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我有个三长两短

作者:厉凌烨白纤纤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弱水三千四叔我不敢了逍遥梦路叶心白陆爵风半步轻尘携相思超强狂暴盗贼这个大神开外挂不可名状的日记簿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萌宝天降爹地快来宠白纤纤最新章节!

    “放手。”白纤纤手握着陶瓷碎片,手很疼,脖子上也疼。

    身子抖的厉害。

    她从来没有这样的威胁过一个人。

    然,这次不止是威胁了,还威胁了一个自己深爱的男人。

    所以,哪怕她的声音再坚定,手上再坚定,可是身子却不受控制的软了。

    如果不是倚在餐桌上,如果不是厉凌烨还没松手,连她自己都担心自己会昏倒过去。

    厉凌烨眯了眯眸,白纤纤让他放手他就放手吗?

    他厉凌烨从来都不是被吓大的。

    于是,厉凌烨不止是没松手,相反的,握得更紧了不说,同时,还拉扯着白纤纤靠向自己。

    他认定了白纤纤不会傻到真的伤害她自己的。

    白纤纤的身子正在一点点的靠近厉凌烨,他一点也没有放手的意思。

    眼看着自己离厉凌烨越来越近了,白纤纤的身子抖的更厉害了。

    厉凌烨根本没把她的话当回事。

    是的,厉大总裁什么时候把别人的想法放在过心上呢。

    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袭上心头。

    白纤纤觉得自己委屈极了。

    厉凌烨这样说要带她走就要带走,他这样做根本一点也不尊重她。

    苦涩的一笑,白纤纤闭上了眼睛,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减轻心底里的惧怕似的。

    她是一个很怕疼的人。

    可是她别无选择。

    深吸了一口气,白纤纤用力的一刺,陶瓷的一头尖尖的刺进了她的脖子。

    此一刻,应该是刺到了血管,白纤纤的脖子上血流如注了。

    “白纤纤,你个疯子。”厉凌烨是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傻女人就为了拒绝她,居然连自己都伤害了。

    一伸手,不顾一切的就去夺她手里的陶瓷碎片。

    这一抢,也割破了他的手。

    狠狠的甩在了地上,随即一弯身便打横一抱,抱着白纤纤就往门前走去,同时,急急的道:“忍着,马上去医院。”

    白纤纤还想拒绝还想挣扎,可是身子已经彻底的软了。

    她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了。

    好疼。

    好疼。

    小猫一样的窝在厉凌烨的怀里,轻轻的闭上眼睛。

    她现在就算是想反抗厉凌烨也不可能了。

    时光,仿佛倒回到了十七年前。

    厉凌烨也是这样抱着她。

    那时,他抱着她去救妈妈。

    可惜,找到妈妈的时候,妈妈已经……

    现在,他抱着她去医院,她到医院的时候会不会也……

    白纤纤想到这里,一下子慌了。

    她还有宁宁呢。

    她要是真的走了,那宁宁怎么办?

    会不会象她一样从小就失去了最美好的童年,看着别人的脸色长大呢。

    “厉凌烨,我把宁宁交……交给你了,好吗?”这个时候,她也没力气去联系别人把宁宁交给别人了。

    脖子上粘绸的很。

    白纤纤就觉得自己的生命正在一点点的消逝。

    脑海里全都是妈妈和宁宁。

    她舍不下宁宁。

    “闭嘴。”厉凌烨低吼,冲进电梯时,恨不得电梯失速一下子就到楼下。

    “厉凌烨,倘若我有个三长两短,你一定答应我帮我照顾宁宁,好不好?”白纤纤微仰起小脸,哀求的看着厉凌烨。

    那样哀求的眼神,瞬间刺痛了厉凌烨的心,“闭嘴,你不会有事。”

    他已经查看了她脖子上的伤,不过是伤到小毛细血管而已,绝对不是大动脉,现在已经不怎么流血了。

    这样的厉凌烨把白纤纤吓到了,抿了抿唇,白纤纤再度闭上了眼睛。

    厉凌烨抱着她冲出楼梯口就直奔迈巴赫。

    “纤纤怎么了?受伤了吗?”忽而,一旁的树下,传来了陆少离关切的声音。

    白纤纤睁开眼睛下意识的看过去,顿时,傻了,“少……”想到厉凌烨不喜欢她叫少离,急忙又改口道:“陆少离,你怎么了?”

    只见,陆少离的脸是青的,额头上也肿了一块,可以用鼻青脸肿来形容也不为过。

    这显然是跟人打架了。

    那么一个书生一样的人物,居然也会打架?

    “闭嘴,还是关心你自己的伤势吧。”厉凌烨很不喜欢白纤纤这样关心陆少离,继续大步走向他的车。

    陆少离快步跟上来,“厉先生,你是要带纤纤去医院吗?”

    “你管不着。”白纤纤伤成这样,不去医院去哪?这问的都是废话。

    “厉先生,我看是外伤吧,我们学校有校医的,以前还是外科主任呢,嗯,就在那边。”陆少离抬手一指学校卫生院那边,离这里并不远,一眼就能看到。

    厉凌烨低头看了一眼白纤纤,再看了一眼卫生院的方向,抱着白纤纤就往那个方向跑去。

    开车的话太麻烦,要绕路,走小路的话,目测也就三分钟的样子。

    他这样急奔在去往卫生院的小路上,立刻就吸引了夜跑的人看了过来。

    路灯淡弱的光线打在厉凌烨英俊的面容上,哪怕他怀里抱着一个女孩,也掩不去那种尊贵不凡的气质,再加上流血的白纤纤,很多人好奇的围了上来。

    就想知道厉凌烨与白纤纤之间这是发生了什么。

    居然到了流血的程度。

    厉凌烨抱着白纤纤冲进了卫生所。

    老校医果然在。

    一看到白纤纤脖子上都是血,便急冲冲的对厉凌烨道:“把她放到床上。”

    厉凌烨不肯,“你察看一下她的伤,有没有大问题?”

    “我让你把她放到病床上去,快点。”老校医低吼,眼神恨不得杀了厉凌烨一般,仿佛他要是再不放,他都能拿来手术刀捅厉凌烨一刀。

    厉凌烨冷静了下来。

    他这样抱着白纤纤的确不利于检查。

    于是,只得走到病床前,轻轻的放下了白纤纤,看着她苍白的脸色,心底里一阵自责。

    老校医开始检查了,先是白纤纤的脖子,再是白纤纤的手,戴着手套的手轻轻擦掉血迹看下去的时候,厉凌烨紧握着白纤纤的手,仿佛如此就能给她力量一般。

    握得白纤纤现在不觉得脖子疼了,就觉得被他握得手疼。

    “怎么样?”老校医一直不说话,厉凌烨焦急的问到。

    “死不了。”老校医没好气的低吼了一句,“不过,脖子上这伤,只怕要留疤,你怎么做她男朋友的,看着她爱伤也不去阻止伤她的人?也太没种了吧。”

    厉凌烨薄唇微抿,第一次的,被人说没种,居然没有反驳。

    仔细想起来,真正伤白纤纤的人,其实是他……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