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继续抱着她

作者:厉凌烨白纤纤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弱水三千四叔我不敢了逍遥梦路叶心白陆爵风半步轻尘携相思超强狂暴盗贼这个大神开外挂不可名状的日记簿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萌宝天降爹地快来宠白纤纤最新章节!

    白纤纤去拉车门,车门已经上锁。

    “停车,放我下去。”深吸了一口气,白纤纤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挟持她的人只是把她丢在了后排的位置上。

    然后就坐到了副驾的位置上,没有绑她也没有蒙上她的眼睛。

    开车的司机和劫她的男人就象是没听见似的,也不知道在哪里摁了一下,“咔嗒”一声,前排与后排之间就放下了一块挡板。

    也隔成了两个世界。

    “喂,快停车,停车,我要下去。”眼看着挡板落到底再也没有缝隙了,白纤纤急急的对着前面的两个男子喊到。

    没有任何的回应。

    小车不疾不徐的往前开去。

    白纤纤发现自己此时除了不能下车以外,没有受到任何的虐待。

    还有,她发现了一件很特别的事情,这车,似乎是很贵的豪车。

    跟厉凌轩的宾利和厉凌烨的迈巴赫都有的一拼,只是她对车一窍不通,要是白晓宁在,一下子就能说出车子的品牌来。

    看着车窗外不住倒过的景物,白纤纤发现车子前行的方向越来越眼熟。

    当情惑酒吧和君悦会所远远的出现在视野里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她居然不慌了。

    一路上脑子里闪过了无数个念头,可最后全都被她否决了。

    不应该是白璐璐,白璐璐才从拘留所出去没几天,压惊也要压几天,而洛美娟这个时候应该是在安抚和照顾白璐璐才对。

    就算是想要对她做点什么,也要等白璐璐好了之后。

    也不应该是凌忠,她回来的事情虽然现在被曝光了,可是凌忠应该也看到有厉凌烨在护着她了,凌忠就算是胆子再肥,也不至于跟厉氏集团的执行总裁杠上吧。

    毕竟,坊间传闻,她现在是脚踏两条船,一条是厉凌轩,一条是厉凌烨,哪一个都不是普通人可以惹得起的。

    白纤纤安静的坐在车里,直到车停,再也没有哭喊求救。

    因为,刚上车的时候她就试过了,手机根本没有信号,直接在车里就被屏蔽了。

    车子稳稳的停下,居然是停在了君悦会所的门前。

    挡板开了,副驾上的男人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你最好乖乖的,否则,今晚就把你送给蛇头,那样的话,从现在开始,你都再也别想见到你儿子了。”

    白纤纤心口一颤,看着这个男子冷冷的面容,她什么也不敢确定,“我想知道你是谁?为什么把我劫到这里来?”

    “你没资格知道。”男子说完,便下了车,打开了后排的车门,大掌一扯白纤纤。

    她就象是一只小鸡一样被拎了下去,随即走进了一个侧门。

    进电梯。

    上顶楼。

    当白纤纤呼吸到新鲜空气的时候,脸色已经白了。

    “你……你要干什么?”她尝试过想喊救命,可是从下车到这里的一路上,就连半个人影都没有,仿佛君悦会所的人全都得到了指令,知道这男子要带着她从哪里经过,全都避让开了似的。

    “就是想做个试验,试验一下人体自由落体从五十八楼落到地上后的反应,你说会不会脑浆迸裂?会不会把马路表面砸个坑,然后正好人体嵌在里面?”男子说着,便反剪了白纤纤的手。

    此时,只要他轻轻一推,白纤纤就真的成了自由落体了。

    眸光掠过马路上的车水马龙,小车就象是火柴盒那般的大小。

    她要是掉下去,绝对的粉身碎骨。

    白纤纤的身子一下子软了。

    她恐高。

    她想要挣脱开男子,却发现全身都没有力气了。

    软的,如同一瘫水一般。

    她要死了吗?

    明明前一刻还在高兴的看着儿子拍戏,这一刻,就要阴阳两隔了。

    不,她不要死。

    白纤纤一回身,一下子挣脱了那个反剪着她双手的男子的束缚,然后撒腿就往天台的出口跑去。

    白纤纤甚至无力推门,干脆身子撞了过去。

    “哐啷”一声门开,她想也没想的准备继续往外跑,这一刻,就想逃,除了逃还是逃。

    她不要跳楼。

    她还有宁宁,丢下了宁宁,宁宁就是孤儿了。

    “嘭”的一声闷响,白纤纤直接撞到了一个人,“嘶……”好疼,她就觉得整个人都被撞的眼冒金星,一下子什么也看不清了。

    正惊慌不已的时候,身子一轻,便落了身前男人的怀抱里。

    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白纤纤迷糊的看着眼前的厉凌烨,很想问一句‘你怎么来了’,可在发现是他的时候,所有紧张的心绪一下子放松,随即,昏了过去。

    “厉凌烨,三十公里的路你只开了十一分三十四秒,会不会被交警贴罚单呀?”天台上的顾景御眨了眨眼,幸灾乐祸的看着厉凌烨越来越沉的脸。

    “顾景御,你等着,城南那块地已经归属于厉氏集团下了。”

    顾景御一惊,“厉凌烨,不过是开个玩笑,闹着玩的罢了,你要是敢认真,我跟你没完。”

    厉凌烨冷冷转身,抱着白纤纤下了天台,顶楼的总统套房,是他在这里的专属房间。

    长腿迈进去的时候只觉得可笑。

    这房间是五年前他为了白纤纤而定下的,五年了,顾景御一直为他留着,而他第二次进来,居然还是为了白纤纤。

    与上一次相比,这一次的白纤纤很安静,没有在他的身上撩火了。

    一张小脸上也没有了上一次的红润,而是罕见的苍白。

    她是吓坏了。

    厉凌烨将白纤纤放在了床上,才要抽出手,白纤纤一个嘤咛,便扯住了他的袖口,小手死死的抓着他袖口上的袖扣,“厉凌烨,别走。”

    第一次的,她下意识的称呼里,不再是厉凌轩,而是厉凌烨。

    他长眉轻挑,还是一下一下掰开了白纤纤的手指。

    可掰开了一根手指,又一根手指又扒上了他的。

    感受着她微微颤抖的身体,最终,厉凌烨只好无奈的继续抱着她。

    终于,白纤纤在他的怀里舒服的睡沉了,至少,不再簌簌发抖了。

    凌晨十二点,白纤纤的手机亮了。

    他随手静音,接起,“宁宁,你妈妈有点事,不能接你了,我派人去接你,今晚一个人睡,敢吗?”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