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你要对我负责

作者:厉凌烨白纤纤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弱水三千四叔我不敢了逍遥梦路叶心白陆爵风半步轻尘携相思超强狂暴盗贼这个大神开外挂不可名状的日记簿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萌宝天降爹地快来宠白纤纤最新章节!

    厉凌烨已经不太记得发烧的感觉了。

    体会了一下身体,只有白纤纤柔软的身体靠在他身上泛起的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除此之外,他不觉得自己生病了。

    “对,最少也有三十八度,我去买药,你放开我。”白纤纤点头,厉凌烨会有什么情况她不知道,但是宁宁要是久烧不退会烧成肺炎的。

    那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

    看着白纤纤认真的表情,厉凌烨终于道:“拿体温计来。”

    不是他不相信白纤纤,而是觉得她不过是随手一摸而已,居然就能确定他发烧了?

    他就觉得发烧这种事,从来都跟他无关的。

    他厉凌烨怎么可能发烧呢。

    白纤纤抿抿唇,感受着腰上的那只大掌,心又没来由的狂跳了起来,“你不放手,我怎么拿体温计?”

    厉凌烨这才发现自己好象抱她抱上瘾了。

    这不能怪他。

    都说女人是水做的骨肉,以前他不相信,现在他有点相信了。

    抱着白纤纤就是那样的感觉。

    很舒服。

    又或者,是他只尝过一次女人滋味的身体突然间的因为白纤纤而觉醒了?

    总之,只要抱上白纤纤,他就不想放手。

    白纤纤眼看着他不松手,不由得着急了。

    宁宁还发烧呢。

    一把就抓过了厉凌烨另一只闲着的手,先是落在了自己的额头上,“你摸一下,是不是冰冰的?”

    厉凌烨感受了一下,白纤纤的额头不止是冰冰的,还象凝脂一样,触感特别的好。

    白纤纤也不等他回答,转而就抓着他的手落向了他自己的额头上,“再摸摸你的,很烫,厉凌烨,你仔细感受一下,有没有觉得有点冷?”

    白纤纤这样一说,厉凌烨才发觉他好象还真的有点象她说的那样,有点冷。

    厉凌烨只好松开了白纤纤,然后就坐在椅子上,一眼不眨的盯着她去拿体温计。

    体温计拿来了,是那种老式的体温计,白纤纤用这个用习惯了。

    白纤纤甩了甩。

    但是真的要为厉凌烨量体温的时候,她的脸‘腾’的红了。

    老式的体温计要放在腋下,但是厉凌烨穿了一件修身的白色衬衫,必须要解开一颗扣子体温计才能放下去。

    厉凌烨一看到白纤纤的表情就明白了。

    “给我解开。”

    “我……”白纤纤抿了抿唇,要她给厉凌烨解扣子,还是在这样清醒的情况下,她怂了。

    “不解就算了,我也不用吃药。”厉凌烨脸不红心不跳,白纤纤不给他解,他就不量体温,也不吃药。

    白纤纤无语极了。

    如果是换个男人,她转身就走,烧成肺炎也跟她没关系。

    但是换成是厉凌烨,到底是舍不得了。

    果然是谁先爱上的,谁就卑微。

    如葱白般的小手轻轻落下,落在厉凌烨白衬衫的扣子上。

    指尖有些控制不住的微抖。

    解了半天,才好不容易解开了一颗。

    露出男人小麦色的肌肤,性感的让她连呼吸都滞了一滞。

    急忙的移开视线,拿过体温计闭着眼睛摸索着塞到了厉凌烨的腋下,确定了位置,再摁下他的手臂,“五分钟内不许动,否则就不准确了。”

    “好,你陪我。”厉凌烨听着白纤纤温柔的声音,再回想了一下她的小手在自己腋下动来动去的触感,继续脸不红心不跳的命令着白纤纤。

    白纤纤无语凝噎。

    怎么就觉得厉凌烨比白晓宁还白晓宁,就象个孩子似的。

    “我去煮粥吧,不然要是真发烧了,不能空腹吃药的。”如果不是确定这是一个大男人,白纤纤真以为厉凌烨是个小孩子了。

    厉凌烨想起自己今天要做的事情,便继续脸不红心不跳的道:“要我自己测体温也可以,但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什……什么事?”白纤纤忽而就想起了昨晚上这个男人无赖的行为,非要她跟着他去他那里住下。

    “我要是发烧了,你要照顾我。”这样,白纤纤就没有理由拒绝去他那里了吧。

    毕竟,她这里连张能够他躺下他的床都没有。

    厉凌烨静静的看着白纤纤,他的眼睛干净而清澈,可是白纤纤一对上他的,便不由自主的垂下了脑袋瓜,“你……洛风可以照顾你。”

    他又不是孩子,不过是发烧而已,自己能照顾自己吧,干嘛非要扯上她。

    白纤纤真是不知道要怎么拒绝了。

    “如果我发烧了,也是因为宁宁才发的烧。”昨晚的事,他还没告诉她,但那是一定要告诉白纤纤的,白纤纤早晚都要知道,这样白纤纤以后不管走到哪里都会警惕,以免再发生昨晚那样的事情。

    “因为宁宁?”白纤纤秒愣,昨晚她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她什么也不知道。

    “对,所以你要对我负责。”

    白纤纤倏的抬头,听着厉凌烨这句话怎么就觉得怪怪的呢。

    可是哪里怪,她又说不上来。

    “负……负什么责?”

    “负责我的衣食住行,直到我退烧为止。”

    白纤纤咬唇,明明对上的是一个看起来尊贵无比的男人,明明就觉得他举手投足间都是宛若神袛的感觉,可为什么她此刻只想到了一个词汇呢。

    那个词汇就是,无赖。

    “五分钟到了。”她愣神的功夫,厉凌烨看了一下腕表,很满意白纤纤刚刚乖乖的陪在他身边,说什么煮粥,说什么买药,他一开口,她就走不动了。

    遇见他的女人都会犯的病,白纤纤也犯了。

    还说不喜欢他,口是心非的小女人。

    白纤纤这才发现五分钟真到了,小手重新伸到厉凌烨的腋下,小心翼翼的不去碰到他的肌肤,可衬衫下就那么丁点的空间,到底还是电流一般刷的划过了一下。

    她取出体温计,认真的看起来。

    “三十八度三,厉凌烨,你真的发烧了。”转身,白纤纤再也不理他了,再理他,一大一小两个男人都得烧成肺炎。

    厉凌烨看着她利落的取了米淘了淘再下锅,然后摁下了煮粥的按钮,转身就要下楼去买药,不由得道:“我要喝水。”

    于是,白纤纤只得小媳妇般的去倒水,再拿给傲娇大总裁喝喝喝,最好喝死他呛死他……

    就知道欺负她。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