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你去哪里鬼混了

作者:厉凌烨白纤纤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弱水三千四叔我不敢了逍遥梦路叶心白陆爵风半步轻尘携相思超强狂暴盗贼这个大神开外挂不可名状的日记簿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萌宝天降爹地快来宠白纤纤最新章节!

    “陆小姐,这样不好吧,她现在是我的员工。”

    “汉丁顿先生,您今天的企划书是不是想要原封不动的带回去?”陆雨菲微笑一语。

    这语气,与厉凌烨如出一辙,根本就是厉凌烨教出来的,陆雨菲尾音还未落,汉丁顿先生就道:“白小姐,你过去吧,记得一会厉先生过来的时候,你也一起跟过来。”

    不然,遇到有些专业词语他英文中文都不够的时候,还是要用法语,还是要白纤纤来翻译。

    这个案子他这次亲自过来Z国洽谈,绝对不能出任何的问题了。

    否则,就是功亏一篑。

    “好。”白纤纤现在也明白,汉丁顿先生这是担心得罪了厉凌烨呢。

    不过,汉丁顿先生要是不开口,她还真不好意思把他丢给陆雨菲,毕竟,他的母语是法语,英文不过是小学生水平,日常用语没问题,再深奥下去,就绝对有问题了。

    这也是汉丁顿先生请她做翻译的原因吧。

    她中英文和法语全都听说写流利,而且精通。

    五年的法国生活,一点也不是白过的。

    那五年,她学到了很多。

    转身往厉凌烨的办公室走去。

    这不是她第一次去厉凌烨的办公室,但只要一想到他走出电梯时的黑脸时,白纤纤就不由得紧张起来。

    高跟鞋轻轻踩在大理石的地板上,却还是发出了低低的声音,一声一声敲打着她的心口。

    忽而,白纤纤清醒了过来。

    明明是厉凌烨错在先,不回家也不报备一下,失踪了两天现在还跟她甩脸子,他这过分了吧。

    这样一想,白纤纤立刻放轻松了。

    抬腿迈进了厉凌烨的办公室。

    一室的咖啡香,应该是陆雨菲在知道他抵达前就为他现磨好的咖啡,香气浓郁,很好闻。

    她一袭浅绿色的裙子,虽然依然没有精致的妆容,但对因为裙子和鞋子都是厉凌烨亲自搭配买下来的,所以,穿在她的身上很合身不说,重要的是美。

    还是那种一如既往的感觉,很仙。

    “坐。”厉凌烨端起咖啡,轻轻啜饮了一口,指着他对面的椅子说到。

    “呃,我又不是你的手下,我坐沙发。”

    “对哟,你是我老婆,也好,为夫的就陪你去坐沙发,嗯,咖啡还是茶?”

    “咖啡,你亲自给我倒。”白纤纤的目光落在茶几上的磨好的咖啡液体上。

    透明的玻璃杯顶还冒着热汽。

    明显的才磨好的。

    不得不说,陆雨菲是一个很称职很体贴的秘书。

    想到体贴这个字眼,她头皮都麻了一下。

    女秘书对男总裁很体贴,这很耐人寻味。

    厉凌烨端着手里的咖啡才要坐下,就被白纤纤这一句给定住了,“呃,要为夫我亲自给你倒咖啡?”

    “嗯,加黄糖,两包。”

    “我这里没有黄糖。”没想到,某人居然跟白纤纤说没糖。

    “那你的咖啡呢?你不要告诉我,你没加糖。”

    “真没加。”

    白纤纤欠起了身形,一伸手就去拿他手里的咖啡杯,厉凌烨眼看着她的手伸了过来,便一手将咖啡杯递给她,一手护在边上,生怕她拿掉到了地上烫到她自己,“你试一下就知道了。”

    白纤纤真不相信了,这现磨的咖啡要是不加糖,那得多苦。

    咖啡杯到手,白纤纤什么也没想的就喝了一口。

    苦涩的味道瞬间漫在口鼻间。

    果然,他没加糖。

    “好苦。”她差点吐出来。

    “这样呢?”厉凌烨看着她皱巴巴的小脸,突然间就抢过了自己的咖啡杯放在了茶几上,随即轻轻一带,就将她带到了自己的大腿上一起坐下,等白纤纤要抗议的时候,他的唇已经落了下来。

    辗转中,咖啡的味道与男人的味道一起绞在唇齿间,白纤纤忘记了呼吸,也忘记了所有。

    世间,只剩下了一个厉凌烨。

    明明是气冲冲的让他给她倒咖啡,兴师问罪来着,结果,他一个吻,她就要缴械投降了。

    想到这里,白纤纤一下子清醒了,小手一推,猝不及防的居然让她得逞了,也推开了厉凌烨。

    厉凌烨微微后撤了一点点,眯眼看着白纤纤,“长脾气了?”

    “说好了给我倒咖啡的,厉先生,你不能反悔。”白纤纤是笑着说完这一句的。

    原本以为再与厉凌烨见面,一定会吵吵闹闹冷脸的。

    可是他一直对她笑,那笑容就象是有魔力一般,不知不觉间就消解了她原本以为会有的冷场。

    “应该都是老婆给老公倒咖啡吧。”

    “我到你的公司来,你是主人,自然是要你为我倒咖啡,还有就是……”白纤纤说到这里,故意的顿了一下,“厉凌烨,你是不是得亲自向我解释一下,这两天晚上你去哪里鬼混了?”

    一想起那天晚上许晴云替他接的电话,白纤纤小脸就绷了起来,说什么也不能他一陪笑她就就此翻篇放过他,那她岂不是输惨了。

    不行,不可以。

    “你猜?”厉凌烨凑近了白纤纤,气息也尽数的喷吐在她的小脸上,带起丝丝痒痒的感觉,抓着心都飘浮了起来。

    “我又不是你肚了里的蛔虫,也不是你车里的行车记录仪,我才不猜,厉凌烨,是你要给我一个交待,好歹,你刚刚自己亲自叫我老婆的,我可没有强迫你。”

    “出了点小事情。”厉凌烨轻描淡写的说到。

    “那你手机呢?”白纤纤继续追问,许晴云替他接电话的那个疙瘩要是不解,她早早晚晚会被那疙瘩折磨死,那还不如直接问了。

    她可不想自己折磨自己。

    那是傻。

    “没带在身上。”厉凌烨眸色如常的说到。

    白纤纤却是心底里激棂一跳,脑袋瓜一下子抬起,目光灼灼的对上厉凌烨的眼睛,“厉凌烨,你是忘记带手机了呢,还是被人拿走了?”

    “有什么区别吗?”

    “有,如果是没带,说明你最近丢三落四了,精神恍惚,需要看医生了。

    如果你带了而被人拿走了,那我想知道那个人是谁?

    有种拿走你手机,而你还抢不回来的人,厉凌烨,他于你一定很重要,是让你很没办法的人,而能让你厉凌烨都没办法的人,是厉凌轩还是你其它的亲人?”

    这是白纤纤刹那间的感觉,想到这些,便脱口而出的问了出来。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