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好象是不行

作者:厉凌烨白纤纤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弱水三千四叔我不敢了逍遥梦路叶心白陆爵风半步轻尘携相思超强狂暴盗贼这个大神开外挂不可名状的日记簿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萌宝天降爹地快来宠白纤纤最新章节!

    她悄悄的想象着,忽而就觉得身上一轻,这一次,不是她煞风景了,而是厉凌烨。

    厉凌烨手捂着腹部躺在床上,此时,额头上全都是冷汗。

    胃疼,很疼。

    因为不想吓到白纤纤,他静静的躺在那里,不动了。

    白纤纤还闭着眼睛,还以为厉凌烨有什么特殊的节目呢。

    据说,男人做起来有时候是很变态的。

    可是等着等着,她发觉不对了。

    她这都等了好半天了,厉凌烨也没有再靠近她。

    她悄悄的看向厉凌烨。

    已经习惯了的黑暗中,男人的身形轮廓很清晰,他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

    白纤纤不放心了,她想看看厉凌烨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这男人不行?

    才开始就不举了?

    所以,放弃了?

    无数个念头闪过脑海,最终,白纤纤起身摁开了床头灯。

    床头灯暖色的光线照过来。

    厉凌烨的额头全都是汗珠。

    可是,她感受了一下卧室里的温度,空调开的很低,必须要盖被子才能睡觉。

    那就不是热的。

    毕竟,他们好象才开始。

    他也没做什么大动作吧。

    所以,那细细密密的汗珠,应该是冷汗。

    白纤纤的小手放到了厉凌烨的额头上,其实下午逛超市的时候他就退烧了的。

    象他这种从来不吃药的人,吃下药后药效来得特别快,但白纤纤这个时候就以为他是发烧反复了呢。

    可是手落在上面后,根本感觉不到烫。

    一只大掌倏的握住了她冰冰凉凉的手,“白纤纤,别动。”厉凌烨就想白纤纤的手放在他的额头上,这一刻突然间就想起了小时候他生病的时候,母亲也是这样把手放在他的额头上,久久不移开。

    母亲那是放心不下他。

    现在白纤纤也是放心不下他吗?

    “厉凌烨,你一定是生病了,快起来,我带你去医院。”厉凌烨不发烧,但是额头的冷汗证明他是病着的。

    确定不了他的病,白纤纤也不知道要怎么给他买药。

    所以,还是去医院比较安全。

    让医生对症下药。

    不然吃错了药更不好。

    “我……我胃疼。”厉凌烨回握着白纤纤的手,虽然小,可他就是不想松开。

    手虽小,却仿佛蕴藏着大能量。

    他从来不生病。

    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处理。

    “是不是很疼?我和宁宁从来不胃疼,所以,真不知道要吃什么药,厉凌烨,我们去医院吧,我打车,我陪你去。”白纤纤心疼了。

    此时什么心思都没有了。

    就想他好起来。

    厉凌烨皱眉,“你感觉一下,你真的一点事都没有?”他有点怀疑是不是自己吃坏了肚子。

    白纤纤很认真的感受了一下,“我真没事。”

    忽而,厉凌烨终于想到原因了。

    他不吃辣,很多年不吃辣。

    但是今天在海底捞,他吃辣了。

    “手机给我。”

    “哦,好。”白纤纤乖巧的去拿厉凌烨的手机,直接递到了他的手里。

    厉凌烨拿着手机,却并不急着拨出去,而是起身松开了白纤纤的手,然后下了床,推开阳台的门走了出去。

    身子有些微晃,看得出来他很疼。

    白纤纤很想追过去。

    可随即就明白他为什么去阳台了。

    这是不想她听到他打电话的内容。

    小脸顿时就落寞了。

    他不喜欢她听,她就识时务的不要跟过去了。

    厉凌烨打给了季逸风。

    没想到手机那边只响了一声就挂断了。

    厉凌烨皱眉,只好忍着痛再次拨了过去。

    他很疼。

    就算是打扰了季逸风的床上好事,也要打。

    小妻子不是医生,今天这样的日子,他不想带着她去医院度过。

    好在,这次季逸风接了起来,“咦,烨哥真的是你呀?”

    “呃,我的号码难道你以为是谁?”厉凌烨没好气的。

    “我……我哥说你今晚会很忙很忙,我刚刚以为你是正忙着的时候,一不小心手误摁到了我的号码呢。”季逸风解释着。

    这解释让听着的厉凌烨脸色越来越黑,“你哥真闲,是时候找点事给他做做了。”

    “别,别,烨哥,我哥他最近可忙了呢,对了,烨哥,你是不是有事?”否则,大晚上的,据说床上又有佳人相伴,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绝对是真有事。

    “我胃疼,要吃什么药?”

    “烨哥你也会生病?”季逸风象发现新大陆一样不可置信的问到。

    “少废话。”不生病他这么晚的打他电话干嘛,“我今天吃了辣的火锅锅底,现在就胃疼了,吃什么药?”

    “我知道了,等着,我马上给你送过去。”

    “好。”厉凌烨点头,此时让他开车有些困难,让白纤纤出去买药,这么晚了,他不放心。

    “记得让小嫂子给我开门哟。”季逸风听到只是普通的胃疼,顿时就放轻松了,嘻笑着说到。

    “滚。”厉凌烨挂断了电话,便倚在了栏杆上。

    夜风徐徐的漫过漫身,清爽怡人,很舒服。

    他从阳台的小茶几上拿过了烟盒,点燃了一根长烟,狠吸了两口,才舒服了一些。

    这才捻熄走进了卧室。

    小妻子的担心他是看在眼里的,所以,不想她一直担心。

    “厉凌烨,真的不用去医院吗?”白纤纤虽然对厉凌烨不想她听到他的电话内容很不舒服,可他是病号,她不跟他一般见识。

    “不用,只是普通的胃病。”

    “我去给你买药吧,反正你钱多,大不了我就把药店所有的胃药都买回来,然后我好好的研究一下说明书,总有一款是适合你的。”

    “扑哧”一声,厉凌烨笑了。

    常年的冰山脸真的笑了。

    好象,他有记忆以来,这是他的卧室里最温馨的一刻。

    哪怕胃还疼着,可是被一个小女人这样的关心着,还有温暖的话语,他很满足。

    至少,这个婚没有结错。

    那么,以后不管如何走下去,他都不会后悔。

    “不用了,会有人送过来的。”他揽过她的身子,一起靠在了床头上。

    感受了一下她的存在,突然间就觉得胃也不是那么疼了。

    这世上,最疼的从来都是失去。

    彻底的失去。

    其它的,真的不算什么。

    人生,除生死,无大事。

    他以后有白纤纤就好了。

    这一刻的他终于明白为什么不反感她的接触了。

    是因为她身上那种浓浓的人间烟火的气息。

    而不是象许晴云那种飘渺的仿如天上云的气质。

    那是与他一样的感觉,冰冷。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