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太有种了

作者:厉凌烨白纤纤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弱水三千四叔我不敢了逍遥梦路叶心白陆爵风半步轻尘携相思超强狂暴盗贼这个大神开外挂不可名状的日记簿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萌宝天降爹地快来宠白纤纤最新章节!

    白纤纤迷糊了,“厉凌烨,你……你要带我去哪里?”

    她忍了一晚上了。

    以为吃面的时候他会说,可是直到此刻,厉凌烨都没有告诉她他找她的目的。

    这什么也不说的就让她带上她所有的证件跟他走,哪怕她知道他不是登徒子不是坏人,哪怕她真的真的很爱他,可是,也不能就这样继续随随便便的跟他走吧。

    至少,要有一个说法。

    五年前,她年轻不懂事。

    五年后,身为孩子妈的她再也不能做错事了。

    “去我的公寓。”厉凌烨漫不经心的说着时,手上正翻着手机屏幕。

    倏而,他的手停了下来。

    目光定定的落在手机屏幕上,再也不动了。

    他今天一直觉得劫走宁宁的,还有有可能动了上次DNA检测结果的那个女人有些熟悉。

    于是,就想趁着让白纤纤去拿证件的时候翻看一下手机里存储的旧照片,也许能想起来为什么觉得那个女人熟悉呢。

    那个女人,一天查不到消息,宁宁和白纤纤就很有可能再遇到危险。

    没想到,他随手一翻,居然一下子就翻到了一个更为清楚的视频截图。

    怪不得他一直觉得那女人熟悉呢。

    原来五年前,他见过一个很相像的背影。

    五年了,那个背影一直在他的脑海里,从来都没有消失过。

    五年前的那一晚,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他属于男人的第一次,就在那一晚莫名其妙的被一个女人夺去了。

    任谁也没有想到那个小女人居然用喷雾那种防不胜防的手段给他下了药。

    事后,他将酒店查了一个彻彻底底,偏偏,那一晚的监控坏了,他什么也查不到。

    倒是查了酒店附近的监控,然后就发现了这个女子的背影,一直的保存到现在。

    之所以留着,是他认定了就是这个女人动了自己。

    他厉凌烨居然栽在了一个女人手里,穷其一生,他也要找到这个女人。

    敢睡了他就走,女人的胆子未免太大了。

    但现在,他知道这个女人的胆子比他预想的还要大。

    她居然要劫走宁宁,甚至于还替换了上一次的DNA检测报告。

    如果不是他起了怀疑,他到现在都还认定宁宁是厉凌轩的儿子。

    这个女人,她到底要做什么?

    五年前睡了他,他后来总以为她会找上自己或者逼着自己娶她,或者是要点什么补偿费。

    可是没有,她只是单纯的睡了他,事后,再也没有找过他。

    哪怕他每次回味那一晚的滋味,想要找到她,都没有机会。

    厉凌烨怔怔的看着手机里存储了五年的老照片,她的背影与五年前几乎就没有什么变化,纤细,修长,如果她转身,他相信也一定是一个风情万种的女人。

    而这一刻,他更想找到她了,很想知道这个女人到底要干什么。

    似乎,她所做的一切都与他有关似的。

    毕竟,最近白纤纤和白晓宁都与自己有关。

    所以,这个女人就找上了白晓宁和白纤纤?

    女人的个子很高,看起来几乎有一米八的样子。

    就是因为高,所以,一眼就能认出来。

    白纤纤眼看着厉凌烨盯着手机若有所思,脑子里全都是他才说的‘去我的公寓’,他带她去他的公寓做什么?

    不,她不去。

    他不说清楚,她就不去。

    “厉先生,很报歉,我是T大的在读研究生,这里就是我和宁宁的家,如果没什么事,您可以回去了。”

    她逐客了。

    喜欢归喜欢。

    但是,她也有自己的尊严。

    无缘无故的,她去厉凌烨那里做什么?

    厉凌烨脑海里全都是手机里女子的背影,突然间听到白纤纤的声音,这才清醒过来,“你说什么?”

    “报歉,我不能答应你,如果没什么事,厉先生请回吧。”白纤纤只得重复了一遍。

    也不知道他刚刚在看什么看的那么认真,居然走神了。

    厉凌烨眸色一凛,唇角轻勾起一抹冷笑。

    好,很好,这还是第一次有女人拒绝他。

    倒是没想到,居然是看起来一向乖巧的白纤纤。

    “真不想去?”别的女人千方百计的想要求上他的床求去他的公寓,可是白纤纤呢,他要求她去,她居然拒绝。

    白纤纤,她有种。

    “不想。”在厉凌烨追问过来这一句的时候,白纤纤其实是有一点点的动心了的,她向往厉凌烨的家已经向往了十几年,可这个念头很快就打消了。

    虽然早就知道最先爱上的会是卑微,可她也不想卑微若斯。

    她欠着他的,不是去一次他的公寓就能还得上的。

    厉凌烨恼了。

    更确切的说,是第一次被女人拒绝的厉凌烨真的恼了。

    他好不容易下定决心要带这个女人去自己的公寓了,可她居然敢拒绝。

    伸手一拉,厉凌烨拉住了白纤纤的手臂,“跟我走。”他懒着跟她解释。

    他厉凌烨下达的命令,就从来都没有收回来的。

    岂可让白纤纤给破坏了规矩。

    那只大掌,就如同钳子一样的钳住了白纤纤的手臂。

    很痛。

    怎么也挣不开。

    厉凌烨越是拉扯着白纤纤要带她离开,她越是不想离开。

    眼看着挣不过厉凌烨,眼看着就要走离了餐桌,不甘心的白纤纤下意识的随手拿起了桌子上的面碗,“嘭”的一声砸下。

    碎裂的陶瓷刺伤了她的手,鲜血如注。

    她却全然不管的一下子抵在了自己的咽喉处,“厉凌烨,你放手。”她爱他,她舍不得伤他,那就伤自己。

    这一声,白纤纤的音量低低的,带着一丝丝的沙哑。

    但却足以让近在咫尺的厉凌烨听到。

    下意识的转头,就看到白纤纤手举着一块陶瓷碎片紧抵在脖子上。

    “白纤纤,你疯了?你要干什么?”厉凌烨就不懂了,白纤纤每次看他的眼神里明明写着与其它女人一样一样的爱恋,可为什么所行所为与其它女人就不一样呢?

    他决定要带她去他的公寓的时候,他以为白纤纤一定会兴奋的跟着他走的,却怎么也没有想到是现在这种完全相反的结果。

    她拒绝他,拒绝的这样彻底。

    他厉凌烨,还是第一次被人这样不要命的拒绝呢。

    白纤纤,她太有种了。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