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就是要弄死他

作者:厉凌烨白纤纤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弱水三千四叔我不敢了逍遥梦路叶心白陆爵风半步轻尘携相思超强狂暴盗贼这个大神开外挂不可名状的日记簿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萌宝天降爹地快来宠白纤纤最新章节!

    白纤纤生的这个儿子,就是该死。

    她就是要弄死他。

    只是,原本是想一边弄死白晓宁,一边折磨一下白纤纤的,没想到折磨对象居然变成了厉凌烨。

    这一句,让厉凌烨浑身激棂了一下。

    有洁癖的他让人碰一下都难受,这让人意淫了一下,更不舒服。

    想到他今晚看到的五年前的那个监控视频的截图照片,不由得浑身都起了鸡皮似的,“五年前,是不是你?”

    “哈哈哈,堂堂厉少连睡了你的女人是谁都不知道吗?真是好笑呀,厉凌烨,被女人睡的滋味好不好?”

    “你……真的是你?”这样问出口的时候,直觉却是在告诉厉凌烨,那晚的女人不应该是这个女人。

    他分明记得那晚的女人哪怕是受了喷雾的影响,可是对他的每一下都是温柔的。

    而他之所以这样问,不过是想继续的拖延时间而已。

    越来越近了。

    再有两分钟就到了。

    此时车窗外的视野中,已经看到了那座大桥。

    “是我又怎么样?不是我又怎么样?厉凌烨,五年了,要不要再尝尝女人的滋味?”女人邪笑着说到,忽而,她“啊”的一声惊叫了起来,“小兔崽子,你居然敢咬我。”

    是白晓宁,白晓宁趁着她说话走神的功夫,狠狠咬了一口。

    女子吃疼,顾不得与厉凌烨说话了,直接把白晓宁摁在了一旁的副驾驶的位置上,随即启动了车子,“厉凌烨,告诉白纤纤,我就是要她痛苦,我就要弄死她的儿子让她一辈子活在痛苦中,哈哈哈。”

    “不要……不要……”那边,白晓宁失声喊到。

    厉凌烨听着那边孩子的喊声,心急如焚,“宁宁,她做了什么?”

    “车开到了江……江……”

    “嘟嘟……”手机断线了。

    宁宁的声音,女人的声音,一起消失了。

    厉凌烨的车已经开到了桥上,正好看到一辆车撞开了桥的护栏,直坠江中。

    午夜的时分,桥上的车流量很少很少,如果不是他亲自找过来开过来,根本不可能有人发现有车掉到江中了。

    那么等到天亮,只怕白晓宁和厉凌轩……

    厉凌烨不敢往下想了。

    “宁宁……”厉凌烨红了眼睛,车速真的已经飙到了最快,仿如长了翅膀一样的,就差飞起来了。

    油门已经踩到了底。

    与此同时,厉凌烨也摁下了蓝牙,“洛风,马上叫搜救队,厉凌轩的车掉进江里了。”

    说完,他一个急刹车,车子还没停稳,便急急跳下了车,望着桥下十几米外的江水,厉凌烨想也没想,纵身一跳,就跳了下去。

    脑子里就一个念头,宁宁不能死,厉凌轩也不能死。

    他的弟弟,他要救。

    白纤纤的儿子,他也要救。

    只要一想到一大一小有可能淹死,他的心就刺痛起来。

    宾利车掉落在水中溅起了巨浪,随即便有水灌了进来。

    白晓宁这才发现那个女人特别的坏,居然开了窗子。

    此时,江水正迅速的漫进车里。

    很快被水漫过的车就要沉下去了。

    眼看着女人已经推开了车门爬了出去,白晓宁也去推车门。

    孩子的力气小。

    可是在面对死亡的时候,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真的就让他打开了车门。

    然,出去面对的也是水。

    无边无际的江水。

    好在,车子还有一部分露在江面上,孩子机灵的随手抓了一个飘过来的浮木,然后就拽向了厉凌轩所在的车门。

    他很庆幸,女子因为自己跳车而摁开了车锁键。

    江水漫到了身上,一片冰冷。

    厉凌轩被卷入了江水中。

    一口口的水灌入口中,他终于醒了过来。

    “什么情况?”

    白晓宁已经被一个浪花打远了一些,天色很黑,小东西根本看不清厉凌轩,只能凭厉凌轩的声音确定他醒了过来,顿时一喜,“厉叔叔,我们在江里,快救我。”

    他虽然会游泳,可是这江水太冷了,岸边好象还很远的样子,孩子根本不确定自己能游到那里。

    厉凌轩彻底的清醒了过来。

    好在他会游泳,朝着孩子就游了过去。

    他完全不知道刚刚他睡着的时间都发生了什么。

    但是这个时候,先救白晓宁,先游到岸边再说。

    “扑通”一声,身边传来巨响。

    有人落水了。

    “宁宁……厉凌轩……宁宁……厉凌轩……”厉凌烨高喊了起来。

    水花溅得太高。

    江下很黑,他什么也看不清楚。

    “我在这里,在这里。”白晓宁一听到厉凌烨的声音,就惊喜的喊了起来,实在是没想到厉凌烨不止是替他妈咪接了电话,居然还来得这么快。

    “哥,这边,快救宁宁。”厉凌轩也听到了声音,虽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但已经想到一定是自己喝多了,脑子断片了。

    厉凌烨听到声音奋力的游了过去。

    越近,越觉得不对劲。

    “宁宁,你身上有什么?为什么嘀嘀响?”

    “手表,是那坏女人的手表。”白晓宁这才反应过来他手腕上还戴着那个坏女人强给他载上的手表。

    “丢掉,快丢掉,到我这边来。”厉凌烨疯了一样的游过去。

    那种‘嘀嘀’响的声音,是他一辈子的恶梦。

    那是定时炸弹的声音。

    听到白晓宁说是女人戴在他手腕上的,就更加确定了。

    白晓宁根本不明白这是什么状况。

    但是孩子天生的敏锐感早就告诉了他,那个女人的东西绝对不是好东西。

    再漂亮的手表也不如妈妈送给他的。

    小手一摘,狠狠的往远处丢去。

    可是他的力气实在是太小,根本没丢多远。

    随着一个浪花打过来,那小手表离他只有一米多远的距离。

    厉凌烨已经游了过来。

    “凌轩,快躲开,那手表是炸弹。”

    厉凌轩听到这一句,随着厉凌烨一起往远处游去。

    身体已经冷的几乎要透支了。

    所有的力气仿佛要被抽光了一样。

    可是求生的本能让他们不顾一切的往远处游去。

    白晓宁已经落在了厉凌烨的怀里。

    爹地的怀抱真暖真厚实。

    小家伙在厉凌烨的怀里蹭了蹭,就觉得踏实多了,“厉先生,我妈咪呢?”

    可小东西这一句的尾音还未落,只听“嘭”的一声巨响,那只小手表爆炸了。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