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躁音……

作者:厉凌烨白纤纤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弱水三千四叔我不敢了逍遥梦路叶心白陆爵风半步轻尘携相思超强狂暴盗贼这个大神开外挂不可名状的日记簿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萌宝天降爹地快来宠白纤纤最新章节!

    五年了,他也想翻盘。

    想当年,启东在他的手上一直经营的好好的,每一年的利润都有上升,谁知道被财务会计卷走了近一个亿,从此,就再也缓不过来了。

    而现在这个世界,只要你没钱,什么都玩不转。

    所以,真不是他能力不行,而是始终都没有遇到一个可以帮白家的人。

    “你赚了钱,就会把我妈的保险箱赎回来?”白纤纤还是不相信,但是,她现在似乎不相信也没有其它的好办法。

    “嗯,雨柔的东西,我也不想流落在外。”

    “那你还要抵押出去?”白纤纤怒,真希望面前的这个男人不是自己父亲,她没有这样的父亲。

    可奈何,每个人最没有办法选择的就是自己的生身父母。

    “难道,你想启东真的破产,我们一家人流落街头吗?纤纤,你那么善良,你不会那样想的。”

    白纤纤无语了。

    她原本是想要自己赚钱赎回保险箱的,但是又想到那要一个相当长的周期,她就怕事情变化太快,到时候等她真攒够了钱,而妈妈的保险箱都找不到了。

    所以,刚刚白凤展开口的时候,她就在想,也可以先把保险箱拿回来,至于赎回保险箱的钱,以后她慢慢还给厉凌烨就好了。

    有钱不怕算。

    她早晚会还的。

    否则,谁知道明天会是什么样子呢。

    五年前,她根本想不到妈妈的保险箱会被白凤展拿去抵押。

    所以,哪怕是现在的五天后,她都觉得自己无法掌控。

    她能掌控的,只有自己和宁宁的人生和生活。

    其它的人,不是她想就能掌控的。

    根本就是有心无力。

    白纤纤犹豫了。

    “纤纤,这是爸最后一次求你了,只要你能让启东起死回生,以后爸爸一定不会亏待你的,你就是爸爸的好女儿。”白凤展继续劝着白纤纤,眼睛里,仿佛已经有了启东重新有了生机的版图。

    只要有大项目做了,只要给他施展的机会,不用两年,启东就会重回五年前的颠峰时刻。

    白纤纤看着白凤展额头的皱眉,这五年,白凤展老了很多。

    甚至于,鬓角都有白发了。

    “爸,我试一下吧。”她对厉凌烨,真的不是很了解。

    她对厉凌烨,只有爱。

    可是爱不代表了解,也不代表一切。

    她还无法确定自己能不能说服厉凌烨。

    一切,只能去试。

    白凤展立刻舒展了皱眉,笑了开来,“我就知道纤纤一定有办法的,走吧,下楼去泡茶,咱们一家人好好的说说话聊聊天。”

    听着白凤展平易近人的声音,白纤纤的记忆回到了五岁的时候,那时的过往她只记得一些零星的片断,具体的,早就记不得了。

    她记得白凤展与妈妈曾经也很恩爱的,她第一天上幼儿园的时候,就是白凤展和妈妈一起送她去的。

    那是她记忆里最美的一个画面。

    哪怕是多年以后,也不曾褪色过。

    原来,她一直渴望有爸爸有妈妈的生活。

    只可惜,从六岁时妈妈过世,那种生活就成了她毕生的一个梦。

    再也没有办法延续了。

    不管怎么样,曾经,白凤展也对她好过关心过。

    “好。”白纤纤终于答应了下来。

    只是但愿,这一次白凤展不要再诳她了。

    再亲的亲情都经不起诳骗,更何况,他们现在的亲情已经脆弱到只有一个姓氏在唯系着了。

    下楼的时候,客厅里传来了优扬的钢琴曲。

    是白璐璐拿手的经典曲目《献给爱丽斯》,白纤纤在这个家里从小听到五年前,太熟悉这个曲目了。

    以前只要家里来客人,这首曲目就是白璐璐的必弹曲目,也是白璐璐唯一在练的曲目。

    没想到白璐璐居然趁着她上楼与白凤展谈事情的时候,就开始勾搭厉凌烨了,还真是一点也不浪费时间不浪费机会呀。

    白纤纤停在了楼梯口,也挡住了白凤展,她没有下楼。

    她也不急下楼,白璐璐这一曲马上就弹完了,她就听听厉凌烨的毒舌评价好了。

    反正,她对自己男人有信心。

    厉凌烨就从来都没有让她失望过。

    一曲终了,白璐璐兴奋的也是自信的走回到沙发前,“凌烨,我弹的怎么样?好听吧?”

    白纤纤小时候也想学钢琴,不过,白纤纤小时候连钢琴都碰不到,所以白纤纤什么也不会,这一点,白纤纤怎么也比不上她的。

    她就是要把白纤纤比下去,让厉凌烨知道她才是名门闺秀的淑女才女,白纤纤什么都不是。

    “躁音。”厉凌烨就两个字,再没有多余的评价了。

    白纤纤还没走下去,都能想象到白璐璐此时大受打击的样子了。

    哈哈,她家男人果然没有让她失望,简直太深得她的心了。

    就凭他这样的评价,让她一辈子给他洗手做羹汤她都愿意,甚至是甘之如饴呀。

    厉凌烨,能不能让她少爱他一些。

    “厉凌烨,我可是拿过奖的,你怎么能这么说我?”白璐璐委屈极了,她兴奋的弹完了这首名曲,还以为能等来厉凌烨的赞美,结果,不止是没有赞美,相反的居然是侮辱。

    都是白纤纤,一定在厉凌烨面前说她的坏话了。

    否则,以前听过她弹琴的,从来没有这样评价的,厉凌烨就是被白纤纤给盅惑了。

    “什么奖呢?”厉凌烨不以为意的反问。

    “就是我们大学……大学校庆的奖。”

    “是优秀奖吧。”

    白璐璐不吭声了,实在是没想到厉凌烨居然一说就中。

    “不过是个安慰奖罢了,只要校庆有上台表演的,都会得一个优秀奖。”

    白璐璐低下了头去,是的,校庆里只要参加演出的最差的都有优秀奖。

    厉凌烨他怎么那么厉害,好象知道她参加校庆演出了似的。

    难不成,他真的知道了?

    他查过她了?

    那是不是代表他对她有兴趣?

    所以,才派人去查的?

    一想到这个,白璐璐顿时象是打了鸡血似的,从沮丧又满血复活了。

    却没想到,厉凌烨接下来的点评让她更加的坐不住了。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