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越想越委屈

作者:厉凌烨白纤纤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弱水三千四叔我不敢了逍遥梦路叶心白陆爵风半步轻尘携相思超强狂暴盗贼这个大神开外挂不可名状的日记簿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萌宝天降爹地快来宠白纤纤最新章节!

    嫁汉嫁汉,穿衣吃饭。

    是他自己非要娶她的。

    “好,我问问情况,就回复你。”

    白凤展挂断了电话,白纤纤这才急忙下了床,推开了休息室的门,才发现是厉凌烨办公室的一个小隔间。

    有钱人真会享受呀。

    办公室里还有小休息室,真舒服。

    可是看看时间,这已经五点多了,厉凌烨这是去与汉丁顿先生洽谈项目去了?

    那谁来给汉丁顿先生做翻译?

    白纤纤三步并作两步的就往小会议室的方向跑去。

    象厉凌烨和汉丁顿先生这样的人物,时间可以论金子计算的,她这样睡了一个多小时,岂不是耽误了两个人金子般的时间了?

    白纤纤很歉然,居然一不留神就睡着了。

    轻轻的推门,她就想在不打扰三个人洽谈项目的情况下悄悄的溜进去,然后自自然然的开始她的翻译工作。

    “这里还有些小瑕疵,可以这样修改……”忽而,白纤纤被这句法语惊得愣住了。

    这是厉凌烨在讲法语,绝对不是汉丁顿先生。

    汉丁顿先生的法语带着他的居住地的地方口音,很浓重。

    但是厉凌烨的法语却是很纯粹的没有任何地方口音的法语。

    他原来法语说得这样的流利。

    那还用她做什么翻译呀,根本就是浪费两个大富翁彼此的时间好不好?

    两个人直接谈就是了,她一翻译,就相当于两个人的话都各重复了一遍,绝对的浪费时间呀。

    白纤纤怔怔的站在门外,想起她还小声的嘀咕说厉凌烨脸皮真厚,厚到家了,那还是在厉凌烨的耳边说的。

    厉凌烨一定听到了。

    却没有任何的反应。

    那时候他一定在想着今晚上要怎么惩治她吧。

    白纤纤真是服了,真不知道这男人到底还有多少的惊喜等着她去发掘。

    “进来。”她正懵懵的不知道是进还是退的时候,会议室里,传来了厉凌烨霸道的不允许她拒绝的声音。

    白纤纤立时浑身一抖,只好低着脑袋走了进去,“厉总,还……还需要我做什么吗?”

    他们讨论的内容她一知半解,在这一行上,她完全是个门外汉。

    现在也不需要她做翻译了,她真不知道厉凌烨让自己进来还能做点什么。

    “汉丁顿先生说你们已经签了协议是不是?”

    这一句,厉凌烨是用中文再用加上很严厉的语气问过来的。

    他以为白纤纤今天只是为汉丁顿先生做一下临时翻译,没想到刚刚讨论细节的时候,说起后续合作中还是需要一个法语翻译来联络双方的工作人员,没想到汉丁顿先生居然告诉他,白纤纤已经与汉丁顿先生的公司签了协议了。

    他并不觉得这份兼职不好,只是觉得小妻子遇到这样重大的事情最好是跟他商量一下。

    这样至少他能给她把把关,至少那些学不到东西的翻译工作就不要做了。

    “是。”白纤纤就象是个做错事的小学生似的,还低着脑袋,一付请家长训斥的样子。

    “下次记得跟我商量一下,坐吧,记记笔记,多少了解一下这个项目,后续你也要参与进来的。”厉凌烨看到白纤纤一副她知错了的样子,不由得心中一软,便让她坐下了。

    白纤纤本来也觉得自己是应该与厉凌烨商量一下的,那样想的时候还觉得这其中有哪里不对,不过一下子没想起来罢了。

    这会子厉凌烨一说要求她下次跟他商量,她猛然想起她觉得不对劲的地方是什么了,“厉凌烨,你消失了两天两夜不回家,电话不接也不打一个,你要我怎么跟你商量?你没有资格管教我。”

    不说他夜不归宿的事情,白纤纤还觉得没什么,这一说起,就特别的委屈。

    她不止是担心他会拈花惹草,还担心他会出事,所有的担心加在一起,她曾经失眠了一整夜。

    那是只有她自己才知道的煎熬。

    小妻子这一反驳,厉凌烨顿时哑口无言。

    又一次,被白纤纤给说的没有还口之力了。

    可是,会议桌上还有汉丁顿先生和陆雨菲呢。

    他掩唇低咳了一声,“别闹,先谈工作,晚上回家再谈我们的事情。”

    陆雨菲已经睁大了眼睛,看看厉凌烨再看看白纤纤,就觉得这其中有故事。

    昨天前天,厉凌烨两天没有到公司,是洛风通知她厉凌烨这两天不工作,把所有的应酬都推掉的。

    她一直以为厉凌烨是专门去陪白纤纤了呢。

    但现在听白纤纤的语气,似乎不是那么回事。

    厉凌烨不止是没来公司上班,连白纤纤也见不着。

    这是什么情况?

    陆雨菲也完全不明白了。

    这件事,洛风应该知情。

    等她有机会一定要问一问洛风到底是什么情况。

    不过一想到厉凌烨这两天并不是陪着白纤纤的,她心底就一阵舒服。

    白纤纤听到厉凌烨夹杂着些许疲惫的声音,就想起他手机不见的事情了,心便有些疼,“好,回去你要好好的交待清楚。”

    好多事,他还没跟她说清楚呢。

    她不追问不代表她不介意。

    没想到他居然还说她不找他商量。

    他人都不见了,她跟谁商量?

    白纤纤越想越委屈。

    哪怕他姿态低下来了,她也委屈。

    厉凌烨听着白纤纤带着哭腔的声音,哪里还有心情继续谈项目,便转头对汉丁顿先生道:“今天就谈到这里吧,细节上再有一天就能谈完,明天继续好了。”

    “好。”汉丁顿先生站了起来,“没想到厉先生对项目了解的这样透彻,你的提议,我今晚会认真考虑纠错的,明天见。”

    “您客气了。”厉凌烨微微一笑,便对陆雨菲道:“你代我去送送汉丁顿先生,嗯,明天九点还是这间会议室见。”

    “是,厉总。”陆雨菲去送汉丁顿先生了。

    小会议室里一时间又只剩下了白纤纤和厉凌烨。

    白纤纤红着眼睛站在那里,不理会厉凌烨,不说话也不动。

    厉凌烨看着她小媳妇一样委屈的样子,不由得抚了抚额,走过去站在她面前道:“我为我失踪的两天郑重向你道歉,给你一次惩罚我的机会,说吧,你想怎么惩罚我?不过,只许惩罚一次哟。”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