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五章 洛风番外31

作者:简逸夏初小说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我在异界当神壕异世之万界召唤系统闪婚盛欢诡秘之主伏天氏元尊牧神记大道朝天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闪婚盛欢最新章节!

    第三百六十五章 洛风番外31

    此时,顾安安虽说看不见了,但能够明显地感觉到,经过她一番游说,绑匪已经有些动摇了。

    顾安安顿时露出隐蔽的一笑,仅仅一刹那,她又恢复成可怜的模样,继续弱弱地说,“各位大哥……你看我现在受伤了……怎么斗得过你呢是吧?”

    “这……”

    终于传来了旁边男人犹豫的声音,顾安安止不住地立起耳朵,等待他的答案。

    “好b……”

    只可惜,男人刚说出一个字,就被硬生生地喝斥断了。

    顾安安先是听到“啪”的一声,后又传来另一个男人的声音,凶恶且有力,“好吧好吧好吧你个头!!你怎么这么笨呢你!!这女人耍你你看不出来啊?!”

    “什么……?”

    男人明显没反应过来,还是一愣一愣的,摸着自己的头,疑惑地望着打他的那个男人。

    顾安安心里冷哼一声,看来,这里不都是笨蛋。

    不过问题来了,她要逃出去,估计更难了,想到这里,顾安安皱了皱眉头。

    “滴滴滴滴滴滴!!”

    “滴滴滴滴滴滴!!”

    “滴滴滴滴滴滴!!”

    就在顾安安还未想好接下来该怎么做时,一阵又一阵震耳欲聋的车笛声传来,瞬间打断了顾安安的思绪。

    她感觉到,车子在不停地加速,疯狂地驰骋着。

    顾安安心一惊,出什么事了?

    尤其是被蒙着眼睛,面对不知道的状况,难免会比别人更加的不安。

    而和顾安安一起坐在后面的一干绑匪,似乎对此也感到不满。

    很快,顾安安耳边除了那吓人的车笛声外,又多了一道破骂声,“二狗,你怎么开车的?!想吓死老子啊?!”

    被唤做二狗的也是司机的那个人立即回答,“强爷,大事不好了!!后面有个车跟着我们!!怕是那边的人!!”

    二狗的语气,听着十分焦急。

    顾安安想了想,那边的人?哪边?我这边?

    夏夏她们?

    可是如果是夏夏,肯定会因为考虑到她的安全,不选择追车这种危险的行为。

    那…到底是谁?

    现在,车笛声不仅仅是这辆车发出来了,周围无数被干扰到的车辆,也发出了不满的车笛声,以宣泄不满,顾安安可以想到,此时的场面有多么混乱。

    “嗯哼……”

    车子左摇右摆,顾安安一直艰难地维持平衡,尽量不让自己的身子动,但无奈身上有伤,车子后劲又大,她最后还是坚持不住往旁边倒去。

    挣扎?

    她没法挣扎啊,她现在可是被绑得五花八门的,怎么挣扎?

    毫无疑惑,她头直接就撞到了另一边的车门,伤上加伤,忍不住吃痛了一声。

    旁边的男人见了,连忙一把把她拽回来,问,“没事吧?”

    相比疼痛,顾安安此时更关注于情况,她摇了摇头,“没事,能不能把我眼睛上的布条拿开?”

    “这……”

    “这什么这啊?就是取下个眼罩我会跑是不是?你现在是不是想大家都死在这?”

    车子这样开着,让顾安安倍感不适,不仅是头上的伤,胃里也是翻江倒海,不忍微微提高了音量,盛气凌人反问道。

    语落没多久,顾安安便感觉到眼睛一轻,布条被取下来了,她慢慢睁开,让久久处于黑暗的眼睛适应一下突如其来的光亮,紧接着,没有多想立即往后看。

    从后面的车窗,可以清楚地看到一辆白色的车,飞速地在车海里驰骋,好几次都是差不多撞上其他的车,看着十分惊险。

    顾安安心里一动,双瞳止不住地睁大,不可置信地望着那辆车,那辆车,她熟悉无比。

    洛风……

    他……

    他怎…怎么知道我……

    “怎么样?认识?”旁边的男人问。

    顾安安从刚开始,就一直没有看过在场任何一个人,此时亦是,她定定望着那辆处在水深火热之中的车,轻轻地回答了一句,“不止是认识……”

    “还很熟……”顾安安心里默念。

    “认识?!那快点让他滚!!别再追了!!”

    这时,强爷那凶神恶煞的声音,又再次响起了。

    顾安安刚刚就看他不顺眼,不论是刚刚打断她出逃,还是那不知死活的语气,都不顺眼。

    不过这种状况,似乎不太适合计较这些。

    顾安安刚刚就有想办法让洛风离开的意思,此时那个强爷说起,更是应了她的意。

    终于,她的视线不再定格在后面那辆车上,转过头,看向那个强爷。

    听声音就可以知道,是个粗狂的大爷,咋一看,还真是没让她失望,的的确确是个粗狂的大爷。

    顾安安坐直身子,淡淡地朝强爷说了一句,“手机。”

    强爷似乎不懂顾安安的意思,脸上一愣,闪过疑惑的神情。

    顾安安轻抿一下双唇,略显无奈,而后,还是忍住脾气,解释道,“你不是要我让他走?总得让我打电话给他吧?”

    强爷明白过来,立即点了点头,从口袋掏出手机,刚想开锁,就被他一旁的小弟制止了,“强爷,小心有诈,这女的精明着呢,万一她是打电话通风报信怎么办?”

    强爷一听,似乎被电影了一般,顿时用警惕的目光看着顾安安。

    顾安安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先是用下巴指了指窗外那一片混乱的场面,颇不耐烦地说,“看看,看看外面,我还搬救兵?等救兵到,我估计我们都撞车撞死了。”

    强爷看了看外面,那些都因为他们的违规驾驶,而左拐右走的,有的甚至已经是撞在了一起。

    “打不打啊?能不能别废话?是不是都想死在这里?!”

    顾安安看着一个个犹犹豫豫的蠢样,真是无语了,忍不住朝他们一吼。

    强爷回过神来,终于是打开了手机,然后问顾安安,“号码。”

    顾安安稍稍冷静了一下,轻轻回答,“1570764xxxx”

    这个号码,她背的滚瓜烂熟,倒背如流,从三年前开始,她以为她这一辈子,再也不会再说出这一串数字。

    没想到,在这样的状况,她再次说出了。

    就在顾安安失神之时,电话里已经是传来洛风被放大的声音,温润又让人心凉。

    “喂?”

    顾安安还未反应过来,强爷倒是先她一步说了,警告和威胁的语气十足,“喂,小子!!快给老子停下!!不然我立刻就把这女人给做了!!”

    “你们到底想怎样?我劝你们还是不要轻举妄动,不然,我敢保证你们不会有什么好好的下场。”

    后面那辆车子的速度,依旧是不减,似乎这通电话对他没有造成什么影响。

    听他的语气,也是十分冷静执着,还反客为主地威胁着强爷。

    洛风到底是洛风,怎是一般人。

    强爷似乎十分不满洛风的回应,低靠一声,刚想冲着电话破口大骂,顾安安打断了他,抢在他之前轻轻唤了一声,“洛风。”

    语落,刚刚冰冷的洛风似乎不复存在,语气顿时变得焦急起来,一个劲儿地慰问道,“安安?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或者不舒服?或者是,那些人有没有为难你?”

    顾安安听了,鼻子一酸,眼眶渐变红润,心里也是止不住地泛起了阵阵涟漪。

    洛风没有听到顾安安的回答,不忍再问,“安安?怎么了?你怎么样了?还是说他们……”

    “够了,洛风。”

    顾安安深呼吸一口,忍住那全身的泛酸,发出沙哑的声音。

    男人的声音噶然而止。

    “为难我的不是他们,而是你,你难道不知道?”

    “安安……”

    “我看你还真是……有点让人无语,你现在这是在干什么?追车?想让我死是不是?”顾安安冷笑一声,冲着电话里责问道。

    那头的男人听了一顿,沉静了下来,过了好一会儿,才悠悠地说,“我是想,救你。”

    也许是男人的心,此时是低沉的,所以就连声音,也是低沉低沉的,任谁听了都能感觉到,语句间那点点的无奈和悲伤。

    顾安安也是如此,可她当然是不能再让洛风跟来了,不然有危险的不仅仅是她,还有他。

    “救我?”

    “呵呵,你觉得我想让你救?洛风,我告诉你,在这个世界上就算是乞丐救我,我也会感谢他,但除了一个人,我顾安安宁死也不稀罕他。”

    “不错,那个人是你,你凭什么救我?杀过我的人,凭什么救我?呵呵……真是可笑,当初断了就断了,一次又一次地出现,这算什么?”

    “你知道的,我们现在是什么关系,连朋友都不是的关系,我劝你还是不要多管闲事了,走吧,最后一次,我再也不想见到你。”

    “安安,你先别说话,有什么事等我把你救出来了再说。”

    听顾安安说到这里,洛风的心止不住地抽搐了一下,酸痛的感觉蔓延到全身,尽管如此,他还是压抑着自己的嗓音,艰难地发出沙哑颤抖的嗓音。

    说完,他又加快了几分速度,和顾安安拉近了几分距离的同时,也多了几声急刹车和车笛的声音。

    顾安安看到外面那七歪八扭的车,顿时就急了,立即冲洛风喊,“你疯了?!快停下!!”

    “二狗!!快!!往左!!”

    “不是!!往右!!”

    “二狗!!刹车!”

    就在这时,前面传来几道恐慌的怒吼声,惹得顾安安往前看。

    …………

    顾安安双瞳微张,看着一辆大货车正直直地朝他们撞来,她才明白,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危机感,开始在全身蔓延。

    躲不过了,躲不过了,看来是躲不过了。

    “洛风,我恨你,很恨很恨,如果有机会,但愿我从未认识过你……”

    顾安安泪如雨下,声音十分无力,幽幽地冲电话那边说着,到最后,自觉地闭上了双眼。

    后来,后来怎么样了,她不知道,只知道自己没了知觉。

    “安氏董事长大婚之日被绑架,在路上遭车祸,和一大卡车碰撞,如今生死未卜。”

    很快,这篇报道遍布B市,惹人心凉。

    然而,外人的心凉,不及此时守在医院的人儿的一半。

    手术室外,洛风双手捧着头,蜷缩着身子蹲在地上,额头的青根若隐若现,这是在忍着自己的情绪,怕是一爆发就会不可收拾了。

    男子的白衬衫,几乎都被不属于自己的鲜血给染红,然而,别人不知道,这比用他自己的血来染来的更加痛苦。

    他原本想说,安安,相信我,我一定会救你出来的。

    可是老天爷,似乎没有给他把这句话说出口的意思。

    洛风啊洛风,你有什么资格让她相信你?还是,如她所说的,你凭什么救她?

    他永远也不会忘记,把她从车上拉出来那一刻,满身是伤,血流不止,毫无意识,刺痛着他的心。

    那时候他唯一的想法是,宁愿要冰冷的顾安安,也不要昏迷得顾安安,只要那个冰冷的顾安安能够回来,他也不再奢侈曾经爱他的顾安安了。

    男人的思绪,如被千万只蚂蚁侵蚀着一般,好不难耐,渐渐地,双拳紧握,好似随时都要爆发就来的力度。

    “洛风!!”

    就在此时,原本寂静低沉且压抑的走廊里,传来了一道嘹亮尖锐的女声,紧接着,凌乱不堪的阵阵步伐迅速袭来。

    洛风抬起头来,正好就对上夏初腥红的双眼,她的身后,还跟着简逸,韩城,宁仪,安俊,还有苏然。

    “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出车祸?!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夏初的情绪十分激动,全然不顾这里是医院,扯着嗓子大喊大叫,眼神凶恶得似要把洛风给杀了。

    简逸见到小女人这般失控,连忙把她轻拥进自己的怀中,拍了拍她的后背,安抚安抚她的情绪,好让她冷静下来。

    而后,他垂眸看了一下至今还蹲在地上十分狼狈的洛风,幽黑的双眸中,闪过了一抹复杂的神色。

    没有过多的沉思,他冷静地低声问,“洛风,怎么回事?”

    相比夏初,这不是责问,而是慰问,作为兄弟的安慰。

    简逸看着洛风这样,心里也微微不好受,洛风本身看起来就是那种干干净净的男生,不论是相貌和穿着还是气质,都让人耳目一新。

    曾几何时,他也羡慕过他的潇洒,可是如今,洛风这么狼狈的模样,倒让他心疼了。

    这都是,为了爱啊。

    他为顾安安,一如他为夏夏,愿意做任何的事。

    听到简逸颇温暖的声音,洛风心里的情绪更加难忍,他怔怔对着简逸那狭长的桃花眼,薄唇轻轻蠕动,想要说些什么,可是发现自己的喉咙沉重得根本发不出声音。

    简逸一看,顿时明白自家兄弟是什么状况了,于是低声吩咐,“你先冷静冷静。”

    说完,就打算带着夏初到一旁的椅子坐下,免得她太过劳累。

    一开始夏初是不愿的,毕竟想要找洛风问清楚的心过于迫切,奈何简逸的动作,带有那么一丝丝的强制性。

    最后,她只是瞪着洛风说了一句“如果安安有事,我不会放过你的”后,就随简逸在一旁坐下了。

    而其他人,也没多说,可能是因为安安的安全要比责怪洛风重要的多,只是淡淡地望了一眼洛风后,救一起坐下来了。

    接下来的时间,大概是他们这一生中,最难熬也是最漫长的一段时间了吧。

    慌张,担心,恐惧,心酸,煎熬,这些无比低沉的情绪蔓延在他们周围。

    这样一等,就是过了十二个小时,不知不觉地,已是接近黄昏,太阳红红的光亮从透明的窗户照射进来,把个个单薄落魄的身影都拉得匪长匪长的,像是一道风景线,却无人欣赏。

    终于,等来了手术室门口上红灯熄灭的那一刻,众人见了,立即放开僵硬许久的身子,一冲而去,顿时围住了刚刚走出来的医生,除了洛风。

    最心急的,莫过于夏夏了,立即就揪着医生问,“怎么样了怎么样了?医生,我朋友怎么样了?”

    连续做了十几个小时手术的医生,似乎也是疲惫的,他先是重重眨了下眼睛,休息那么片刻,而后轻轻吐出一口气。

    这样的动作,在夏初看来是缓慢无比,让她的心更加揪起来,那好看的笑眼也被慌张遍布,紧紧盯着医生,好似要把他看穿了一样。

    说啊,说啊,你快说啊,夏初心里激动地呐喊。

    要不是安安要紧,她真的想把这个卖关子的医生给丢出去,然后再暴打一顿。

    在众人紧张的注视下,医生垂眸摇了摇头,叹息一口。

    医生做这些,情况到底好不好,任谁都能够明白了,众人的心顿时凉了一半,宁仪和夏初,更是突然哭成了泪花。

    相比她们,其他几个男人就显得冷静了一些,表情管理,一直是他们的强项。

    苏然上前一步,距医生近了一近,双眼微眯,用危险的眼光,居高临下望着他,淡淡道,“你最好把情况一五一十给我说清楚,不然,你以后别想干了。”

    医生顿时一下,也不卖关子了,瑟瑟看了一下苏然,立即就说了起来,“病人伤势很重,全身有六处骨折,多处严重擦伤,头部还有稍重的脑震荡,幸亏现场急救措施做的很好,并且及时送到医院,不然小命可能真的不保了。”

    简逸听了,看了一眼还蹲在墙边的洛风后,对医生吩咐道,“继续。”

    医生自然是认识大名鼎鼎的简少,半分不敢怠慢,恭敬点了点头,继续说着,“经过抢救,病人已经脱离了危险,不过情况不是很乐观,最要紧的是她头部的伤,这可能会造成她永远处于昏迷状态,就算醒过来,也许会有什么后遗症。”

    “什么……”

    夏初一听,险些晕厥过去,幸亏她本身在简逸的臂弯里,男人及时把她稳住了,不然肯定就掉地上了。

    简逸深深望了怀中女子那绝望的脸,思考了几秒,对医生说,“知道了,帮我安排给她转院。”

    “是。”

    也是,这个位置本就偏僻,医院估计也不会太好,让顾安安继续呆在这里,只是有害无利。

    两个月后,一个风和日丽的中午。

    外面的阳光,温暖大地,伴随着微风,轻轻吹拂着那绿绿的树叶,时而发出沙沙的声音,看着就让人赏心悦目。

    B市,星海医院。

    装修奢华,让人一看就知道不简单的病房里,相比外面,这里显得万分的冷清凄凉和压抑。

    病床上,躺着一个女子,双目紧闭,面色苍白,一动不动地宛若沉睡了一般。

    不错,她是陷入了沉睡,已经两个月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