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我做你爹地,如何?

作者:厉凌烨白纤纤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弱水三千四叔我不敢了逍遥梦路叶心白陆爵风半步轻尘携相思超强狂暴盗贼这个大神开外挂不可名状的日记簿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萌宝天降爹地快来宠白纤纤最新章节!

    水杯是卡通杯,图案是熊大。

    白纤纤拿起来的时候,厉凌烨就注意到了,这是白纤纤的水杯。

    这个水杯的旁边还有一个小一号的图案是熊二的卡通杯,那一定是白晓宁的。

    白纤纤倒水前还认真的洗了又洗。

    不过倒的水就是自来水烧开后的热白开。

    因为,白纤纤这里没有桶装水。

    从来不喝自来水的厉凌烨看了又看,好在是烧开的热水,也算是消过毒了吧。

    他昨晚在这里吃的面,现在也好好的。

    白纤纤往门前走去,边走边道:“宁宁醒了帮我照顾一下。”

    “哦,好。”在白晓宁之前,厉凌烨从来没有照顾过孩子,白晓宁于他来说就是个意外,连他自己也不明白自己不止是不讨厌那孩子不说,居然还会喜欢。

    没想到,白纤纤才下了楼,白晓宁就醒了,“水,水。”

    孩子跟他一样,也渴了。

    厉凌烨看了一眼只喝了一口的水,还是觉得这水不能喝。

    看来,等他们吃过了粥吃了药,白纤纤和白晓宁必须跟他走。

    拿过了白晓宁的熊二杯,倒了水递给他,“小心别烫着,热。”

    白晓宁早就看到了厉凌烨,大眼睛一直盯着他,“厉先生,你昨晚没离开我家吗?”

    如果没离开,那就是留在这里过夜了。

    那是不是就算妈咪和厉凌烨一起过夜了呢?

    听小朋友们说,他们的爹地和妈咪都是在一起过夜了之后才生下他们的。

    既然能在一起过夜了,那爹地是不是已经对妈咪动心了呢?

    小家伙期待的等着厉凌烨给他答案。

    厉凌烨摸了摸小家伙的头,“没,我不放心你。”其实还有不放心他妈咪白纤纤,可白纤纤毕竟是因为拒绝了他而受的伤,所以,这么让他出糗的事情,还是不要让白晓宁知道了。

    否则,厉凌烨就觉得在这个小东西面前特别的没面子。

    白纤纤,她昨晚真有种。

    白晓宁咧开小嘴,露出一口小白牙,美美哒了。

    厉凌烨说不放心他呢,他很开心。

    “厉先生,昨晚上谢谢你。”虽然爹地不肯认他,但是,每次自己有危险的时候都是爹地救了他。

    要不是爹地,他现在就不能说话也不能喝水了,不是淹死就是炸死了。

    厉凌烨眸色一凛,以很严肃的表情问道:“白晓宁,我和厉凌轩是兄弟,为什么你称呼他的时候叫他厉叔叔或者干爹,叫我的时候就是厉先生呢?”每次听到这种差别对待,厉凌烨就觉得很不爽。

    明显的疏离的感觉呀。

    “他是我干爹呀,你不是我干爹也不是我爹地,我自然就叫你厉先生了。”孩子越说越小声,其实每次叫厉凌烨厉先生的时候,都是有点咬牙切齿的。

    就觉得厉凌烨好过份,为什么不能好好的爱妈咪呢?

    妈咪一个人带他,好孤单,也好可怜呢。

    他每次看到妈咪偷偷的哭,都心疼。

    “就是因为我不是你干爹和爹地,所以才叫我厉先生?”厉凌烨皱眉,这么疏离的称呼,这孩子居然给了他这么一个蹩脚的理由。

    “对。”白晓宁白了厉凌烨一眼,一付你就算有意见也没用,我就这样叫了。

    听到白晓宁笃定的话语,厉凌烨眨了眨眼,试探的问道:“不如,我直接做你爹地,如何?”

    “真的吗?真的吗?”白晓宁不相信的眼睛都亮了,连着追问了两句。

    对于孩子这样的反应,厉凌烨唇角勾起,微微一笑,轻声道:“嗯,真的。”

    “太好了,那妈咪一定很开心。”小家伙手舞足蹈的在床上摇摆起了小身板,晃得水杯里的水都漾出来了。

    看着被子上的水渍,小家伙吐吐舌,“糟了,我弄湿了被子,一会妈咪会训我的。”

    “没事,一会爹地就带你和妈咪去我的别墅,以后,你和你妈咪都住到我那里,怎么样?”既然白纤纤死活不同意,厉凌烨就决定先从白晓宁这里寻找突破口了。

    再加上他发烧的事情,两者合而为一,他就不信白纤纤不肯跟他走。

    白晓宁听到这里,这才有些警觉了。

    厉凌烨这些话,其实更应该征询妈咪的意见才对吧。

    咬了咬唇,“这个,我要问过我妈咪才能回答你。”

    厉凌烨拧眉,这绕来绕去,一切又回到了原点。

    刚刚白纤纤还没答应对他的发烧负责任呢。

    看来,他根本指望不上白晓宁这个小东西了。

    想诳了白晓宁真的有些困难。

    看着孩子的眼睛,就觉得这孩子不是厉家的种真的可惜了,智商绝对的在线。

    可惜了。

    指望不上白晓宁,他就还是装病吧。

    不对,他不是装病,他是真的有病。

    发烧三十八度三,那可绝对不是开玩笑的。

    这还是白纤纤亲自认定的呢。

    他就不信白纤纤会在他发烧的情况下不管他的死活。

    回到椅子上,厉凌烨如软虾米似的放松的靠坐在上面,“白晓宁,我跟你一起发烧了,都是你害的。”

    不管怎么样,还是找一个同盟比较好。

    白晓宁昨晚上算是欠了他救他的一条命呢,多多少少总应该站在他这一边一点点吧。

    总不能只听白纤纤的,那他就少了一个助功了。

    白晓宁喝了一口水,打了个喷嚏,小手摸了摸头,果然发烧了,“厉先生,我妈咪呢?”

    “去买药了。”厉凌烨没好气的看着小东西,心里还在想着怎么样能让这孩子做他的助功。

    “那就好,吃了药很快就好了的,一定是昨晚上江水太凉的缘故。”孩子想了想,又想到了昨晚上发生的事情,不由得小脸都有些白了。

    后怕这种事,在此刻体现的特别的强烈。

    江水,炸弹,每一样都是要人命的事情。

    “所以,我发烧了,白晓宁你也要对我负责的。”小东西太难诳了,所以,厉凌烨决定来一个救命之恩的精神绑架。

    他的确是救了这个小东西,其实也不算是精神绑架啦。

    “你要我怎么对你负责?”白晓宁小嘴微张,实在是没想到厉凌烨一个大人居然会让他一个小孩子对他负责。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