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送验DNA

作者:厉凌烨白纤纤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弱水三千四叔我不敢了逍遥梦路叶心白陆爵风半步轻尘携相思超强狂暴盗贼这个大神开外挂不可名状的日记簿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萌宝天降爹地快来宠白纤纤最新章节!

    厉凌烨闪身而入。

    墨眸扫描了一遍客厅,没有白晓宁的身影。

    “宁宁呢?”

    “好不容易才给他讲了故事睡着了。”厉凌轩说着捶了捶自己的老腰,“这小孩子真难搞定,真不知道白纤纤一个人是怎么把他带大的。”

    厉凌烨推开了卧室的门,宽大的床上,白晓宁的小身板如同小猫咪一般。

    孩子睡着了,可是小眉毛还皱着,显然是因为白纤纤不在的原因。

    再聪明的孩子也是孩子,也离不开母爱的。

    轻轻一抱,厉凌烨就抱起了白晓宁,抱起的同时,随手在一旁的枕头上拈起了一根头发丝。

    孩子在他的怀里先是不安的蠕动了一下,随后就调整了一个舒服的睡姿,继续睡了。

    看来,是拍戏拍累了。

    “哥,你要带走他?”厉凌轩挠头,之前还说让白晓宁留在他这边好好睡觉,这大半夜的又亲自来带走白晓宁,他这个亲弟弟都看不透厉凌烨了。

    “嗯,明天一早给你送过来。”

    “哥,要是晚了,会影响拍戏的进度的。”厉凌轩哀怨,他真是请了一个小祖宗呀。

    白纤纤那里各种不放心,现在连厉凌烨也要插手进来了。

    “不会。”

    厉凌烨来得快,离开的也快,车子很快的就驶入了T市的一家私人医院。

    车子还没停稳,就有医生迎了过来,“厉凌烨,大半夜的你打电话把我叫过来,到底是谁怎么着了?”

    厉凌烨拿过了两个小纸包递过去,“验一下两份头发的DNA,看看他们是什么关系。”

    “所以,你大半夜打电话给我,根本没有人生病,就只是为了验这个?”

    “加急,我要尽快知道答案,越快越好。”

    “好吧,我真是服了你了。”医生拿过了两个纸包进了医院。

    没办法,看厉凌烨的意思,他要是没有连夜做检查,厉凌烨绝对能剥了他的皮。

    也不问是谁的头发,他是医生,只用数据说话。

    厉凌烨回到君悦会所的时候,已经是两个小时以后了。

    本以为三个损友都睡了,没想到,他一出现在入口处,季逸臣就率先冲了过来,“季逸风打电话说你抽风的刚刚拿了两份头发给了他去验DNA,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厉凌烨看看季逸臣,“什么时候你这么喜欢八卦了,不如,去做八卦杂志的主编好了。”

    “我……我什么也没说,我回家睡觉去了。”

    他身后,慕夜白也是立码就跟上了季逸臣,一起走了。

    顾景御则是巴巴的跟着厉凌烨进了电梯,“烨哥,城南那块地,能不能就那么算了?”

    虽然厉凌烨已经给秘书打了电话下达了指令,可大晚上的,厉凌烨的秘书也不可能操作的,就算是要操作,也要等明天天亮以后吧。

    所以,他顾景御要赶紧趁着这个机会求饶,他可不想天天听老爸的碎碎念。

    就把事情处理在萌芽中。

    “嘭”的一声闷响,总统套房的门已经阖上了。

    厉凌烨不客气的赏了顾景御一记闭门羹。

    今天的玩笑开大了,白纤纤到现在都没醒。

    明早再不醒,他就要考虑把她送去医院了。

    清晨,白纤纤睡到自然醒。

    下意识的睁开眼睛。

    天花板上精致的细花墙纸映入眸中,这不是在公寓,而是在……

    所有的意识瞬间回笼,白纤纤的思绪一下子就到了五年前,随即就是昨晚上被迫的站在天台前的那一幕。

    “厉凌烨……”她低呼一声,终于想起自己昏迷前她好象是看到了厉凌烨。

    沙发上彻夜未睡的厉凌烨微微皱眉,“还怕?”轻轻起身,厉凌烨朝着白纤纤走了过来。

    也许是一夜不曾合眼,厉凌烨的声音略微的有些沙哑,下颌上的胡渣也还没来得及刮掉,整个人较之从前那种冷俊的样貌又多了一份颓废的成熟男人的味道。

    还有一份,不可言状的性感……

    白纤纤先是盯了他足有三秒钟,才反应过来昨晚上自己是与他共处在这间总统套房的。

    仔细的感受了一下身体,除了鞋子,她身上整整齐齐。

    莫名的就想起了五年前,“厉凌烨,五年前我被我小妈下药的那次,是不是也是你把我送到这个房间的?”

    一模一样的房间,哪里那么巧合,五年前是这里,五年后也是这里呢。

    “是。”

    白纤纤就觉得大脑里“轰”的一下,随即一片空白了。

    她不会思考了。

    那天晚上她就觉得自己好象做梦一样的遇到了厉凌轩,结果后来查过了,那天晚上厉凌轩根本不在T市。

    却原来,是厉凌烨救了她。

    否则,她那晚就被凌忠给玷污了。

    “谢谢。”白纤纤轻声道谢,这一声谢一是谢厉凌烨五年前救了她,二是谢他昨晚又救了她,还有,十七年前也是他救了她。

    要不是厉凌烨出现,她只怕又一次羊入虎口了。

    可当说完这声‘谢谢’,不由得又想起五年前自己是被脱光光丢进浴缸里才解了解药的。

    也不知厉凌烨看去了多少。

    可这个问题,她真没胆子问厉凌烨。

    “能动吗?”

    白纤纤下了床,走了两步,“可以,我很好。”

    “那你去洗漱,准备下楼。”说着,他低头看了一下腕表,“宁宁也要过来了。”

    “哦,好的。”白纤纤什么也没想的就进了盥洗室,刷牙出来,厉凌烨已经是一身光鲜的等在沙发上了。

    胡子刮了,整个人一下子又变成了小鲜肉的模样,不过前提是,他要笑。

    冷着脸的他更象是一座大冰山。

    总统套房里有一间主卧一间次卧,两间都有洗手间,显然的,厉凌烨还快速的冲了凉。

    白纤纤正懊恼自己没衣服换没洗澡的时候,门敲响了。

    厉凌烨缓步走过去,门开,白晓宁立码就飞跑了进来,“妈咪,想死我了。”

    “厉总,这是您要的衣服。”门外,一个漂亮的女子递进了一个袋子。

    厉凌烨随手接过,“你先回去。”

    “是。”陆语菲轻轻点头,不经意的扫了一眼里面的白纤纤,随即,转身离开。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