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你就一禽兽

作者:厉凌烨白纤纤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弱水三千四叔我不敢了逍遥梦路叶心白陆爵风半步轻尘携相思超强狂暴盗贼这个大神开外挂不可名状的日记簿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萌宝天降爹地快来宠白纤纤最新章节!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他总是能回想起五年前的那一晚。

    那是他生命里的第一次,也是迄今为止唯一的一次。

    很轻很轻的下手,哪怕知道白纤纤已经生过孩子了,可是很神奇的,他居然不反感,甚至于那种洁癖的病症都没有犯过。

    终于,多少次后的这一次,安静的老宅里让他终于再一次的品尝到了五年前的那种感觉。

    白纤纤终于醒透,下意识的就去推身上的男人。

    厉凌烨大掌捉住了她的手,轻轻置在她的身侧,薄唇便悄然落了下去。

    所有的嘤咛尽数淹没在温柔的吻中。

    夜,仿如一场梦。

    从天黑到天亮,从前只是睡一觉的时间。

    但是这一晚,天都朦朦亮了,白纤纤还没睡。

    她想睡,可是根本就睡不了。

    厉凌烨根本就不放过她。

    仿佛一个饿了许久的人,突然间的得到食物,就再也不肯撒手了。

    她迷迷糊糊的昏过去的时候,天已经彻底亮了。

    厉凌烨这才发现不对,微拧着眉头抱起了白纤纤。

    才发现自己这一夜有多荒唐。

    也是第一次的失控了。

    抱着白纤纤进了浴室,从头到尾,她都在他怀里昏睡着。

    厉凌烨有些皱眉,这才感觉到不对劲。

    分开了白纤纤的腿,厉凌烨的脸色黑了。

    眼看着天已经亮透了,厉凌烨轻轻的将白纤纤放在床上,盖好了被子,想了一下还是给白纤纤定了闹钟,就让她再睡一个小时。

    毕竟老爷子起得早,她要是起得太晚,只怕……

    真想她是在他的别墅,那么一整天不起都没关系。

    可是现在……

    厉凌烨眉头越拧越重,直到发觉再不走就走不了了,这才转身进了阳台,就在初起的晨光中,悄然消失在了老宅。

    迈巴赫飞一样的行驶在马路上。

    只用了十几分钟的时间,厉凌烨就敲响了季家别墅的大门。

    有佣人来开门了,一看到是厉凌烨,急忙的请了进去,“厉……厉先生,你这是要找大少吗?”

    “两个一起找。”厉凌烨淡淡的道。

    “大少和二少都找?”佣人看看时间,真的很早,这个点要是把大少叫起来,她觉得很有可能失去这份工作了,要是再把二少也一起叫起来,那她很有可能是百分百的失去这份工作了。

    太早了。

    况且,昨晚上二少是后半夜下了手术台才回来的。

    这现在去叫醒二少,是不是有点太不人道了?

    “对,马上。”厉凌烨冷冽的声音带着不容拒绝的味道。

    那佣人迟疑了一下又一下,看厉凌烨这样严肃的样子,似乎好象是真的有急事的样子,要是真耽误了,只怕她被赶走的可能性更大。

    一咬牙,她只好道:“我先去叫大少。”

    “好,叫醒了让他到客厅来,季逸风在哪个房间?我直接去叫他。”

    “好好好,二少的房间在二楼左拐最里面一间。”佣人巴不得厉凌烨自己去找二少,这样二少醒了也怪不到她的头上。

    于是,佣人去叫季逸臣了,厉凌烨到了季逸风的房间,直接推门而入。

    季逸风睡得很沉。

    他也不管了。

    一伸手就拎起了季逸风的耳朵,“起来。”

    “起开。”季逸风正睡得香沉,还以为是在做梦,下意识的就去推厉凌烨。

    可,根本推不开,厉凌烨愣是拎着他的耳朵把他拎了起来,“给我起来。”

    季逸风吃疼的不情不愿的睁开眼睛,一看到是厉凌烨,再看看墙上的时钟,顿时拧起眉来,“大清早的,你这是干嘛?我是季逸风,我不是季逸臣,我要睡觉。”说完,他倒下了继续睡。

    厉凌烨在季逸风坐起来的时候就看到他的黑眼圈了,不由得语气缓和了些微,“昨晚加班了?”

    “凌晨一点才下班,到家都快两点了,这才睡了三个小时,你走开,你去找我大哥,你不要来烦我。”季逸风闭着眼睛咕哝着。

    厉凌烨继续皱眉,先是顿了一下,随即还是下定决心的道:“我可能弄伤了人,季逸风,你要配药给我,嗯嗯,立刻马上。”

    “弄伤了送医院,我这不是医院,你走。”季逸风困的想砍人。

    有什么事都等他睡饱了再说,现在就是天王老子他都不想管,他只想睡觉。

    “那个,不能把纤纤送医院。”厉凌烨只好实话实说,要是把白纤纤送到医院,估计全天下都知道他对她做了什么……

    可他这一次真的是情不自禁。

    他没撒谎。

    “什么,你把你老婆弄伤了?”季逸风听到纤纤两个字,终于八卦的睁开了眼睛。

    眼看着季逸风看过来,厉凌烨别扭的转过身看向窗外,“嗯,昨晚上,不对,就是刚刚之前。”

    “啥意思?”季逸风有点没反应过来,“吵架了?”

    “不……不是。”

    季逸风看着厉凌烨有点涨红的耳后根,越来越精神了,“到底怎么回事?你不说清楚,我就当你老婆是被狗咬了,我这就去给她配狂犬疫苗去。”

    “季逸风,你给我闭嘴,你才狗呢。”厉凌烨恼了,他又不是狗,弄什么狂犬疫苗。

    季逸风眼看着厉凌烨恼了,就明白是他把白纤纤弄伤的了,欣赏的看着他的表情,随即身子一倒就闭上了眼睛,“行行行,我现在闭嘴,我睡觉了,拜拜。”

    好象是第一次看见厉凌烨这样捉急的样子,挺有趣的。

    不折磨一下厉凌烨,不抓住这个整治厉凌烨的机会,报一下厉凌烨屡次三番的欺负他和他大哥的仇,他就不姓季。

    厉凌烨站在床边,低头看着倒头就睡的季逸风。

    这事他已经开口了,有一个季逸风知道就已经够了,绝对不能再让除了季逸风以外的人知道了。

    一咬牙,厉先生低声说道:“我昨晚做了一晚,她昏过去了,受伤了。”

    现在回想起来,昨晚那个不节制的他,他就觉得那不是他。

    第一次的失去理智,失去节制。

    可是,做也做了,他再不弄来药给白纤纤送过去,只怕她今天下不了床。

    他看过了,肿的已经不能看了。

    所以,才昏过去的……

    季逸风腾的跳了起来,“厉凌烨,你就一禽兽……”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