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发烧了

作者:厉凌烨白纤纤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弱水三千四叔我不敢了逍遥梦路叶心白陆爵风半步轻尘携相思超强狂暴盗贼这个大神开外挂不可名状的日记簿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萌宝天降爹地快来宠白纤纤最新章节!

    如果不是他喝多了脑子断片了,也不至于让一个孩子救自己,让一个孩子与一个魔鬼一样的女人斗智斗勇了。

    静静的站在江边,醒透了的厉凌轩咬牙,不找到那个女人,他就不姓厉。

    迈巴赫驶离了江边,不疾不徐的驶往T大。

    与来时相比,此时的厉凌烨虽然放松了些微,可是思维一直都在运转着。

    脑海里全都是那个长发及腰的女人,她为什么这么的想要弄死宁宁呢。

    看一眼后视镜,孩子到底是孩子,虽然一场惊吓吓到了孩子,不过很快就放松了下来。

    此时的白晓宁已经睡着了。

    寂静的车里,甚至能听到小东西均匀的呼吸声,睡得很安稳。

    厉凌烨就担心宁宁吓出了后遗症,那就惨了,他就没办法向白纤纤交待了。

    迈巴赫再一次的回到了T大的公寓前。

    从出去到回来,不过是两个多小时的时间,可哪怕是厉凌烨,也有了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原来生与死,不过就是瞬间的转换。

    推开门,白纤纤睡得很沉,与他怀里的白晓宁有的一拼。

    果然是母子连心,白晓宁出事的时候,白纤纤就睡不安稳,如果不是白纤纤踢掉了被子引他来替她盖被子看到手机里的短信,只怕宁宁现在……

    轻轻将孩子放在白纤纤的身边。

    这床,实在是太小了。

    一个人睡都小,更何况是挤着母子两个了。

    厉凌烨皱了皱眉头,回到书桌前打开了电脑,将剩余没有回复完成的邮件全部回复完毕。

    这才打开了QQ。

    “洛风,江边情况怎么样?”

    “已经搜到了二少的车,不过……”洛风的字打到这里,顿住了,他不敢接着打下去了。

    那个女人到现在都没有找到,要是真让那个女人逃了,只怕厉凌烨会剥了他的皮。

    “找不到你也不用回来上班了,嗯,就这样吧。”厉凌烨说完,就关了QQ,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小床上,白晓宁紧挨着白纤纤,母子两个睡得很沉很沉。

    仿佛这一个晚上,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厉凌烨又想起白纤纤对自己的拒绝了。

    可那又怎么样,明天一早,他一定要带她去他的公寓。

    以后,她都必须跟他住。

    想到这里,便打了个电话给厉凌轩,“派个人把宁宁的衣服都送去我那里。”

    “哥,你这是……”

    “以后,宁宁跟我住。”说完,厉凌烨就挂断了,其它的,他根本不需要向厉凌轩解释。

    也没必要。

    厉凌烨睡着了。

    就睡在椅子上。

    也是白纤纤的公寓里唯一一个能让他休息的地方了。

    总不能,让他厉凌烨睡地板吧。

    他宁愿睡椅子,也不睡地板。

    白纤纤醒来的时候,天才朦朦亮。

    她是觉得身边太热了,所以,就被热醒了。

    醒来,就看到了身边的白晓宁,下意识的伸手一搂,“宁宁回来了。”

    然,下一秒钟,白纤纤一下子惊跳了起来。

    孩子发烧了。

    身上很烫很烫。

    这一刻,所有的意识也终于回笼了。

    昨晚上发生的一幕幕仿佛就在眼前。

    厉凌烨带她去了校医那里打了针上了药,再包扎好,就把她抱了回来。

    而她呢,不知道是不是药物的作用,不争气的居然就睡着了。

    是厉凌烨替她去接的宁宁吧。

    想到厉凌烨,白纤纤转身扫向周遭,这才发现椅子上的厉凌烨。

    应该是睡的不舒服,所以,睡着的他眉头也是紧皱着的。

    她看看厉凌烨,再看看白晓宁,一大一小两个人的脸色都有点不好。

    宁宁发烧了,是不是厉凌烨也……

    想到这里,白纤纤下了床,轻手轻脚的走到了厉凌烨的面前,看着他好看的容颜,只觉得心口又怦怦乱跳了起来。

    昨晚,她真的应该答应他的。

    就凭她是这样的爱他,她答应他也是应该的。

    可是,她到底还是拒绝了他。

    理智战胜了爱的冲动,她阻止了自己的疯狂。

    不,不能想这些了,宁宁还发烧呢。

    她要赶紧确定一下厉凌烨是不是也发烧了,然后赶紧的去买退烧药和消炎药。

    厉凌烨昨晚还好好的,所以,她就是认定了他一定是去接宁宁的时候才染上的感冒,而后发烧了。

    手轻轻的落下,就落在厉凌烨的额头上。

    肌肤与肌肤相触的那一瞬间,只觉得有一股电流流过漫身。

    烫。

    真的很烫。

    果然,厉凌烨和白晓宁一起发烧了。

    白纤纤松手,转身就要去煮粥,然后再下楼去买药。

    这样等药买回来,电饭煲里的粥也好了。

    吃了粥后正好吃药。

    然,白纤纤才一转身,腰上突然间一紧,“别走。”厉凌烨低喃着,握住了白纤纤纤细的小腰。

    如果不是知道白晓宁的存在,任谁都不会相信白纤纤居然有一个四岁的儿子的。

    “啊……”白纤纤愣住,正想要挣开了逃走,厉凌烨手上一用力,站立不稳的白纤纤不偏不倚,正好坐在了他的大腿上。

    白纤纤仰起小脸,正好对上男人若幽潭般望不见底的墨瞳,仿佛旋涡一般要把她吸引进去。

    看着他的眼睛,白纤纤忘记了反抗,就那么乖乖的坐在了厉凌烨的腿上。

    离他这是样的近,又是这样的亲密,她是真的真的完全不会思考了。

    甚至于,都忘记了宁宁和厉凌烨都在发烧的事情。

    厉凌烨看着她懵懵的样子,不由得失笑,“要去哪?”还说不喜欢他,可是她的眼睛里分明就写着‘喜欢’两个字。

    他厉凌烨还从来不知道还有女人会嫌弃他。

    那不可能。

    厉凌烨磁性的嗓音,让白纤纤这才回神,也才想起自己要去煮粥买药的大事来,“厉凌烨,你放开我,我要去煮粥要去买药,你和宁宁发烧了。”

    她的手一摸就确定了,她的手就是体温计。

    从生下宁宁,对发烧这种事,她有很强的判断力。

    “发烧?我也发烧了?”厉凌烨愣住,在他的记忆里,上一次的发烧好象还是在十几岁的时候,具体是哪一年已经忘记了。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