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三章 能不能好好说话

作者:简逸夏初小说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我在异界当神壕异世之万界召唤系统闪婚盛欢诡秘之主伏天氏元尊牧神记大道朝天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闪婚盛欢最新章节!

    第三百二十三章 能不能好好说话

    “来,进来吧。”

    夏初打开有些破烂的木门,像是招待客人一样,爽快地向简逸吆喝着。

    里面的环境,虽说陈旧窄小,但却是干净整洁,很有温馨的感觉。

    简逸边踏进家门,边用那双美腻了的桃花眼,细细打量着周围,直到坐下夏初搬来的凳子,他才停止观摩,问,“泽泽呢?”

    几个月不见,也不知道那小家伙怎么样了,是瘦了还是胖了,还认不认得他这个爹了。

    夏初没有立即回答他,而是扫了一眼墙上的钟,推测道,“妈妈带泽泽串门去了,这个时候,应该也快回来了。”

    “妈妈,泽泽回来咯,你在干嘛呀?”

    话刚落下不及两秒,门外顿时传来了夏母欢快的声音,拖得长长的,听起来心情似乎不错。

    只是当她走进门口,看到简逸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先是一顿,后瞬间沉下去,原本微张的小嘴不苟地紧闭,严肃地朝夏初走去。

    夏母的反应太过明显,足以让夏初和简逸都看清楚,夏初也止不住朝简逸抛去一个担忧的眼神,不过见到男人淡然的表情,她就放心了些许。

    简逸会来这里,想必是有了应付妈妈的筹码,而且,她更愿意相信他,他很能干。

    就在夏初失神时,夏母一把把泽泽塞进她的怀中后,双手叉在腰肢上,居高临下地冷声问,“你来干什么?”

    其实这个问题,谁都可以听得出来,是不招待见的问候和逐客令,倒不是真的问,简逸来这里干什么。

    怎知简逸那个有心机的男人,竟然装作毫不知情,老实地回答,“妈,我是来接你们回家的。”

    他的话语,没有什么不妥之处,让人挑不出毛病的同时,也解决了夏母的第一个刁难问题。

    听了这话,夏初差点没笑出来,可是碍于旁边的老妈,她还是忍住了。

    果然,简逸就是简逸,气死人的功夫永远都是最厉害的。

    夏母本能地就能想象到夏初的反应,立即给了一个凌厉的眼神过去,而后她再面对简逸时,脸色是更加深沉了,语气也更加刻薄和不留情面。

    “妈什么妈?谁是你妈?别看到女的都叫妈,真是睁眼瞎!!还有,回什么家啊?!我认识你吗?!”

    夏母越说越大声,越说越激烈,都吓得夏初怀里的泽泽不满地发出“嘤嘤”两声。

    简逸处事向来淡然自若,包括现在,尽管处境尴尬,倒也是没有过多的情绪表现出来。

    不过夏初,就不满了。

    先不说那件事是不是简家做的,可单凭简逸现在是她女儿的丈夫这个身份上,她就不应该这么偏激。

    她微微蹙眉,不满地埋怨道,“妈,你干嘛啊?就不能好好说话吗?”

    夏母似乎很不满意,夏初的态度和向着简逸的行为,同样毫不留情面地厉声呵斥道,“你给我闭嘴!!你在胳膊肘往外拐,就别怪我不认你这个女儿!!”

    夏初向来不是吃硬的人,尽管夏母这样说了,她心里不平的心还很强烈,依旧想继续跟夏母理论。

    就在她刚想开口,眼角的余光不经意地扫了简逸一眼,看到他那提示的表情的时候,她犹豫了一下。

    他们的默契,还是很足的,有些话不必言明,还是能够读懂对方的想法。

    他在提醒她,让她不要再说下去,同样,他也在告诉她,这件事情他会处理好的,让她不用担心。

    看着那双深邃的眼眸透露出来的坚定,夏初思虑过后,还是选择了闭嘴。

    相信简逸,总没错。

    这是她这么多年下来,在他身边领悟到的真谛,因为他出马的事,还真没有试过是完不成的。

    简逸见夏初安分下来后,才着手应付夏母,他露出一个仪式性的笑容,开始进行他那游说模式,“妈,我知道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应,也知道你为什么把夏夏和泽泽带走,但很遗憾,八年前夏氏的破产和简帝毫无关系,你恨错人了。”

    男人的话语,一针见血,毫不拖拉,没有什么委婉的语句修饰,有的只是真相。

    夏母当即一愣,脱口一句,“什么……?”

    不过很快,她又勉强回过神来,先是发出轻轻的声音,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回答简逸,“不可能,是简帝,就是简帝。”

    她的眼眶,已在不知不觉间发红,情绪越发激动,这话说完,她立即指向简逸,拖着有些惨白的小脸,厉声大吼,“对!没错!就是你们简帝!要不是你们简家,我们就不会家破人亡!!你们就是只会在暗地里搞小动作的卑鄙小人!!现在竟然还不承认,想要把我女儿抢走?!我告诉你,别说门了,窗户都没有!!”

    夏母的音量,对于泽泽来说,已是到了震耳欲聋的地步,而且小孩对这些声音本就比较敏感,当即就被吓得哇哇大哭起来。

    三人顿时就不管什么谈判了,全部的视线都不约而同地放在泽泽的身上,夏母的眸光,更是多了一抹自责和心疼。

    简逸见状,沉着思考了一下,温声吩咐夏初,“夏夏,你先把泽泽带出去吧,别让他哭了。”

    夏初看到心肝宝贝哭了,同样也是急,听了简逸的话后,跟他对视一眼,就冲他点点头,带着泽泽离开了。

    反正,她在那里也帮不上什么忙,好像只会添乱,惹妈妈生气,惹简逸烦恼。

    她抱着泽泽来到草地上坐下,打开刚刚顺手带出来的雨伞,遮挡遮挡太阳,便开始着手逗泽泽玩。

    “好了好了,泽泽,我们不哭吼。”

    “刚刚外婆是不是坏坏了呀,竟然把我们泽泽都吓哭了。”

    “等会妈妈帮泽泽打她好不好?不哭不哭。”

    “…………”

    “…………”

    像鸟儿般清脆的女声,悠扬婉转地在清新的空气中飘荡,让人听着很是赏心悦目。

    渐渐地,泽泽恢复平静了,睁着湿润的大眼睛,呆呆地望着她。

    夏初从口袋掏出随身带的纸巾,轻轻地替泽泽清理了一下哭花了的脸,满是宠溺。

    身为母亲的夏初,是别有一番韵味的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