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晚上只能吃素了

作者:厉凌烨白纤纤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弱水三千四叔我不敢了逍遥梦路叶心白陆爵风半步轻尘携相思超强狂暴盗贼这个大神开外挂不可名状的日记簿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萌宝天降爹地快来宠白纤纤最新章节!

    白纤纤还在睡。

    只是哪怕是在睡梦中,一张小脸也是皱着的。

    小桌上的早餐一口未动。

    她没吃早餐,他也没吃。

    哪怕是饿,也没有胃口,也不想吃。

    低头看一下时间,厉凌烨皱起眉头。

    从季逸风那里拿来的药就在身上。

    季逸风说了,早中晚各三次,一次也不能少。

    尤其是早上和中午的这两次,只要及时上药,也许晚上就可以正常走动了。

    可白纤纤睡得这样沉,让他根本不舍得叫醒她。

    忽而,手机亮了一下,他看到是老爷子的电话,急忙挂断,生怕老爷子再打过来吵醒了白纤纤,转身就走出了休息室。

    身后,白纤纤睁开了眼睛,正好看到了厉凌烨闪身而出的背影。

    挺拔而修长。

    厉凌烨回拨了过去,“爷爷,有事吗?”

    “丫头怎么了?”

    厉凌烨脸色一沉,就知道老爷子会知道,果然已经知道了,“有些不舒服。”

    “不舒服就送医院呀。”

    “不用,没那么严重。”厉凌烨只能如此说明,否则,说不清楚他不送白纤纤去医院的原因。

    “既然没有送医院那么严重,晚上六点前别忘了把她送回来,记住没有?”

    “爷爷,能不……”

    然,厉凌烨求改期的话还没说完,那边老爷子已经挂断了。

    厉凌烨盯着手里的手机,如果不是与白纤纤一起买的情侣款,他有种想要砸碎的冲动。

    看来,这中午的药必须上了。

    否则,白纤纤一定熬不过晚上的折腾。

    推门而入,白纤纤静静的躺在那里,仿佛蒙着雾气的眼睛正盯着天花板,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抑或,她什么也没想。

    厉凌烨走过去,只得低声道:“纤纤,该上药了。”

    白纤纤徐徐转首,眸光落在厉凌烨的脸上,“是爷爷吗?”

    “嗯,他要你晚上六点前,一定到老宅。”厉凌烨心虚的说到。

    “我想自己上药。”

    白纤纤说完就转过了头去,继续看天花板,仿佛厉凌烨倒足了她的胃口一般,她再也不想看厉凌烨了似的。

    “你自己真上不了。”厉凌烨拿过了药瓶,拧开了盖子,准备好后便去解白纤纤之前上好药后又穿上了的裤子。

    这条裤子,就是她对他的防备,时时刻刻都在防备着似的。

    白纤纤眼看着厉凌烨的手落在了她的裤子拉链上,突然间的就伸出了手。

    厉凌烨只觉得手腕上一紧,一只白皙的小手就握住了他的手臂,随即,白纤纤的小嘴就咬了上来。

    是的,是咬。

    狠狠的咬。

    厉凌烨没有挣脱,甚至于动都没有动,微微阖眸,只要她高兴,她怎么咬他都可以。

    一秒钟。

    十秒钟。

    二十秒钟过去了,咬累了的白纤纤才终于松开了小嘴,头也软了的倒回到了枕头上。

    微喘着,眸光落在她才咬过的位置上,红鲜鲜的两排牙印,宛然就是她的唇形,却是,染着血的唇形。

    她咬得很过瘾,可是咬完了,看着厉凌烨手臂上的牙印,居然犯贱的心疼了。

    白纤纤,她就一孬种。

    厉凌烨眼看着她脸色好了些许,另一条手臂就凑近了她的小嘴,“要不,这边也咬一下,对称了才好看。”

    听着他有些孩子气的话语,白纤纤怒瞪了他一眼,然后,真的就不客气的咬了过去。

    还是如之前那样的狠,半点余地都不留。

    她才不要留呢。

    是他弄伤了她。

    既然他要她疼,那他也要跟着她一起疼,否则,这口气她咽不下。

    就算是厉凌烨,也咽不下。

    终于,厉凌烨的手腕一边一处的两排牙印,这样看起来,还真的对称了,居然一点也不觉得违合。

    “老婆,气也气了,咬也咬了,还是先上药吧,等上了药,你要是还不解气,我继续给你咬,咬哪里都行。”

    “真的?”白纤纤闪亮着一双眼睛,确认的问到。

    “真的。”

    “那好,你低头下来。”

    厉凌烨心底一个激棂,可他是男人,说出口的话自然不能收回来。

    微微的俯首,若幽潭般的眸就对上了白纤纤的,先是静静的看了她足有两秒钟,随即闭上了眼睛。

    这张脸,哪怕是闭上了眼睛也俊美的不象话。

    俊美的让人羡慕嫉妒恨。

    白纤纤一眼也不眨的看着这张脸,她心心念念了十七年的男人,到了这一刻,哪怕还是气极,可还是舍不得呀。

    微一仰头,她的牙齿就咬在了厉凌烨的脖颈上。

    如之前一般的狠。

    松开时,厉凌烨的脖子上顿时就热闹了。

    白纤纤看着这最新出来的两排牙印,眯着眼睛说道:“不准穿高领的衣服,不准遮住,也不准上药,厉凌烨,你听到没有?”

    厉凌烨睁开眼睛,脖子上有些疼,可他还是不由自主的唇落就印在了白行纤的唇上,就在白纤纤就要发作之前,倏的撤开,“听到了。”

    他以为,她咬的一定是他的脸,没想到最后居然是脖子。

    这点子牙齿留着就留着吧,留在脖子上也没什么打紧。

    就算是有人问过来,他也有自己的回答。

    小妻子没有咬自己的脸,还是给他留了脸面的。

    毕竟,他弄伤了她,这咬在脖子上根本弥补不了她任何什么,他心甘情愿。

    “我要看着的。”白纤纤又狠狠的瞪了厉凌烨一眼,就觉得自己这点小惩罚实在是太轻了。

    可她还能拿厉凌烨怎么办呢?

    真想不爱他,那就不用受伤。

    可是,爱了就是爱了,哪怕卑微,她也爱了。

    裤子轻落。

    一片清凉徐徐的落在伤处。

    白纤纤的手死死的抓着床单,这样的场景,哪怕是她看不到,也羞死了。

    好在,厉凌烨的手很轻很轻,轻的仿佛羽毛拂过那每一处。

    而最重要的是,药膏所过之处,疼痛便弱去了些微。

    终于上完了药,白纤纤的脸已经涨成了猪肝色,“厉凌烨,你出去。”等他拉上了被子,她急急的催着他赶紧出去。

    他再留在这里,她羞的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厉凌烨抚额,不过心情已经好多了,至少刚刚为白纤纤上药的时候,她没那么抵触他的碰触了。

    想到白纤纤早饭中饭都没吃,厉凌烨急忙打电话给洛风,“订两人份徐记的午餐,送到办公室,对了,要清淡口味的。”

    季逸风说了,白纤纤这几天最好都吃清淡的。

    季逸风还说了,他从今天开始也要‘吃素’,没个十天半个月绝对不能碰白纤纤。

    如果可以,他宁愿昨晚只要她一次,那从今天开始是不是夜夜都可以竹笙歌了?

    可惜,这世上没有如果。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