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五章 洛风番外21

作者:简逸夏初小说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我在异界当神壕异世之万界召唤系统闪婚盛欢诡秘之主伏天氏元尊牧神记大道朝天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闪婚盛欢最新章节!

    第三百五十五章 洛风番外21

    但是她不答应的话,那就会显得,她一点也不尊重外婆,很没有人情的样子。

    不得不说,这个严总,还真是有一套,跟个老狐狸似的。

    顾安安自然是不会轻易就范,打算找个借口,能够不显得不妥的理由,随便应付应付得了。

    她思量了半会儿,淡淡道,“严总,不是我不帮,而是安安才疏学浅,论头脑和经验都是不足的,我恐怕难以胜任啊。”

    然而这样的措辞,严总也早有预料到,没有过多的思考,很快就回答了顾安安,“怎么会怎么会?我觉得啊,就得晚辈教晚辈,不仅没有代沟,还有一些相同的乐趣,那不是很好?”

    顾安安,“…………”

    “这次合作项目,我打算全权交给严铮负责,好让他磨练磨练,正好你们也好有个照应,你看,怎么样?”

    严总一副商量的语气,但表情,是胸有成竹的样子。

    看来,这就是他的目的了。

    说是诚心谈合作,其实只是给自家儿子找个历练的机会。

    说难听点,简直就是把安氏和她顾安安当成猴耍了,根本不放在眼里。

    她顾安安,可不是那么闲的。

    安氏,也不是那么便宜的。

    尽管安安被严总的万种理由逼得难以回答,但她还是很清楚的,这个不知道什么鬼的忙不能帮。

    说到这里,顾安安的语气逐渐变得果断和坚硬起来,少了一分刚刚的谦敬,“严总,我还是那句话,我没有那个本事。”

    她也没有余力再做过多的交谈了,她知道,就算谈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

    随即,她不等严总回答,拍了拍秘书的手臂,示意她起身后,自己也边起身边说,“既然严总醉翁之意不在酒,不是为了合作而来,我想我还有点事,那就先告辞了,谢谢。”

    说完,她便领着秘书,在严家两父子的注视下,决绝地离开了包厢。

    “董事长,这样没问题吗?会不会影响和严氏的关系和合作?”

    边走出去,秘书对刚刚的情况略不放心,忍不住咨询了一下顾安安。

    顾安安不以为然,淡淡回答,“我不这样,也没用。严氏想要合作的对象,明显不是我们公司,这次的合作,也就是一个被他们拿来玩的项目,简直就是狗眼看人低,不用管。”

    顾安安的话,一针见血,瞬间就把秘书点醒了。

    对啊,要是真心实意来合作,怎么会是这样的局面,不仅丝毫没有谈工作的意向,还一个劲地把儿子往前推。

    这个合作,当真是不要也罢。

    心想作罢之后,两人也就快速地离开,脚步的速度不自觉地双双加快,直到,快要到门口的时候。

    “喂!!”

    “喂!!前面的!!站住!!”

    “给我站住!!顾……顾安安!!”

    这么一阵又一阵的响声,顾安安本来是不理的,因为也不知道是“喂”谁,后来听到她的名字,她才不得已停下脚步来。

    她平静地转过身去,深邃幽黑的眸子盯着那来势汹汹的男人,看起来,是气得不轻了。

    这么一件小事,就露出这样的表情,而且本来也不应该是他闹情绪,现在倒好,还真是让人嗤之以鼻。

    这男人,说他是纨绔子弟,就是纨绔子弟,肯定成不了大器,顾安安万份笃定地想着。

    想完,男人已经来到顾安安的面前,愤愤指着顾安安道,“你以为你是谁?竟然敢拒绝我们?老子还不乐意和你合作!!”

    顾安安最讨厌的,就是这种死缠烂打,无理取闹的人,眼前的严铮就是这样,让她万分头痛。

    她略显无奈地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眼神倒是一如既往的平稳。

    当她把手放下来后,露出一抹不明其意的笑容,淡然道,“哦?是吗?那随便。”

    说完,便继续转过身去。

    谁都可以看得出来,她不屑于和他多做交谈,只会是浪费时间。

    偏偏这样,是更让严铮生气,一个两个跨步挡在顾安安身前,拦住了她的去路。

    他的身高,要比顾安安高出许多,居高临下地望着她,一脸狂妄和蔑视。

    “臭婆娘,真当自己高高在上啊?不过就是个被人骂忘恩负义的臭婊子,还敢在本少爷面前神气?”

    严铮的手指,不断地指着顾安安,嗤之以鼻的语气发出,实在难听。

    一旁的秘书见了,都忍不住想要上前教训他两下,只是看董事长淡然自若的样子,她还是放心了许多。

    只见顾安安一挑眉,完全把他刚刚的话当成了耳边风了一样,仅淡淡地问了一句,“忘恩负义?”

    严铮冷哼一声,把自己打听到的事情,一一道出,“对,说的就是你,谁不知道啊,你一个外孙,接手安氏,靠的就是攥改疼爱你的外婆的遗嘱。”

    说到这里,严铮还轻轻边摇摇头边“啧啧”两声,道,“还真是丧尽天良,最毒妇人心啊。”

    顾安安越听,脸色不禁沉了下去。

    丧尽天良?

    最毒妇人心?

    还真是可笑。

    那么你们这些不明真相,智慧道听途说的人,又是什么?

    说她攥改遗嘱,哈哈……

    她宁愿那份遗嘱,从未出现,那么她就不会失去外婆,失去表哥,还有担上这样的重任。

    可是这些,她心里的这些,谁又知道?

    关于她的传言,不管对的错的,她一直都是不予理会,但如今被人指着鼻子当面说出来,滋味还真是不好受啊。

    不是因为话有多难听,而是因为,这让她想起了一切。

    想到这里,顾安安的双拳慢慢紧握,双眼也是逐渐微眯,原本平静的眸子,终于散发出嗜骨的冰冷,让一旁的秘书见了,不禁心里直打冷颤。

    情绪上来,顾安安虽想发表,但理智还是有的。

    她不愿在这种地方,也不愿在这种人面前,袒露出过多的一面,不论是什么样的一面,所以她还是极力地抑制着自己想要发飙的冲动。

    良久,顾安安盯着严铮看了良久,许是恢复过来了,双拳一放,随即是一声不吭地重新越过他,往门外走去。

    留下的严铮,干眨眼了两下,一脸的愣然。

    怎么回事?

    她,就这样走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