椅,苏可第一眼看到顾景御的时候,傻了。

    她其实是真的有怀疑过上车的人是顾景御的。

    可随即就否定了自己荒唐的想法。

    她知道顾景御不久前才买了一辆新车,而且就算不算他的新车的话,他已经开的九成新的车还有好几辆,有那么多车的顾景御怎么会打车呢。

    所以,她就是主观上认定了上车的人不是顾景御。

    所以这一刻,苏可彻底的傻了。

    她实在是没想到,居然会刺伤了顾景御,还赏了他一瓶辣椒水。

    吃惊的看着他,“顾景御,你忍着点,我这送你去医院。”

    她要疯了,她居然就伤了顾景御。

    顾景御懊恼的靠到了椅背上,眼睛已经辣的睁不开了,肩膀上很痛,他另一手摸上去,很粘腻的感觉,留血了。

    “可可,我现在这个样子是不是很丑?”一定是丑爆了。

    明明是想要酷酷的检验一下苏可的防犯意识,没想到他完全低估了苏可的应变能力。

    苏可出手太快了。

    快的他还没反应过来时,已经连中了两招。

    “景御,你忍着点,我马上开车。”苏可启动了车子,可是手一直在抖,她从来没有伤过人,这是她第一次伤人不说,最主要的是她伤的人居然是顾景御。

    天呀,为什么会这样?

    车子启动了起来,却不敢开快,只为,她的手一直抖,抖的车子一直在马路上划着S型的曲线。

    这晃来晃去的车身,让顾景御忍着眼睛上的辣意强行睁开了眼睛,正好看到苏可颤抖不已的手正攥着方向盘,他立刻道:“我只是受了伤,我可不想死,你把车停在路边,等确定心情平复了,再开车。”

    苏可深以为然,只好又将车停在了马路边上。

    “景御,是不是很疼?”苏可慌了,真的从来也没有伤过人,看着顾景御身上流出来的血,她吓得不行,扯着纸巾就要去擦那留出来的血,好骇人。

    “你给我闭嘴,给我深呼吸,再深呼吸,然后平稳情绪,然后送我回公寓。”

    “不……不去医院吗?”

    “你想让人知道你捅伤了我?”顾景御低吼,要是让他爸他妈知道是苏可伤了他,那苏可就完了。

    厉家的老宅。

    白纤纤扶着老爷了下了房车,再把老爷子送到了房间就上了楼。

    累死了。

    还有身上的疼意,一直都是酸疼酸疼的。

    原本在厉凌烨的办办室起来的时候,她的身体已经好多了,可是经过这一个晚上的带伤坚持,现在,又疼的厉害了。

    厉凌烨,她真想他在这里,她又想咬他了。

    推开卧室的门,白纤纤正要走进去,腰上倏的一紧,整个人就被人拉到了一个怀抱里,不等她惊叫出声,厉凌烨绯薄的唇,已经封上了白纤纤的小嘴……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