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天上掉馅饼了

作者:厉凌烨白纤纤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弱水三千四叔我不敢了逍遥梦路叶心白陆爵风半步轻尘携相思超强狂暴盗贼这个大神开外挂不可名状的日记簿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萌宝天降爹地快来宠白纤纤最新章节!

    厉凌烨脸黑,“什么时候把药给我?”

    第一次的,被季逸风吼被季逸风骂他居然没有反驳。

    季逸风无奈的摇了摇头,人已经迅速的下了床,开始穿衣服,“跟我去医院,我配给你。”

    “哦,好,我出去等你。”厉凌烨说完,转身就走,他还有事情要交待季逸臣,既然来了,就一次交待清楚。

    刚出季逸风的房间,就看到被佣人叫起来的季逸臣,眯着眼睛走过来,一付没睡醒的样子,“厉凌烨,大清早的,你发什么疯?”

    “把你新订的房车送去给我爷爷,立刻马上。”否则,老爷子要是因为车没有及时换而迁怒于白纤纤,以白纤纤现在的身体根本受不了。

    这事,他必须跟上。

    一刻都不能耽误。

    “喂,我那是给我妈订的,凭什么让给你爷爷?”季逸臣不干了。

    “你不是一直想要合并我S市的制药厂吗?这次不用合并了,送给你。”厉凌烨想都不想,直接说到。

    季逸臣的眼睛顿时亮了,“你说真的假的?再说一遍,我得录音。”

    否则,就是给厉凌烨反悔的机会,录下来,以厉凌烨说了绝对办到的性格,他是绝对不会反悔的。

    “赶紧把车送过去,我说了就算。”

    “厉凌烨,你小子什么时候这么慷慨了?我告诉你,让我送你车也行,你不止是要给我那家制药厂,然后车也得再还给我一辆一模一样的全新的?我妈可等着呢,我答应她的,马上就要到她的生日了,这是我妈的生日礼物。”

    “好。”厉凌烨还是半丝犹豫都没有的就答应了。

    “呃,厉凌烨,我后悔了怎么办?”季逸臣此刻就觉得自己刚刚要少了,不应该只要一个制药厂,他就觉得要个两个三个看厉凌烨的样子他都能答应似的。

    今天的厉凌烨特别的好说话,仿佛换了一个人似的。

    “反悔可以,车我不要了。”眼看着季逸臣开始得寸进尺,厉凌烨淡淡的说到。

    他这是在攻心。

    果然,季逸臣生怕到手的制药厂没了,那可是得不偿失,他还是见好就收吧,咧嘴一笑,“不反悔不反悔,大家哥们一场,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不就一台车吗,反正我妈还有半个月才过生日,记得半个月内车一定到哟。”季逸臣笑着走到厉凌烨的身边,兴奋的就要去拍厉凌烨的肩膀。

    天上掉馅饼了,厉凌烨第一次这么慷慨,不知道有这一次,还有没有下一次了。

    “滚。”厉凌烨利落的一闪,狠气的低吼了一声。

    季逸臣这才想起他的洁癖,“真麻烦,碰也碰不得,真不知道你跟你那个小妻子是怎么做的?难道,你也不让她碰?”

    季逸臣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厉凌烨瞬间黑脸,“闭嘴。”他要是对小妻子有洁癖,也不会有昨晚的事情了。

    “喂,你吃枪药了呀。”

    “哥,你少说两句,烨哥,我们走,快。”季逸风已经换好了衣服,阻止他哥刺激厉凌烨,这个时候还是不要惹上厉凌烨的好。

    第一次看到厉凌烨吃瘪,急得跟什么似的。

    厉凌烨是真的活该,可是小嫂子可怜了。

    季逸臣眼看着自家弟弟也醒了,跟着厉凌烨就走,晕晕的追上去,“季逸风,你们这是去干吗?等等我,我换了衣服也跟着你们一道去呀。”

    他就觉得这一定是去什么好玩的地方,不然,以季逸风睡懒觉的习惯,一大早居然起床跟着厉凌烨就走,太不寻常了。

    厉凌烨哪里能让他去,如果他要是自己会配药,他连季逸风都不会找,这么逊的事,他恨不得再无人知道,“我和逸风有事,不是去玩,你回去睡你的觉,别忘了让人把车给我爷爷送过去。”

    “喂喂……”季逸臣还想跟上去,可是只穿短裤的他实在是不好就这么清凉的跟着走,最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两个人消失在大门前。

    白纤纤醒了。

    被闹钟惊醒了。

    迷糊的睁开眼睛,入目的一切都是陌生的,她这才想起她昨晚跟着老爷子到了老宅。

    然后,睡到正酣的时候,好象厉凌烨来了。

    想到昨晚发生的一幕幕,白纤纤的脸倏的红透,可是伴着的,是全身的酸痛。

    白纤纤试着动一下,身体仿佛被撕裂了一般的痛。

    厉凌烨,他弄伤她了。

    她明明哀求过他的。

    可他就是不肯放过她。

    一次又一次,仿佛被饿坏了的兽,只想一次性吃饱。

    白纤纤闭上眼睛,这一刻,真的不想动。

    可是,脑子里另一个声音又在告诉她,这个点爷爷一定起了,她住在这里,要是起晚了,爷爷一定会对她有看法的。

    老人家都起得早,而且都不喜欢年轻人睡懒觉。

    咬咬牙,白纤纤试着坐了起来,可还不等下床,人就疼的又倒了下去。

    她真的起不来了。

    整具身体都仿佛是别人的似的,她根本支配不了。

    厉凌烨,他害死她了。

    闭上眼睛喘口气,白纤纤还是挣扎着起来了。

    明明这个时候一想起昨晚上凶猛的厉凌烨,她就恨得牙痒痒,可爷爷真要是坚持让他们离婚,她居然……居然还是舍不得他。

    她是疯了。

    真的疯了。

    而昨晚上疯了的是厉凌烨。

    她从来不知道他居然还有那么凶猛的一面。

    换上他昨天带来的衣服,还好是裤装,是那种老人家比较喜欢的保守款式。

    试着走了两步,连她自己都觉得别扭。

    站在洗手间的镜子前,她很庆幸厉凌烨带来的这套衣服足够保守,否则,要是让爷爷看到她领子里面的红红点点,她不用活了。

    昨晚明明都分开了,他居然还能追到这里。

    白纤纤一步一步的挪到门前,真疼,每一步都疼得她不想活。

    可也只能咬牙坚持。

    一开门,就看见正在走廊里打太极拳的老爷子。

    呃,她怎么就有一种感觉,老爷子这打的不是太极拳,而是正看着她什么时候起床呢。

    如果不是迫于她是女子,估计老爷子的太极拳能打到她的卧室里,“爷爷,早上好。”调整好情绪,白纤纤带面微笑,乖巧的问好。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